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一揮,橋上的燈便一盞盞點亮,工作的時間到了。站在油屋的門口,白龍看著這十幾年來都沒有改變的地方。身旁的小青蛙跳上跳下道:「白先生,那我就先去招呼客人了。」「恩。」

鬼影們逐漸浮現,半透明狀的它們張羅著夜間生活的開始,互相招著手,小吃攤的香氣便陣陣散開化作裊裊炊煙。霓虹招牌上的紅眼睛一睜一閉的,乎閃不定。他抬頭看向天空,逐漸暗下的天色看起來快下雨了。

感覺會有什麼東西混進來。白龍皺眉,轉身進屋,不忘對朝他走來要去迎接客人的油女說道:「工作不要怠慢。或許會有不一樣的客人要來。」「是的,白大人。」油女們欠身齊聲回答。

束在身後的墨綠長髮隨著走動而晃著:「兄役在哪?」他朝大廳內喊:「叫他到一天的大堂等我。」「是,白大人。」一旁的小蟾蜍急忙去找人。從剛剛天空散發出來的感覺,來的應該是一位無名神祇,土地神嗎。如果是土地神,或許能知道些什麼。最近的穢氣流動十分不正常,一直流往紅門外,卻又在人間入口處被擋了下來,是有誰在那施法嗎……匯積在那的穢氣,總有一天會形成不具名的靈體。

一個不知善惡的靈體。

不知道蒼和雷怎麼樣了,見到千尋沒有。其實自己也很矛盾,到底希不希望千尋回憶起來,一但回憶起來就會被牽扯進來,只有維持什麼都不知道的不知者狀態,才能躲過各方人的追查吧。但是如此一來,當初所說的那些話,都會化成泡影。

白龍苦笑,搖了搖頭,收起情緒當下,電梯門也隨之打開,映入眼簾的是早已在一天等後他的兄役:「湯婆婆怎麼樣了。」「湯大人她依舊不肯從房裡出來,我和小少爺在外呼喊許久仍舊沒見效。」「依舊不肯讓出魔女印璽,選擇將自己關在房裡的作戰嗎。」「是的……」兄役大氣不敢喘一下,顫顫的低著頭回答:「還有一件事,小少爺說他三天後要前往異都,然後要帶上小玲跟鍋爐爺爺兩人。」

異都,下雨的季節又到了是嗎。

一但下雨,這裡將會被大海淹沒,屆時只在海中行駛的海上列車才會駛行,列車會通往各處,此時居住於此的人會選擇在此時遠行辦事。而異都正是這些遠行之人在此轉乘或是聚集交易的地方。異都是個風華之所,大部分在湯屋工作的人,都想著某一日能去異都生活。

無須再被契約所縛,能自由前往他處的自由之身,多麼令人嚮往:「小少爺為什麼想去那裡?」「這小的就……」兄役眼神飄忽不定,彷彿拿不定說辭。

「你在隱瞞什麼。」「小的……小少爺他……」正當兄役吞吐之際,遠處響起電梯的聲響:「別為難他了,我要他不要說的。」稚氣未脫的聲音從電梯那處傳來:「白龍,你現在的作為真像是書中的壞人會做的事。」語畢,白龍眼神一瞬間銳利起來:「小少爺怎麼會來一天,從不踏出上天的您有什麼驚動到您了嗎。」

天,為湯婆婆所居之樓層。

上天,為小少爺和白龍生活之樓層。

一天,招待貴重神明之處。

二天,各種客人都能活動之處,和油屋人員所居的大通鋪形式。二天以下皆是招待客人之所。想要上去二天以上的樓層都必須轉乘電梯。而最下層則是鍋爐爺爺工作之處的鍋爐室。

小少爺笑笑不說話走向兩人,雖然稚氣未脫但臉型消瘦許多,和當時較為肥胖的身型有著極大差距,個子也矮了不少:「我要做什麼還需要向你報備嗎,白龍。雖然經營權現在在你手中,但不代表我也是你的員工吧。」

「小玲和鍋爐爺爺都是重要員工,您想帶他們倆去異都做什麼。」「旅遊啊,我想去旅遊。順便聽聽有關小千的事。」小少爺確認地上沒有灰塵後便一屁股坐下:「小千她的事,現在可誰都知道呢。」「這和您要那他們兩個有什麼關係。」

小少爺嘆口氣,受不了白龍的死腦筋:「我們做個交易吧,用這兩名員工的自由跟你交換魔女印璽。」小少爺笑得一臉天然,但看也知道他成長不少,這交易他想了多久?

