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那天一樣,冬天後第22天一樣。

 

放晴,安特庫,月人。

 

「開、開什麼玩笑!要我帶你回去,你信任一個來歷不明的人?這根本不是你會說的話。」奧瑪不可置信,安特庫不可能講這種話。

帶他回去就代表安特庫重傷到無法自行回去,不可能,安特庫不可能這樣說。

 

「你了解我?在那之前先專心對付月人吧,看起來你挺厲害的。」安特庫將回收袋扔一旁,將攻擊對象轉為月人。

 

樂器合聲開始響了起來,覆蓋在黑雲上的綢緞正隨著音樂起舞。對於月人們來說,抓走寶石只不過是漫長時間中的打發遊戲罷了。

花瓣取代白雪漫天飛舞,柔和卻詭異的光在兩人頭上乎閃不定。

 

他們,很享受這種獵捕過程。

 

奧瑪握拳:「是啊,我不瞭解你。因為根本沒時間和你好好聊天……」安特庫沒有理會他的自言自語,獨自跳上空揮舞起大把巨大的破冰刀。

箭雨對準安特庫,但依舊沒傷他半毫。

果然,安特庫很厲害。

 

可是,月人是很狡猾的。

 

在安特庫的猛攻下月人數量急遽減少,但溫度逐漸升高對安特庫來說無疑是最大弱點。

不想再看到他傷痕累累的樣子,這次……我也可以像你一樣強大,我想和你一樣。

 

奧瑪舉起右手,腳一踏做好攻擊準備。這裡對他來說擁有絕對的地形優勢。

 

躲在一旁的月人用力揮出長茅,射向了安特庫視線死角之處,月人們笑了,看來今天又能帶回一位新的寶石人。

本應該是如此的,只見安特庫站的位置突然出現破洞,失去支撐位置的安特庫重重摔落。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黑雲會突然破洞?一時間搞不清狀況的安特庫只能先在空中調整好位置,以傷害最小的姿勢落地。但卻看到了朝他迎面而來的柔軟黃金精準的接住自己。

 

「月人們,戰鬥中可不能分心喔。」奧瑪微笑:「消失吧,然後去月球上重生,順便幫我跟艾美庫亞打聲招呼。」地上的金與白金應著奧瑪的操控變成鞭狀,快速地朝他們攻擊過去,雖然重但它們的韌性和延展度可是特級的。

 

月人們第一次慌了手腳,在毫無應對之策下就全數消失殆盡。但這一切安特庫通通看不到,被裹在黃金中保護的他,安穩落地後月人大軍早已無影無蹤:「你做了什麼,還有你沒受傷吧?」

奧瑪點點頭:「你也沒事,那就好。」上下打量對方一番後,看起來並無大礙他鬆了口氣。彎腰撿起被安特庫丟一旁的回收袋:「這個,現在看來用不到呢。還給你。」

 

「你還是得跟我回去。」安特庫將刀收回劍鞘內:「據報告今天極大機率會出現第二批月人。」

聞言奧瑪皺眉:「那你還一個人來這裡?就不怕被抓走?」

「我也不想獨自來這,但兩天前看到那一大塊黃金我覺得有可能是我們的新夥伴,在這種月人極大概率出現的日子,我不能放任毫無防備手段的新生兒就這樣被月人們抓走。」他頓了頓:「只不過我沒想到那黃金塊會是你。」

 

他們才對毫無”價值”的寶石沒興趣,只有讓金剛雕刻過,和你們一同生活的過的寶石,對他們來說才有抓的價值。

 

「所以呢,要我跟你回去,你要怎麼說服我?」「你碎了吧,雖然外表看不出來,可是我有聽到聲音。雖然你說你不是寶石,但你那顆頭和剛剛的碎裂聲,怎麼看你都是。」安特庫指著奧瑪的身體:「聽聲音是那裡有出現裂痕。」

 

沒想到會被發現。操控過多黃金,那唯獨還是磷葉石的胸口部分還是碎裂了。奧瑪嘆口氣:「算了,我拗不過你。」

 

其實是也怕對方被第二批月人抓走:「請多多指教了,安特庫。」

「那你呢,要怎麼叫你?」

他邁開長腿往學校的方向走去:「奧瑪。」

 

五百年前的現在,就讓我好好看看吧,這時候的我。

 

柔和的陽光撒落,白皚皚的雪地上有兩個並肩同行的寶石正行走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