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就回到班上了。千尋趴在桌上完全沒在聽課,稍微抬眼,座位坐在斜前方的雷和蒼都不知去向,老師也沒過問。以現在看來很顯然的是被下了什麼法術吧。

趴在桌上的千尋意識逐漸朦朧,在恍惚間看到一到黑影帶著白色面具的神祕身影朝自己招招手。對方發出嗯嗯的單音,接著側過身,它的身後有一個熟悉的房間。

房內點著溫暖的黃光,正當想看清楚時,頭頂傳來一陣劇痛。痛到飄出淚的千尋戰戰兢兢的抬起頭,看到老師正站在身旁,桌上有一本歷史講義,看來剛剛就是用這本砸醒自己的:「荻野,新學期才開始,請你收好新專心上課。」「是……」「課本翻到第一章」「是……」千尋默默坐起,揉著還發疼的頭翻開了第一章節。

歷史老師邊走動邊開口念出課本上的文字:「當時某一名人類,遇見了風與雷神,在他們的幫助下,那個漁村成長茁壯。村子繁榮後,居民們想為兩位神明建造神社,但是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回答……」

 

「當時建御雷神明大人對還小的我說到,村子的繁榮並不是我或是風神的幫助,而是一旁默默幫忙的毘沙門天大人。」年老的住持笑笑的說著過往:「哎呀唉呀,不小心就差點嘮嘮叨叨對你說一堆了。老了就是會忍不住想找人說話,哈哈。」住持搧搧手準備走人,卻被雷一把拉住:「不會的,我覺得很有趣,可否請你繼續講呢?」

好像有什麼被遺忘的記憶被喚醒一般。

住持有點訝異的睜圓眼,笑笑的擺手:「沒想到還有人想聽我說話,好啊,沒問題的。」櫻花隨風飄落,雷有些恍惚的看著眼前的老人,幾十年前的某個約定彷彿被喚醒了。

一樣是櫻花飄落的季節,某個小男孩牽著比自己小的女孩跑到了自己面前說要感謝自己。

 

歷史老師翻到下一頁繼續緩緩讀到:「風與雷神拒絕了,說為了村子的繁榮先將財務人力用在該用的地方。他們不需要神社,不過你們能過得很開心我們就很高興了。風與雷神乘著羽衣緩緩離去了。沒想到出現了一位暴力的無名神祇將村子的資源全搶奪殆盡,剛成長茁壯的村子不堪一擊。村民們哭喊著尖叫著,身後那名無名神祇狂笑說道:『如果你們願意供奉我,那我就以我的名義保護你們。我可是大名鼎鼎的戰神,毘沙門天!』誑語間無不散發出這位神祇對自己戰鬥力的驕傲。」

 

「當時我和村民們很訝異,毘沙門天竟然也來幫助我們這小漁村。沒想到風神大人指著不遠處在喝水的小孩說那就是毘沙門。可是沒有人相信,因為當時的毘沙門大人看起來是如此弱小又全身破爛骯髒,而且還受盡旁邊小孩子的欺負。現在想想真是犯了大忌啊。」住持摀住臉搖搖頭:「沒有人相信風神大人的話,然而風神大人也沒多理會我們。接著就和雷神一起離開了。」他抬起頭看著飄落的花瓣:「可能是我們不聽神明的話的報應吧。幾天後住在村子的陰陽師說有一隻妖怪跑進來了,可能是老鼠化做的妖怪,要大家注意。可是沒想到這鼠妖汙染了糧食與水源,然後逐漸成長。連陰陽師也拿他沒辦法。」

「然後你們就去請求風神和雷神的幫助是吧,明明有一位神在你們的眼前,卻不向他求助。」雷接了下去道。

住持愣了下點頭表示:「沒錯……我們就不相信風神大人說的,那孩子就是毘沙門天。我們無論怎麼呼喚,風神與雷神就是不出現。年幼的毘沙門天卻拿起了鏟子開始與鼠妖打鬥,渾身累累倒地時,大家卻發出了最不該說的話。」

