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園上發呆的我,與周遭一切都格格不入。

年紀不小了,卻慘遭公司不發一語的革職。這年紀沒有什麼一技之長的我該如何是好。

仰起頭靠在長椅背上,任由樹梢影子在臉上晃動做畫,幾抹微亮的光線讓我不禁閉了閉眼。投遞履歷,到各種可能收我的上班地點去面試,結果都一無所獲。

就連便利商店或是路邊攤小吃就拒絕我!

唉~這就是流年不力吧,太慘了。

下一餐在哪裡我都不知道,然後這個月的水電和房租又要繳了,頭大啊!難不成我接下來的選擇就是流浪漢嗎……好歹我之前也是大公司的小主管啊……算了,在這麼坐著也不是辦法,繼續去尋找吧。

 

正當我要起身時一個稚嫩的聲音喊住了我:「你是誰啊?」順著聲音方向看去冷不防的嚇一大跳,這孩子是什麼時靠近我站在旁邊的。

「我?我才想問你是誰吧。」我反問,拎起外套就要閃人:「等等啦!我觀察你好幾天了,所以我很好奇。你幾乎這兩個禮拜都會坐在這裡好久才離開,你到底是誰啊?不用上班嗎?」連珠炮的問題瘋狂朝我丟來,而且這孩子是怎樣,跟蹤觀察狂嗎:「這不關你的事吧。」

「當然關,這裡是我的地盤,我天天都看著這裡。」他說的振振有詞讓我無言以對:「你到底是誰呀?」

這小鬼……不能死遠一點嗎:「不想和你再瞎攪和下去了,我沒空。」

「唉呀,跟我這老年人聊聊天這麼不願意啊?」

啥?我聽到什麼:「這是年輕人現在的冷笑話嗎,你如果是老年人那我就是你家祖上了。」

沒想到小鬼哈哈大笑起來:「怎麼會了,你明明看起來還能活個好幾十年,對我這只剩三年的人來講,我不是老年人不然是什麼。」

什麼鬼。

「你怎麼了?」我隨口反問。

小鬼衝我一笑:「就是我只剩三年可以活了啊。所以和我這老年人聊聊沒關係吧。」「你生病了?」上下打量他一番後,才發覺他的膚色極淺:「臉色超蒼白耶。」「對,生病了,治不好的那種。最多只能再活三年的那種。」他用著稀鬆平常的口吻說著。

看著他那態度,不由得讓我覺得羨慕。為什麼,明明對方比自己還要小,明明剩沒多少時間,為什麼能這麼樂觀。

這樣對比下來,只是沒有工作的我好像根本不是一件大事。小鬼收起傘靜靜坐在我旁邊:「你呢?還沒回答我先問的問題。」

「失業了,完全找不到工作。」「喔。」小鬼聽完馬上秒答。

……喔屁喔:「你這語氣真讓人不爽。」「沒有沒有,你誤會了!」小鬼急忙揮著手:「因為我很羨慕,可是不知道該怎麼回你,所以才回喔。」「神經喔,沒工作的無業人你羨慕個什麼勁。」

小鬼抬起手看著自己的手掌:「原本我以為,你也得了重病所以才一直在這公園徘徊。」

生病和公園有什麼關係我問到。

「你沒發現這公園來的都是病人或是在復健的人嗎。」小鬼睜大眼說到:「還是因為失業的打擊太大你壓根沒注意。」

根本正種紅心的回答,我的確沒注意旁邊的人。不過這麼一說……抬頭看去,的確,在這公園裡的沒有一般家長帶孩子出來玩的景像,都是醫護人員或是正在復健的人。

想到什麼般的小鬼突然大叫一聲:「對了!一秒影片!」他摸了摸口袋後掏出了一台數位相機:「年輕人,和我拍個一秒短片吧。」說完不等我回應,就扯住我的袖子,重心不穩的我一屁股坐回長椅上。

然後一秒就結束了。

小鬼看了看剛剛拍的影片馬上大笑起來:「年輕人你變成殘影了耶,哈哈哈。」

這小鬼……無言以對的我,把外套甩回肩上準備離開,不料卻聽到這麼一句:「我明天還會來這個公園,年輕人如果你沒找到工作,可以來陪我聊天嗎?」

我無言的翻了翻白眼後就離開了。

 

風徐徐吹來,坐在長椅上的小孩,默默的笑了。

 

 

---「在三年就會死去的我來說,現在就是老年期了不是嗎。」小鬼笑了笑:「所以呢,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