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遠前的故事     ───── ???


(十年前)

尤利和弗雷恩八歲,正是愛玩調皮的年紀。

下町,是他們平常遊戲的場所,最好玩的莫過於是每天用劍術互相較勁。 

今天他們來到了下町較為偏僻的地方當「對戰」場所。

尤利持著輕巧短劍,穿梭在大小街道中,不時探頭探腦的查看對方是否追上。

果真,對方踩著輕盈的腳步,從後頭火速跟上。

尤利奸笑一聲,往後一退,隱身於街角的陰影處。

因為,他正準備看好戲。

一抹熟悉的身影閃過他眼前,幾秒後,聽到了他預期中的金屬撞擊與水聲。

匡噹!

尤利掩嘴一笑,走出陰暗處。

「哇~弗雷恩,你有沒有……咦!」

「有沒有溼掉對吧。唉~你怎麼總是搞出這種小把戲呢,尤利?」弗雷恩正一臉無奈握著被他砍斷一半的麻繩。

那條麻繩,原本被尤利安置在離地面約五公分處,只要觸碰到繩子,上頭裝滿水的水桶就會嘩啦一聲的傾下,把弗雷恩淋溼。

原本該是如此。

尤利咬咬牙,看著自己設下的陷阱被友人輕鬆破解。

弗雷恩放掉手中麻繩,並握穩劍擺好姿勢,心情大好的說:「我抓到當鬼的你囉~勇士弗雷恩現在要給你嚴厲的制裁,看招!」

他低身向尤利衝去,手中握的劍刃正裹著強硬的氣勢。

尤利不屑一哼,也擺開攻守兼具的姿勢,將弗雷恩的攻擊擋下。

清脆的金屬碰撞聲迴響在這幽靜的巷弄中。

弗雷恩頭一側,有驚無險的躲過尤利朝他太陽穴攻來的劍刃,但仍是被削下幾撮金髮。

他抬腿一掃,試圖將尤利做以依靠的下盤重心打垮,不料,尤利卻輕身一躍,躲過了他的奇襲。

「哪有那麼容易!」尤利得意的說。

躍向空中的尤利,將手持的劍用力一揮,將弗雷恩背在背後的信物砍落。

掉落地面的信物發出輕脆聲響。

「啊哈~我又贏啦。現在可是110比105呢,那顆魔核是我的囉。」尤利將劍收回劍鞘,笑嘻嘻拾起掉落在地的青綠魔核。

弗雷恩不悅的撇撇嘴。

那顆魔核可是他花光所有零用錢,才好不容易在市場標到的,原本想當尤利的生日禮物。卻被他提議要當信物,一時間也找不到拒絕的理由,就只好如此。

這下又得重新買了,但……已經沒錢了說。弗雷恩在心中重重的嘆了口氣。

相對於弗雷恩的心情,尤利正喜孜孜的抽出劍將魔核裝上,他正躍躍欲試。

「我說你知道怎麼用嗎?」弗雷恩挑挑眉問。

「那當然。」尤利一口咬定。

因為,他曾有過記憶。

就算再也回不去,曾體驗接觸過的東西,縱使不大記得,身體也牢牢記住了。

「喔~那你加油。我去找些吃的。」

弗雷恩揮揮手,轉身離開。

***

「喔!果然沒錯,它啟動了!」尤利眼睛為之發亮,為印證印象中的發動方法,而感到驚喜。

原本無法看見的艾爾露,在尤利身旁,呈現了可見狀態。一顆顆螢綠的光點緩緩的飄浮在他的周遭。

呼應尤利發動,魔核的光芒越發越亮。

開始變得,不受控制。

艾爾露向魔核聚集,顏色也漸漸的轉變成鮮紅色。

「嗚哇!這、這些光點是什麼啊!怎、怎麼一直向我靠進啊!哇——」不受控制的魔核,轉瞬間射出數十條鮮紅絲線,將尤利團團綑住。

不只奪去他的自由,並更進一步的奪去他的神智。

視線好……好模糊……呼吸也變得好困難……我,在哪…… 

手中握的劍無力滑落,但魔核的攻勢卻沒因此停止。

***

弗雷恩彎臂中全是滿滿的新鮮樹果,步伐極為緩慢,深怕一個不注意,他們的伙食便會全數落地。

當他回到尤利這時,發現了十分詭異的情況。

尤利他被莫名的絲線團團包住,在縫隙中隱約能看見他沒了意識。

「尤利!」

弗雷恩大受驚嚇,急忙朝他奔去。手中的樹果咚咚落地,但此時他管不了那麼多了。

眼前的情況就算是外行人也能知道情況不妙!

「尤利!尤利!醒醒啊!你怎麼了?」弗雷恩手一搭上絲線,卻馬上被它們發出的電擊而趕緊收手。

好痛!可惡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只不過是離開一下,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啊!

