背刺     ───── 尤利


「那麼,開局吧。」老婆婆低語。

什麼意思?

在我懷疑同時,數根憑空出現的光杖將我們團團圍住。

這!

「光之聲,時之語,破壞它!」米塔娜的雖和我一樣查覺到危險並立即採取行動,卻依舊晚了半步。

攻擊全精準的打上那些光杖,但它們仍舊文風不動。

「沒用的喔,小朋友。在光杖出現之時,你們就如同了甕中之鱉了。」老婆婆朝我們走向來,並且語調不再向先前般沙啞,反而是我們所耳熟的聲音。

她那乾瘦矮小的身軀正逐漸轉變成小孩般的體型。

湖水色的大眼中正充滿笑意。

「妳是之前在哈雷拉的那小鬼!」她態度輕鬆撥動披在肩後的棕色柔髮。

「你的態度最好最好放尊重點。我可是這的執政官,希娜維特霏莉亞,你這被流放者之子!」她高傲的抬起下巴對我說道。

被流放之子?

「媽媽,我們要去哪裡?」

「去、去他們找不到的地方。只要這樣就好,只要這樣就好……」

「哥哥,哪、哪?」

「嗯……我也不知道耶,不過,我們只要跟著媽媽就好囉!」

弟弟他現在,還活著嗎?

我的腦中正浮現著不是那麼完整的兒時回憶。

片段片段的記憶碎片從腦中一閃而逝。

自從「那時」就一直這樣,不論我多麼得想要回憶,但總是徒勞無功。

現在還依稀記得就是母親的面容,弟弟的樣貌,自己那模糊不清的真實身分以及那些該何去何從的對話與……被迫分離的過程。

其它的,我都不記得了。

並非年幼而忘記,而是彷彿被剝奪似的。

「尤利!別現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快回神!」米塔娜朝我大聲斥責。

「抱……抱歉。」

希娜站在光杖柵欄外,趾高氣昂道:「勸你們別白費力氣。在光杖出現之時,勝負就已定了。」

「不會的,我想……」

「妳想說霍克大人會來救你們是嗎?」她對米塔娜的反駁嗤之以鼻:「別笑掉我的大牙了,因為啊,策劃用光杖將你們全一網打盡的人就是……」

「是我。」

一道凜然的嗓音在我們身後霎地出現。

「老師?」米塔娜瞪大雙眼回過身看著他。

「霍克你!」我咬牙說不出話。

希娜躍著輕快步伐走向霍克身旁,然後對我們掩嘴一笑:「順道一提,那故事啊,是為了將你們一網打盡才說的。」

不對,有哪裡不對勁。

他大可在我們進克雷色莉亞時就抓住我們,卻一直等到現在?

霍克他在打什麼算盤?

「我想,我們之間應該有些話要談吧。」霍克揚起手,不稍片刻,我們一行人全被他帶離街。

***

(約半小時前)

時空的領域,正蔓延股嚴肅震驚的氛圍。

「知道了。」霍克低下頭,想著祂們兩人剛剛吩咐的事。

「抓起來,做得到吧?」時的口氣不容反抗。

不將他們抓起來,克雷色莉亞就會……崩壞,而世界會失序。

為此,必須捉拿起來,做為籌碼。

「當然。」霍克的眼中閃過堅毅的神色。

「菲拉琳妳在辛格拉待命,必要時出手;莫里斯你在奇魯德,一樣必要時出手。」

「是!」兩人慎重領命。

他們三人輕輕欠身後,便轉身離去。

 

三人站在湖水面上,不發一語

「那我們在此就先道別吧。」菲拉琳沒轉過身就對他們兩人說道:「別死了……」

「也好,先走才不會感傷。」莫里斯也背向霍克說道。

「別死是對你們兩個說的吧,我又……」

「話別說得太滿,霍克。」菲拉琳的語氣相當冷漠。

下一秒,那兩人在不驚動起水波紋的情況下,安靜離開。

頓了頓,他對著這毫無人影的地方悄聲道:「感謝提醒。」語落,他也離開這神域之所。

 ***

「希娜,活捉他們三個。在我回來之前,拖住他們一下。」精神法術波在她腦中傳遞。

「是的,霍克大人。」

要捉也要拖延時間啊,那說個故事好了。

我想想,那就說個光之精的。

「在那遙遠的年代,那太古……」

 

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喔哦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話說 為了找莫里斯和菲拉琳的名字我還回去找了呢
    沒想到下章就有了:D
  • 恩,沒錯沒錯(你在沒錯啥鬼!
    有,請看下一章(哪昭!

    郁子 於 2014/07/31 17:38 回覆

  • 凌雪
  • 我終於爬回來惹!從地獄!
    嘿,總覺得這張特別短呢,是我的錯覺麼?
  • 恭喜你從地獄爬回來(用力握手
    不,是真的超級短!!!

    郁子 於 2016/01/22 18:5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