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金剛離開後,腿一軟癱坐在沙灘上:「哈哈,哈哈哈,奧瑪(HOMA),哈哈哈。」臉上出現細小裂縫,崩潰的情緒逐漸擴大。

 

希望,哈哈……簡直是笑話,果然剛剛應該要說自己是法斯法菲萊特比較好嗎,但是,我不想干涉這邊的自己,既不想也沒有權力,我得想辦法回去原本的世界。

 

『說出來比較好喔,不會變壞的。』海上的浮冰群低語著。

「閉嘴…」

『想要拯救安特庫,至少這裡的他不能被月人抓走。』

「閉嘴閉嘴……」抱住頭,腦袋混亂不已。

 

不可以,不可以干涉。這裡的自己才剛出生,什麼都擁有的那個自己。

 

『羨慕的話,就去奪來啊,畢竟你也是他。』

『不守護好這個自己的話,又要重蹈覆轍了喔。』

『明明為了大家,卻自私的忘了許多事,不說出來的話,沒有人知道喔。』

『不加快腳步的話,辰砂他……』

 

『快樂的工作……』

 

「閉嘴,我叫你們閉嘴!閉嘴!」抬起雙手重重槌下瞬間,本埋藏在沙灘中的金與白金呼應他的情緒,化做尖刺潮浮冰們打去,發出巨大轟鳴與陣陣浪花。

尖銳且高分貝的碰撞聲震耳欲聾,臉上也隨之出現更多細小裂痕。

 

 

 

什麼聲音。看向發出巨大聲響的方向,辰砂那一頭酒紅的頭髮隨風舞動。是敵人嗎,還是剛剛跟老師在講話的那個人,他是寶石嗎。

站在虛之岬的懸崖邊,他從高處眺望發出巨大聲響的沙灘,果然是剛剛那個人。雖然看不清楚,但那種反射光的確是寶石。

 

有誰沒去冬眠?

 

是誰,還是其實是月人,果然老師他和月人的關係不一般。水銀在身旁噪動著,辰砂低著身快速奔向聲音所在。

 

沙灘上空無一人,只留下一道延伸向海中殘留的腳印:「走到海裡去了?」在冬天敢跑去海裡的除了鑽石屬和高韌度笨蛋應該沒人會這麼做。

 

算了,不關我的事。

 

看了沙灘上的黃金一眼後,辰砂選擇離開。反正只要出現月人,解決就是了,但是,會不會月亮上有能夠解除自己毒素的方法?

 

這個想法每天都縈繞在腦海中。

揮之不去。

 

 

想離開夜晚。

 

 

辰砂搖搖頭,想把這不切實際的想法趕走,明明是自己提出要在夜晚巡邏的。

 

冷冽的冬風隨著夜色降臨,越來越強勁。

冬天才剛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