雷垂下眼,他大概知道是什麼話了。畢竟縱使現在第三代的毘沙門也依舊記得這件事。基本上不可能記住的,本來是不可能的,但是卻流傳了下來……

 

「村民們憤憤的對著毘沙門天大吼,我們才不需要像你這種神明,滾回去!」歷史老師與住持在不同地方說著同樣一句話。

不需要你。

我們不需要你。

 

一但不被需要的心願過於強大,脆弱的新生神明將會被強制換代。

 

千尋睜大眼,一字一句的讀著。沒想到有這麼暴力的神明,果然不是所有的神明都像白龍他們那樣嗎……可是一旦不被需要,這位神明還會存在嗎?滿腔疑問的千尋舉起手發問:「老師,請問一下,那麼毘沙門天神現在還存在嗎?」

老師闔上課本,並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在的,而且祂是七福神中的一員。七福神就是所謂的,大黑天,惠比壽,辯才天,毘沙門天,壽老人,福祿壽以及布袋神這七尊。」

明明尊稱為福神,卻做出掠奪一事嗎……千尋撐著頭不解。神明和人類,某些地方感覺也很相似呢……

「不過荻野,要是你其他時間也能像現在這樣勇於發問那就好了。」老師頭也不回的調侃,引來全班的哈哈大笑。千尋嘟起嘴拿起課本擋住臉。

可惡,幹嘛這麼說。

 

住持接續說道:「沒想到我們說完那句話的同時,拿著鏟子的那個小孩,高舉雙手一揮而下。一道道金色嗎,還是該說是銀色?反正就是一道道光打了出來,我活到現在,從沒再次看到與那光相似的東西。那道攻擊淨化了那隻鼠妖,我們全都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沒想到,淨化了鼠妖的毘沙門天大人,跪了下來。全身發出白光猶如磷片般的逐漸消散。那時候的我想也不想就跑過去抱住了毘沙門大人,哈哈哈,小時候的我膽子真夠大的。」

沒錯,這孩子抱住了即將消散的毘沙門,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我和蒼也旋即出現。看著一位才剛出生不久的神明因為不被信任的而消散,蒼別過臉小聲的對我說了句:「雷……上一代的我也是因為這樣才死亡的嗎……」

我沒說話,只是徑直的朝毘沙門走去,那位小孩顫顫的抬起頭滿臉哭痕的看著我。

「可能是因為當時的我還小吧,聽到了在場所有大人都沒有聽到的聲音。毘沙門大人從開始和鼠妖戰鬥以來,不斷不斷的喊著,不許傷害這裡的村民。可是大家都沒聽到。直到戰鬥結束,我甩開牽著我的手的父親,跑向了毘沙門大人不斷的跟他道謝,希望他不要消失。沒想到,你知道誰出現了嗎!」住持些許提高音量:「建御雷神與風神大人竟然再度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了!可是當時那兩位的表情可能都不是很好吧,大人們都不吭一聲,氣氛十分緊張。」

毘沙門抬起臉看著雷,手輕輕的撫摸抱住他的孩子:「我太弱小了,所以不被需要吧。別怪他們建御雷神。」但那心痛的表情可是誰也瞞不了,不稍會毘沙門便消失了。

和蒼一樣的消失景像。我不自覺得握緊雙拳,呼應著我的心情,烏雲開始密布,雷聲轟轟作響。

「毘沙門大人消失後,建御雷神生氣了,但他什麼也沒說,只是問我為什麼抱住毘沙門天。我和我的青梅竹馬同時回答,我也是那時候才知道原來鈴美他也和我一樣聽見了毘沙門的心聲。」

 

「因為不想要他消失。」記憶中的話語和住持所說的話重疊到了在一起。

 

只有人類可以決定神明的消失與否。真是諷刺呢。

雷揚起嘴角,輕柔的笑了:「是呢,沒錯。我想起來了呢。」「小夥子你在說什麼?」住持皺眉:「可能是我有點老花吧,不過小夥子你其實長的很像我記憶中的那位建御雷神大人呢。」