白龍瞇起眼,冷冷說到:「您知道魔女印璽的重要性嗎。」「當然。」他笑得一臉把握:「它的重要性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喔。」「印璽現在在湯婆婆那,你要怎麼得到手。」「印璽現在就在我身上。」

聞言,兄役和白龍都一臉不可置信:「你不是說湯婆婆不肯讓出來嗎,你說謊?」「不是的不是的!白大人請相信我!小的真的和小少爺一起去說服湯大人,但是湯大人一直不肯給。」兄役嚇的跪倒在地瑟瑟發抖。

「就說你現在的行為很像壞人了,白龍。你看看你把兄役先生嚇的半死。」小少爺依舊輕鬆口吻:「他沒說謊,都是事實。」「那印璽在你手上又是怎麼一回事。」「因為婆婆她不想失去我啊。」小少爺攤手聳聳肩。

 

難不成!?

 

看到白龍會意過來的那一瞬間,小少爺瞇起眼睛笑了:「答對了,我就是魔女的印璽。」

 

「用一半的世界,魔女印璽的掌控權和你換兩名員工的自由之身,應該是求之不的的事吧。」小少爺站起身:「白龍,你的答案是什麼呢。」他伸出手,印章逐漸浮現在他手掌中。

 

***

坐在天台上,涼涼的風吹來,依舊是那麼舒服。千尋閉上眼,那時的記憶歷歷在目,很不可思議的,當初怎麼樣也想記起來的過往,現在不用多想就能輕鬆想起來。難怪當時錢婆婆會說不是忘記只是想不起來而已:「真的……沒辦法去找琥珀嗎。」千尋問著一旁的蒼和雷。

「你去了我們會很頭疼,他也不希望你去。」「你要去我會打暈你,雖然我很討厭碰人類。」「我就只能這樣,說不定一輩子都再也見不到他了,我不要這樣。就算被蒼你打暈,醒來後我一樣會去找他。」「頑固的人類。」蒼無言以對:「我要先回高天原了,雷你和她慢慢說,我累了。」雷抬手示意,下一秒對方便化作一陣風離開了。

雷搔搔頭:「神和人類基本上是不能見面的。」「為什麼?」千尋反問:「就因為是人類和神明?」「沒錯。神因人類的期望而生,人為了回報存在。互補相生,一但互相干預,就不會有好事發生。當年你爸媽差點淪陷在紅門裡就是因為這樣。不只是因為湯婆婆的法術,更多的是那世界自然而生的力量,少量的異類會被同化。不管是你還是我都一樣。沾染上其中一方的那個個體,將會失去原本的模樣。但是一但要回到原本的世界,就會喪失當時所擁有的記憶與一切。」雷看向綁在千尋腦門後的那髮圈:「那東西,幫你抵銷不少『過路費』呢。」

千尋摸上髮圈,一直以來都沒注意過的這東西,原來幫了我不少忙嗎?

「你還會記得那世界某些的些許片段正是因為這髮圈。那魔女真討厭,做了這麼多餘的東西。」雷小聲的抱怨著:「總之,別想著要去紅門的另一端。我會設下結界以防你跑去。不想丟掉性命變成祭品就乖乖待在你該待的世界裡。」

千尋沒有答話,她知道雷所說的一切,但她還是想見白龍一面,她有好多好多話想和他講:「把我當成祭品是為了什麼?如果當不成那會怎樣嗎?」

「拿你當祭品,只是為了一次性消滅鬼族罷了。畢竟對鬼族來說,妳就是至高無上的美食,如果失敗或是你不再是祭品,那鬼族也是只時間上的問題被慢慢消滅罷了。只是因為你現在身上的味道和跟珀的牽絆,讓平衡稍微傾斜罷了。變成鬼族會逐漸不受控制跑來人類世界……」說到這裡,雷想到了一件事。

對啊,如果是因為這牽絆的關係的話,斬斷就好辦事了。把這段牽絆的力量當作獻祭材料,千尋和珀就不用搭上性命了。祭典能如期舉行,鬼族能一次消滅,簡直一舉三得!

不過現在有個問題,這牽絆是人和神的問題,不是想斬就斬的了的,除非某一方死亡……死亡!

「對啊!荻野,只要你死掉就好了!然後我會請伊邪那美將妳復活的,如此一來,重生的你將不再擁有這段牽絆,就不會再受到鬼族的吸引,平衡也會恢復!」

 

千尋愣在原地,對方說出來的話,她從來沒想過。


YOOOOO這篇算是大爆點吧,哈哈哈哈哈

最近真是勤快,寫了好多,誇講自己一下(欸欸

補充一下,父役是圖片正中間那位,兄役是左邊那隻

 

接下來的發展還敬請期待,要準備開始收前面埋的伏筆了,預計20篇左右會結束這個同人文XDD

希望看完的可以留個言啊,想聽聽各位的心得啊,幾個字也好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超好看!!!!
  • YAAAAA 謝謝!!
    我會繼續寫的XDD

    郁子 於 2018/06/05 21:38 回覆

  • 訪客
  • 拜託一定要繼續寫下去啊啊啊啊啊啊啊QAQ
  • 謝謝QVQ 我會寫完它的!!

    之前有幾篇寫完都沒有人留言真的好傷心(滾動滾動
    超怕是不是寫的不精采了WW

    郁子 於 2018/06/06 22:1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