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踏出步伐,走進了屋。

矢車菊色的短髮隨之晃動。

柔和的淡綠陽光從破碎的窗櫺照了進來,在木質地板上灑落。

 

表面上這裡是間被遺棄的老舊圖書館,然而對少年來說,卻並非如此。

 

 

 

「你終於出現了,諾瓦。」充滿磁性的嗓音赫然在門口出現,但少年卻絲毫沒受到驚嚇,彷彿習以為常。

他轉過頭,望著嗓音的主人。

那人,依舊有著一頭如翎羽般的輕柔銀髮,雙眼是鮮明的伽藍,由上而下端看的話,不難發現他有些透明虛幻。

彷彿隨時都會消失......

他是這裡的守望者,是心成林的長老。

 

「你是來揭開當年的謎底嗎?又或者,其實你根本沒有走出來?」富有磁性的嗓音對他詢問著,然而後者卻一臉不悅。

諾瓦毫不忌諱的蹬上那伽藍雙瞳,紫金色的瞳彷彿如火般的熊熊燃燒:「什麼意思。」

「看來兩者都有呢。」他走向前,與諾瓦之間的距離只有一步之遙:「孩子,我想,是時候該讓你揭開當年她想和你說卻來不及的的話語了。」

「不用你管。」

聽了諾瓦這番的強烈拒絕,他搖著頭,嘆了口氣,"嘿"了聲席地而坐。

「你不需要在這裡。」

「我可是守望者喔,諾瓦,這裡的一切一切,都與我......有關。就算那件事也不例外。」

原本走向書櫃群中的他,大大的愣了一下。

守望者似乎很滿意他的反應,因而彎起嘴笑了:「呵~你去最裡層照得到光的那書櫃底層瞧瞧。聽不聽是你家的事,不過我得告訴你。」

語落,諾瓦便提步狂奔,飛也似的跑進書櫃群的深層。

 

 

 

「雖然外表與個性大大改變,不過本質這種東西嘛~還是老樣子,呵呵。」他掩嘴一笑,撇過頭,看向門外的牠們:「很擔心嗎?」

在屋外的小生靈們快速的點頭,彷彿都要把頭給點斷了。

「看來他也不是一個人啊,還有你們關心他呢~」聽了他的話,眾生靈們晃著小腦袋,完全不懂這句話的涵義:「我想你們不用擔心了,諾瓦他......很快就能明白了。」

生靈們悄悄的進屋,蹭著他的腳踝,撒嬌著。

他憐愛的撫摸牠們,眼中流露出一絲絲哀愁:「諾瓦......他回來囉,妳知道嗎?妳想傳達的事,或許.......也傳達到了......」

 

 

 

諾瓦氣喘吁吁的停在剛剛他所說的那書櫃前方,他嚥了嚥口水,蹲下身,探頭一瞧。

在老舊泛黃的書櫃夾層中,夾著一本很難發覺的輕薄書籍。

諾瓦急著將它拿出卻一個不小心的撞到手,痛到眼淚都差點流出。

他忍著痛,將書拿出,並輕輕為它拍去附在上頭的塵埃。

泛黃的老舊紙張,間接的透漏了它的時間,一股淡淡的清香隨著拍動被諾瓦吸入鼻中。

「這個味道......!?」他趕緊翻開扉頁,映入眼簾的是一句用端秀的字書寫而成的話。

 

 

 

 

「致我最親愛的諾瓦。」

 

 

 

諾瓦瞪大紫金雙眼,口中喃喃自語,隨著晶透眼珠落下時說出:

 

 

 

「諾瓦......」

 

 

 

他與她,個性不同,身世也相異。

卻有著有著唯一一點的共同之處......

 

 

他們都名為─────諾瓦。

 

 

他機械式的將書籍翻開,隨之而來的是,排山倒海的回憶波浪。

那時的相遇,那一刻的約定,那名為「再會」的盟約......

 

他與她的語言,與她的記憶。

快速的在他心中湧現。 


 

 

哈哈~這次不會短了對吧~

話說這張圖就是我故事中所說的那間圖書館喔~

 

很漂亮對吧,不過不是我畫的喔~~

插圖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