雷沒說話,僅是微笑以對。

「一開始你說的,當初和毘沙門跟建御雷的約定是什麼?」

「喔喔,那個啊,當初建御雷神在毘沙門消失後,命我們興建毘沙門大人的神祠,並助我們復興村落。那時候大人與我和鈴美約定,當我們成長茁壯後一定會來看我們。畢竟我們是在場唯一聽到毘沙門大人話語的孩子。正因為這個原因,我成了住持,來到了供奉毘沙門大人最大的神社,希望再見到毘沙門天大人和建御雷神大神一面,對他們道聲謝,可是……直到現在我都沒再見到祂們了呢,哈哈……可能是我修行不夠吧。」

如果修行就能看到什麼,那麼世界上應該不少人看的到神靈或其他神奇事物了。正因為不是修行就能看到,所以這份緣分才難能可貴:「那麼看來,你的願望實現了。確實收到了,你的道謝。」看向身旁,不知何時站在一旁的毘沙門天早已淚流滿面。

住持一時間沒有明白過來,有點支支吾吾:「什麼……難不成!」他焦急的四處張望,只看到一波波前來參拜的人潮:「毘沙門和建御雷神在這裡嗎!小兄弟你看到了是嗎,還是,還是……小兄弟你就是御建……」住持一瞬間說不出話,他尋找許久的神明竟然就在自己眼前嗎。

雷別過神,混入人群中,離開前補上一句:「叫鈴美的那孩子,我也會去看看他的,對吧,毘沙門。」

愣在原地的住持,直到被遊客叫了好幾聲後才回過神。他不敢置信,長年以來的願望,就在剛剛實現了嗎?那麼,毘沙門天和建御雷神大人原諒他們了嗎?

 

原諒他和他們的村子了嗎。

 

如果是這樣,那就好了,真的,太好了。

 

雷拍了拍一旁的毘沙門:「願望,實現了真是太好了呢。關於毘沙門的神蹟又多了一項。」對方沒有回話,只是用手肘撞了撞他。

很高興呢。希望當年的傷痛在這一代就能畫下句點。

 

那麼,把蒼也叫來吧。不知道那裡恢復的怎麼樣了。到當年那漁村看看。

***

教室門突如其來被拉開,蒼一臉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算好時間在中午午餐時間出現的他,環視了教室一圈後沒看見雷。他無奈的翻了翻白眼,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後,便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看似無意義的敲桌,其實是神明的暗語跟部下結界的動作。

感受到有一陣陣巨大波動正蠢蠢欲動的蒼提早從高天原上趕了回來。為的就是不讓荻野落入鬼族手中,天知道他那可靠的搭擋竟然不在教室,跑哪去鬼混了,真是的。

幾個女生竊竊私語後,跑到了蒼身邊,滿臉紅暈的說道:「璘村同學,不嫌棄的話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吃午餐吧。」

蒼連頭都沒抬的回拒:「不了。」那不用認真聽就能聽到那幾乎滿出來的愛慕之心,只讓他覺得煩躁。

不料其中一個女生竟然湊了上來,用肩膀蹭了蹭蒼,只見蒼睜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別這麼說嘛。我們一起吃午餐啊~」

別靠近我……蒼閉上眼,一把將那女生推開:「走開,不要靠近我。」「別這麼冷啊,才剛轉學過來,我們可以帶你熟悉學校啊。」「我說,走開。」蒼皺眉,口氣極差的兇道。

女生們噘噘嘴,自討沒趣的碎念離開。不料在一旁和那群女生一夥的其他人,卻彷彿找到樂子似的,跨步朝蒼走來。

沒看見荻野和陰陽師小女孩呢,跑哪去了。一隻手搭上自己肩膀,抬眼順著看去,笑的一臉沒好事的男生挑眉著:「YO~轉學生,很神氣嘛,都不來上課還不會被老師找碴的方法教我一下啊。一直跟在你旁邊那個紅頭髮的今天也沒出現,生病了嗎,還是不敢來上課啦?」

