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索     ───── 米塔娜


這樣不就好了嗎,真是的。

眼前的這兩人,表情都和之前,有些不同。

像是解脫了般。

不過我想,莉絲她應該也不知所措吧,她一向不怎麼會掩飾。

相對的,尤利的城府就很深。

深到……你不知道該用何種態度表情去和他說話,因為你不知道他現在的情緒。

但是,這一次,有些不同。

他們兩個,已經……等等,我在幹什麼?

我怎麼會去鑽研這種會傷害腦細胞的問題!

人心什麼的,是最為複雜難搞的,我怎麼會一腳踩進去了啊!

難不成會被他們兩個感化了!

去理解、接近人心什麼的,不行不行,不能掉進去!

太危險了!

我輕輕的咳了聲,吸引他們倆的注意力:「好啦,既然事情都解決了,我們來想想接下來怎麼辦吧。」

「說的也是。現在我們可不能待在這裡。」莉絲點點頭同意我的話。

反到是尤利,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妳在說什麼?」

「說怎麼逃出去啊!」

老師的異狀,我相信他們也一定有發現。

「老師的樣子很奇怪,我們可不能坐以待斃。」

尤利搧搧手,重新向我解釋:「妳搞錯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我們可出不去,現在,可是在海中耶。」

這……

我竟然忽略了這件事!

「總之,現在先休息一下比較好。還有莉絲,真的,很抱歉也很謝謝妳。」

尤利起身走向另一側前,對她誠心說著。

莉絲沒回話,僅是搖搖頭,粉色短髮正搖盪著。

尤利在經過我身旁時,用輕到只有我聽得到的音量對我說:「也謝謝妳,米塔娜。」

這傢伙竟然向我道謝!

太恐怖了。

話說,他現在要睡覺啊,真是討厭。就算在海中也能想想這一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吧。

剛才老師說這是用魔法做的,那麼,用魔法不知道破壞不破壞的了。

我聚起艾爾露,口中唸道:「光之聲,風之音,破壞我眼前之所!」

半透明並夾著些許光點的風刃,在我的一聲令下後,快速的掃向我面前的玻璃面。

而受到攻擊的玻璃面竟然將光刃吸收並還原成螢綠色艾爾露的樣貌。

可是真正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的魔法……還能用?

如果是我的話,在抓住人質時,必會將他所能使用的東西全數沒收,以防做出逃脫行為。

但是當如果不沒收的話,就有兩種可能了。

第一種是,老師認為自己勝券在握,縱使不沒收我們的武器,他也能牢牢的困住我們。

第二種是,我們並非以人質的身分被被關進來的。

想到這兩種可能的我,吞吞口水,用試探性的口吻問莉絲:「那個,妳覺得老師真的想抓住我們嗎?」

她搖搖頭:「我不這麼認為。因為他所做的舉動,和之前有很多說不通的地方。」

她果然也這麼認為!

「對了!莉絲,妳不是可以用預言嗎,用一下看看未來我們會怎麼樣。」

真是,我怎麼沒想到呢!

可是莉絲卻沒像在哈雷拉時爽快的答應,反到是猶豫不決。

「我可能用不太出來。」

「為什麼?該不會……和你脖子上的印記有關吧。」

結果我一說完,她輕聲的嗚咽了下。

「妳的直覺好恐怖。」

那當然,我的直覺準到都快能當飯吃了!

她頓了頓後,簡略地告訴我有關她在昏睡時所發生的事。

難怪!我就想說怎麼會有人能一連睡兩天的。

而且,這料也爆的太大了!

她遇見了主宰!主宰耶!

我們夢寐以求都想見掌管者,嗚~祂一定能知道很多有關孩子們的事。

「那主宰大人長得怎麼樣?」

「那算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呢……」

「一個人兩個人?」

「就是像這樣分一半。」她用手比劃了下。

「連體嬰?」

「噗嗤!」她噴笑而出:「這比喻好像也、也是行得通,呵呵呵。」

笑什麼啊。真是的,第一印象就是這樣啊!

「好啦,回歸正題,雖然有些不穩定,但是還能用對吧?」

「是的。」

「那妳就盡妳所能的試試看。」

她點點頭,然後閉上眼開始發動能力。

預言的能力是嗎。

而在我不注意時,原本躺在我們另一側的尤利,正靜靜的坐在我的身後。

「你想嚇誰啊!」

他豎起食指,比出噤聲手勢:「別出聲,她才能專心。」

 

 

然而就在我們所不知道的時候,那裡,正出現了混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凌雪
  • 好想要看我家萌神出場阿…
    事說莉絲好可愛唷XD
  • 你家萌神之後會不停出場(第二部時

    莉絲:一人一半這樣(比劃比劃

    郁子 於 2016/01/22 19:0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