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     赫莉絲坦


他走向前,對我說道。

我該怎麼面對他……

「莉絲,我不記得妳剛剛所說的那些事,但我不想否認。因為這種類似的事情,從我有記憶以來,就發生了五次了。」

五次!

「我沒有辦法詳細的向妳一一說明,但能告訴妳的是,在那些事情結束後,我不僅沒有當時的記憶,也造成了重大的傷害。最嚴重的,就是這次了吧。」他的頭低了下去,看起來十分痛苦。

但是,即使如此,我……

「我想妳一定不會原諒我的吧,在妳說出那些話的當下。」

「我……」喉嚨發不出聲音。

我是在……害怕嗎?

害怕面對這件事。

「所以……」他從身後摸出把短匕首,然後遞給我:「妳要殺了我,也是可以。」

咦!

刀子正在我兩中間,刀柄正朝向我,彷彿要我握下。

不對,不對吧,不是這樣的吧。

可是……

殺了他能了事嗎?

能不能呢?用預言的話或許可以知道,但是現在的我……

我應該做出的決定是……殺了他?

可是我和弗雷恩的約定這樣就不能實現了,但是因尤利而慘死的那些騎士們,我該怎麼辦?

***

在某一處,有人正觀看著這些情景。

女人勾出抹微笑,對螢幕激動的揮手頓足:「唉呀呀~這下可有趣了說。殺了他殺了他!」

霍克撇了她一眼,心情不悅的說:「別幸災樂禍。還有別監視了,他們又不是罪人。」

「但可是重要的籌碼。」

霍克不屑的用鼻子哼了聲。

「再不走,你開會會遲到喔。」另一名男子提醒著。

「是啊,再不走的話。總而言之,把監視魔法關掉,菲拉琳。」

「好~還有,你可別忘了要抓出內奸喔,霍克。」

「那當然,不然召集全魔法師有何用處。得抓出與辛格拉合作的內賊。」

他可是偷出了水晶礦脈,而且是以非常高超的技巧呢,看來,人選應該就是那幾個了……

霍克關掉與兩人通訊的法術,他起身走向鏡廳。

***

「喂!給我等一下!」米塔娜憤憤起身。

披在她身後的披風正隨著擺動而霍霍作響。

她搔搔那一頭酒紅色短髮道:「吵死了吵死了!你們兩個,現在是上演什麼奇怪的戲啊?不能好好的面對一下嗎!」

米塔娜?

「人心果真很麻煩耶。各種矛盾的心情不停在腦中盤旋膨脹你們不累,我看的都累了!」

「什麼啊,米塔娜,妳現在是怎麼了?」尤利笑了笑。

他還有心情笑?

不,他那笑容……很勉強。

「什麼怎麼了,我在說你們兩個人啊!」

「不怎麼了,只是我犯了大錯罷了。我殺了人。」

「所以呢,那又怎樣?你不應該尋求這方法吧!要莉絲把你殺掉這方法!」

我也該說些什麼才對……

尤利放下匕首,對她說道:「所謂的人心,就是這麼麻煩。我犯下的過錯,無法彌補,所以只有了結一途。」他頓了頓,接著繼續說:「我本來就是通緝犯,依現在的情況來講,就算回國了,也只有死路一條不是?」

「但我相信絕不是像這樣任人宰割的死掉!」

「嗯~是嗎。不過輪不到妳來管吧,米塔娜。」

「你!」米塔娜憤怒的握住拳,但因過於用力而發著抖。

米塔娜,真是勇敢呢。

敢說出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真好。

真的很好。

我也應該,面對了,面對我真正的想法與作為。

所以……

我輕輕開口,說出話。

「尤利,我不打算原諒你,但也不能就這樣殺掉你。」

「我得先告訴你,這是未來,無庸置疑。無論你如何阻止『那預言』的發生,結果將必相同。」霍克說的話在腦中響起。

「但是你殺了我國一大群的騎士這也是事實。」我說著。

「為什麼?」

「因為這是未來。」他的聲音冷酷無情。

「為什麼會這樣!你告訴我啊?」

「妳不需要知道。」

我頓了下,並說出我的決定:「我以赫莉絲坦席爾皮耶魯之名,尤利羅威爾從即刻起,將只受於我管轄。」我字字句句堅定的說道:「你得為殺害我國騎士之罪名,以幫助人民為優先,做為贖罪。並且效忠聽令於我。了解嗎?」

「在接下來的旅途中,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力量去阻止的!所以、所以……很抱歉。」

腦中也閃過了我當時對弗雷恩的承諾。

我不敢保證,現在給尤利的罰責是否對或錯,但是,我不能讓他死掉,因為答應過了。

但他確實殺了我國的騎士團。

或許這刑責太輕,又或許參雜了許多個人感情因素……

但這是——我能所做的事。

未來的事,未來……

再說吧。

 

「是的,公主……殿下。」尤利低下頭輕輕的說道。

他的聲音,正嗚咽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