無聊。蒼拍掉他的手,討厭接觸人類的他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到,已經讓他有點惱火了。尤其是聽不懂話還硬要跟套熟的人。

對方皺眉,手指了一下示意旁邊的朋友:「不會說話嗎?張嘴說話啊。到底為什麼老師不會找你們碴,不開口教一下是啞巴嗎?」語畢便用手肘狠狠撞了一下蒼。

這一下撤底斷了蒼的理智線,本身就對人類沒甚麼好印象,以及體質的問題,可以不碰到人類他就盡量閃遠,因為要是離的太近,他是能直接改變人類的。

雷之前曾和自己說道,想藉由這次幫珀的機會,幫解決自己的體質和神格上的問題,看來,還是沒辦法。

 

他打從心底討厭人類。

 

正確來說,只要是神明,都不會主動接觸人類社會。傾聽與幫助人類都只是在最小限度內干涉人類罷了,既不影響神明也不大改變人類,但是長久處於人類環境中的神明,為了不被人類那份「心」影響,就只能選擇不接觸。

一旦被人類的「心」觸動神格或是改變,那麼不是選擇自身消亡不然就是……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抓那男同學的手,蒼死死的握住,蒼藍色的眼眸如今像是抹上了一層灰那般混濁。

手……抽不回來:「混蛋!放開我的手,痛死了,死啞巴!」對方舉起另一手狠狠的欲朝蒼的頭打下去,不料手卻往反方向折過去:「好痛啊!混蛋啊……欸,愣著做什麼,快來幫我啊!」喊著身旁的同學,但大家卻是一臉不知從何下手的表情。

 

一旦被人類的「心」觸動神格或是改變,那麼不是選擇自身消亡不然就是……毀了觸動神格的原因。

 

只見手被捏到變形,對方的痛苦叫喊蒼都置若罔聞。

教室門被用力拉開,衝進來的是氣喘吁吁的蒼子和依舊保持神祕微笑的道真院。

「我打賭打贏了。」那抹討人厭的微笑依舊掛在他臉上,縱使知道現在發生了甚麼事。蒼子瞪了對方一眼,二話不說的快步走到蒼面前:「請息怒吧!璘村同學,現在我們需要您的幫助!」對於蒼子的請求,蒼置若罔聞,依舊死死的握住那名同學的手。站在門口的道真院看向走廊的另一端,跑過來的是老師以及小野岡明。

喔~是上次被雷神狠狠修理的不良少年。看那樣子,傷還沒痊癒呢。道真院側身讓開,導師衝進教室對著璘村大喊著,嘛~不過我想他們是沒辦法制止的,畢竟對方是神明,只有頭腦壞死跟頭腦極好的人才會去挑戰神明。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剛剛式神傳回來的消息說,有某位神明把荻野抓走了,而且是抓去了紅門那。該怎麼辦呢,據說那有雷神佈下的結界,上次派式神和部下去一下子就被結界吞噬了,可是什麼都不做也不是他的作風。拐過轉角,差點與同學相撞的道真院,趕緊裝起微笑面具道歉:「抱歉抱歉,我在想事……你!」

映入眼簾的是抱著不省人事的荻野的雷:「呦,想什麼?是有關於我的事嗎。」雷斜魅一笑。

這傢伙,怎麼神不知鬼不覺出現的。況且自己剛剛不是才收到荻野被綁走的消息嗎,怎麼雷神手腳這麼快,就把人救回來了:「說什麼呢?這是新的笑話嗎。」

雷笑而不語,反倒彎下身對道真院說:「當敵人是內鬼就好辦了,你不覺得嗎。如果是你,我想我不用出手你也該自動離開戰局。」丟下這麼一句後,雷便姍姍回到教室去。

這傢伙……道真院握拳。本想藉由祭典壯大家族,還跟蒼子打賭。沒想到一下子就破局了,果然……神明是一個很礙眼的存在。

 

