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位     ───── 里奧蘭卡


終於回來了是吧。

我看著正單膝下跪的金髮少年,年僅十九歲就當上了隊長,這可真不簡單。

「為何你什麼樣的結果都沒有帶回,西卡隊長。」聲音清晰的迴盪在我偌大的辦公室中。

「抱歉,屬下力有未逮。」他低著頭,聲音聽不出有任何情緒。

「這是你一句我力有未逮,能力不足就能解決了嗎?轉眼間,殿下被帶出宮都一個月了,罪犯也逃獄那麼久了。而你!偏偏都有遇上,竟然連結果都沒帶回?」

我的音調因氣憤而大聲起來。

「屬下很抱歉。」他此話一出,我腦中的理智,趴嚓的一聲斷了。

「難不成你是念在之前與那名罪犯是同期夥伴,而不願逮捕他?」「不,不是的,騎士長。」他抬起頭,碧色的明亮眼眸閃著堅定的光芒。

「無妨!反正只會道歉的人,我早不指望了!我已指派第四、五大隊去追擊了。相信他們一定能將我想要的結果帶回!還以為你能和你那廢物父親有稍許不同,結果一個個都一樣!」

碧色的眼眸閃爍的不再是堅定光芒,取代而之的是──憤怒

這麼簡單就被激怒啦,果然是小鬼。

「總而言之你給我退下,西卡隊長!」

「……是。」

在他與語落同時,情報班的大臣急急忙忙的跑進來,口中正不停的喊:「騎、騎士長大人!」

「什麼事?」我斜睨著問。

「駐紮在哈雷拉的第十小隊,於三日前,發現了罪犯與殿下一行人的行蹤!」

「三日前?那的傳遞使在做什麼!分明只要約莫一時的時間就能傳回的情報,為何花了如此久的時間!」不知道法術怎麼使用不成!

「據了解,因森之精與魔獸的精神法術波影響,和罪犯的大肆破壞,人員損傷慘重,因此延誤了時間。而且,在那原本死亡的騎士們,因不明因素消失了,找不到任何消失的蹤跡原因。聽說連現場的混亂痕跡都不存在,彷彿沒發生過這件事的樣子!」

都不存在?死人與散亂現場都找不到消失原因?

「現場毫無打鬥痕跡?」

「是的!連個因打鬥而造成的痕跡都沒有。但人員、建築物消失是千真萬確的!」情報大臣頓了下後繼續說道:「但是有民眾目睹尤利‧羅威爾殺害眾騎士員。」

在情報大臣述說時,西卡的身子明顯一震。

哼!看看你的同期夥伴做了什麼好事!我在心中不屑說著。

「那殿下呢?」最好別說我最不想聽到的那個答案!

「被逃……」「你們這群沒用的東西!」

我不禁怒聲咆嘯。

僅是追擊與逮捕,都做不好,非要我從頭教起不成?

「接下來的我親自來管。梅洛!」

「屬下在。」喚來心腹騎士,我一字字下令:「你帶著第二隊,去哈雷拉探查和追捕他們一行人的行蹤,每半天向我回報一次,聽懂沒!」我頓了頓繼續說:「對全國上下發出通知,抓到或提供正確有關那名罪犯情報的人,一律重賞!並且把尤利羅威爾的通緝獎金提高至十萬,然後罪刑變成死刑!」

他點頭,並微微欠身後,轉身離去準備。

就算羅威爾是有關計劃,但也絕不許他擾亂!

「西卡隊長,還不退下!」

「……是。」

 

***

回到書房後,卻發現早已有人等候我許久。

窗外投射進來的光,不知為何的就是閃過了他。

神秘,正是他給人的感覺。

「呵呵呵~發這麼大的脾氣呀?」他取下帽兜,露出張蒼老的臉。

「用不著你管。魔法師的是處理得如何?」

「礦脈竊取到囉~不過相對的也引起他們要向你們發動征戰呢。」

「你沒讓第一大隊變裝?」我質疑。

「別這麼說嘛,我只是想讓事情更有趣罷了,里奧蘭卡~」他笑笑的說出嚴重的事情。

這傢伙……

雖然與魔法師一族為敵,似乎很有趣沒錯。

「哼!你說的那名少主,處理得如何?」

「我發現他並非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呢,不過依約定我必會將他和罪犯帶回,助你一臂之力的。」

「都是你說的那名罪犯害的,那女人都還沒被帶回來!」沒了她的預言之力,計劃將通不通順,要怎麼得知!

但他卻不以為意:「別這麼說,直到現在,不都很順利嗎~相信我,計劃必將實現。」

「是就好!」

「總而言之,別忘了,抓回少主後,絕別弄傷他那湛藍中帶點冷冽的眼睛吶!我可是要把他的眼睛當成我最高的收藏呢!」他緊張兮兮的提醒:「只要眼睛給我就好,其它的任你處置。」

「一如往常的噁心癖好。」每次講到眼睛,就會開始滔滔不絕。

「哪有!你知道少主的眼睛多美嗎?湛藍的瞳色美的撲朔迷離,像夢境般虛幻,卻又能吸引每個人的目光,而且……」

「夠了。」我抬起手阻止他的話:「事成後我會連他的整顆頭都給你。」語畢,我隨即關上門,走向我那「計劃之地」。

厚重的石門內,原本悄悄運轉的儀器停了下來。

濕氣彌漫在這封閉的空間中。

令人既興奮又愉悅。

呵呵~只差一點點了,再一步就行了。

 

我的計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