他在心中深深的自責著。

弗雷恩拔出刀,意圖將那些不明所以的絲線斬斷,卻又怕傷到尤利,而遲遲下不了手。

怎麼辦?去請下町的人幫嗎,但在那中沒一個人會使用這些東西。

但請鎮上的人……

「下町?那種下流骯髒的地方嗎?啊~別和我提起那的事,我會吃不下飯的。」

「你說那無法地區嗎?那裡真有人住啊?小朋友,該不會你們倆就是那的人吧。」

諸如此類的情況,在弗雷恩腦中浮現。

這些話,是某次與尤利一同溜去冒險時,聽到他們對下町的評價。

十分不堪入耳。

弗雷恩用力搖搖頭,試圖將那些不快回憶從腦中趕走。

就算去請他們幫忙,那些人也不願踏進這裡吧。該如何是好?

「孩子,能交給我辦嗎?」正當苦惱之際,一道陌生嗓音剎地在弗雷恩身後響起。

弗雷恩吃驚的扭過頭,看著突如其來的「訪客」。

眼前的男人,穿著一襲與時節不符的粉紫色大衣,過大的帽兜將他的面容遮去大半,幾撮鵝黃軟髮卻露在外頭。

十分搶眼的打扮。

他安靜的蹲在弗雷恩身旁,靜靜的說:「交給我吧,會治好你朋友的。」

男子撥開他護在尤利身上的手,輕柔的語調如此說道:「不會有事的,請相信我。」在這之中,有種令弗雷恩不敢拒絕的想法。

不等弗雷恩回應,他悄聲唸道:「以風和水之名,聽吾之請,將咒收回。」在奇怪的咒語唸完後,螢綠的絲線抽動了下後便慢慢淡化消失。

被團團裹住的尤利,被釋放了。

「謝、謝謝您!」弗雷恩見他沒有大礙後,轉頭向男子鄭重道謝。

男子揮揮手,淨白的臉上漾出一抹溫柔的笑。

「我該怎麼答謝您呢?」

「嗯……」男子撐頭思考幾秒後回:「不用了。但做以交換的是把這顆魔核給我,還有別把我的事說出去喔。」

「是!」弗雷恩點頭如搗蒜。

男子靜靜起身,轉身離去。大衣在身後搖晃,擺出了好看的晃動。

(半小時後)

尤利吃力睜開紫色眼瞳,眼睛咕嚕嚕的轉,看著四周的情況。

「弗雷……恩。」他叫喚著友人之名。

在一旁擦拭劍的弗雷恩高興的抬起頭,欣喜的跑向他:「你終於醒啦,太好了。你真的是嚇了我一大跳呢!」

尤利不解的皺眉,並詢問著當時的情形。

在聽完弗雷恩一五一十說明後,尤利沉默了。

「尤利?」

「呃,沒事的,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尤裡露齒一笑。

「媽媽,我們要去哪裡?」

「去、去他們找不到的地方。只要這樣就好,只要這樣就好……」

「你真的沒事了嗎?」弗雷恩依舊懷疑。

他點頭,不願讓弗雷恩為自己擔心。

回憶這種東西,有過就好。

因為,人必須向前看,就算一直沉浸在當時的回憶裡,也是無濟於事。

「我們回去吧。」尤利拾起劍,對弗雷恩說道。 

「嗯。」 

在他們附近的草叢中,正躲著一個人。

他打開通訊魔法,心情雀躍的說:「我找到了實驗素材喔。里奧蘭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總覺得 魔核是個恐怖的東西...
    尤利得救真是太好了(泣
  • 其實我在打文時,就深深的愛上尤利了(掩面

    魔核危不危險,就請你繼續看下去囉~

    郁子 於 2014/01/29 20:19 回覆

  • ★喬昕☆
  • 承上~我也很喜歡尤利這個角色呢!
    祝郁子新年快樂哦~
  • 沒錯我也最喜歡尤利了>///<

    也祝你新年快樂~~

    郁子 於 2014/10/18 18:58 回覆

  • 澐嵐
  • 那個救他的人是不是霍克啊?
    反正只要強到犯規的推給霍克應該錯不了!(欸欸
  • 是啊~
    是霍克喔

    只要強到犯規都是他XDDDDDD
    那主宰怎麼辦

    郁子 於 2014/06/01 07:20 回覆

  • 凌雪
  • 呵呵~霍克吧那男的~弗雷恩好可愛
    總覺得尤利比他強呢,生日禮物啥毛的真用心
    兩個小孩子真古錐.神秘男子真強大
    哈哈,變打油詩了XD
  • 弗雷恩是個貼心的孩子喔~~
    會送生日禮物~~
    哈哈,很古錐是嗎XDDDD
    油詩,沒關係,不是流水帳就好XDDDD

    郁子 於 2014/06/07 10:20 回覆

  • 櫂樂·夜冥
  • 看到這裡了……我好喜歡尤利和弗雷恩!!!!!!(滾地
  • 我也喜歡尤利和弗雷恩(笑笑笑
    其實已湊對(並沒有#

    郁子 於 2014/08/19 11:1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