雷一進教室就二話不說的對著全體人全施放雷電,雖不至於受傷但麻痺昏迷倒是不在話下。教室一瞬間就安靜了。

將荻野抱到她自己的座位上後,他走道蒼的身旁輕聲低語:「蒼,是我。沒事的,把手鬆開吧,大家都昏過去了,而且也不會有記憶的。」

被微風吹的嘩嘩響的窗簾成了此時唯一的聲響。沒想到事情還是又變成這樣了,上次自己被影響,這次換成了蒼,人間真的不是能久留的地方,只能加快腳步趕緊離開了。真是太可悲了,明明以前下來人界時不論待多久都沒什麼影響的。

人類……真是可怕。

半晌後蒼鬆開手,那名同學也應聲倒地。眼中恢復神智的蒼看著如今這局面,撇開頭:「我也……失控了嗎。」「嗯。」雷毫不掩式的回答:「你我都失控了。」

「雷……其實我好怕,如果我又再度失控,是不是又會重蹈前代蒼的最後下場,又得讓你幫我收拾爛攤子。是不是又得自殺,是不是又得讓你經歷……換代後卻"不認識"你的場景,是不是……又會讓你殺了我……」手覆住臉,蒼顫顫的說著心中最害怕的事。

自己一次次失控,每次失控所造成的影響都遠比雷還大,為什麼這樣的自己還會一次次重生呢?

每一次重生當下,數代前的少許記憶就會湧入腦海,對於自己來講,雷是自己最好也是最陌生的朋友,他不是之前那個蒼,但是擁有那個蒼的記憶。基本上,神明重生不可能能擁有前代記憶,但對於蒼而言,卻並非如此。尤其是自己如何換代的原因記得特別清楚。

「嗯……我不會說沒事的,但是至少,我們能順利完成這次的事。」雷蹲下身,正視著眼前的這名朋友。他是蒼,卻不是每次能與自己暢飲的那一代;不是有些莽撞,傻裡傻氣的蒼;不是成天扯著嗓子喊要跟武神決鬥的笨蛋;不是天真到能為了人類犧牲自己的蒼;不是喋喋不休說著遠大理想並快速實踐的蒼……現在的蒼,是個不善於交流,說話笨拙卻默默背負的神明。

他喜歡和蒼待在一起,不管是哪一代的他。

雷對自己曾經發誓過,絕不會對現任的他提起上一代的任何點滴,因為那都已經過去了,雖然都是蒼,雖然每次重生都會一臉陌生的喊著自己的名字,雖然從一開始的震驚到現在的微笑以對,但心中那無法抹滅的哀傷仍依舊藏在心底深處。

蒼伸出手,狠狠的彈了雷的額頭:「自說自話的傢伙。」

「哪一次不是這樣,嘿嘿。」雷展顏。

「大家也快醒來了吧。畢竟你的法術也不是下的很重。」「那當然。」

一如寄往的對話,一如寄往的態度,蒼默默的笑了。

「啊,對了,這周末跟我去舊地重遊吧。」在大家醒來之刻,雷突然拋出這麼一句:「我想應該可以幫助到珀。」

「我有拒絕得餘地?」

「完全沒有,強迫中獎。」雷斬釘截鐵。

蒼搖搖頭,嗯,一如寄往呢。

導師和進來的數學老師互相打了招呼後,數學老師便站上台,開始講課了。

 

一如寄往,什麼都沒有不同。

 

「千尋。」熟悉的聲音呼喚著。


這篇破字數啦~~不知道看到最後的會有多少人QQ

最近越來越少人追了(嘆

這次用了兩種角度敘事同一件事,希望沒讓大家看得眼花撩亂。畢竟是第一次嘗試這種寫法XDD

 

有沒有人要猜一下最後喊千尋的人是誰呢W

那麼,我們下一篇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2018才在看!!最近回味千與千尋 真的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一直在找同人文ww是說作者大大畫的雷也太帥了吧///期待你更新唷
  • 匹克沒跳通知啊!!!我現在才看到有人回我QQ
    真的會想哭,嗚嗚,當年美好的回憶啊!!!

    有帥到就好>W< 好的,等我更新!!

    郁子 於 2018/11/27 19:0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