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完餐沒多久,謳歌就發現這間店的氣氛似乎有些緊張。萊特小聲的警告兩人:「等下如果發生事情,不要多管。」他招來店員,將餐點叫上。

萊特用眼角偷瞄分析情況,看來是兩個工會在互槓。但是坐在中間曖昧地帶那桌的那個人,會不會太顯眼了點啊……

 

嗯……該怎麼辦呢,我只是來找人的,沒想到會店呈現在這種尷尬的局面。亞麻色長髮的男子啜了一口紅茶:「嗯,不好喝,加太多糖了,可惜了這上好的茶葉。」他放下茶杯,撇了一眼桌上的晶石。

可是我要怎麼找上他說話呢?如果我直接搭話他的同伴會起疑吧。男子皺眉。而也在此同時,原本就看不順眼的兩方人馬就開打了。

一旁的人怕被捲入快速逃離那混亂中心,亞麻色髮的男子側頭觀察,原來是一幫小混混跟公會啊。看來——是小混混那邊會贏呢。才剛評估完一把餐刀就朝自己飛來,輕鬆躲過的他再度回到了他的小小空間中。

坐在混亂中心旁第五桌的提姆一臉戰戰兢兢:「好多東西飛來飛去,嗚哇!」沾滿果醬的土子朝這丟來,才剛險些閃過一把把的刀叉又飛了過來:「咦!」坐在他旁邊的謳歌不著痕跡的捲起風讓刀叉閃過提姆:「提姆哥哥,趴在桌子上比較好喔。」

「說…說的也是。萊特我們不能趕快離開嗎。」「東西要吃完才走。」一臉鎮定的萊特偏頭閃過飛來的東西,咀嚼並看著在桌上攤開的地圖:「不准浪費食物跟錢。」「萊特你怎麼會在這種地方上計較啊,命不是比較重要嗎。」趴在桌上的提姆哭喪臉,一邊塞入一顆蛋進嘴裡。

萊特拿起放在桌上的菜單本拍掉飛來的菜渣:「所以一開始就叫你不要多管了。那是他們那兩邊的事。反正最後應該是公會會贏。」

所謂的公會可是有和王家簽約的團體,不論物資和人力或技術都不會輸給一個來路不明的小混混團。

謳歌嚼著口中的食物:「不過我倒是認為小混混的勝率比較大呢,畢竟有那個人在那裡。」聽完抱持相反意見的萊特定眼看向中心,發現有個在世界名單上的熟面孔,在小混混團中。從混亂開始到現在,那個人的身邊就只有不斷倒下的人,但自己卻都毫髮無傷。

那個人不是S級的嗎……

然而坐在中間曖昧地帶的男人此時被捲入了。兩名被小混混中的壯漢打飛的人倒向了那亞麻色髮男人的方向,但對方卻動也沒有動就將那兩人移到了桌子的另一邊。他嘆口氣,明明不想被捲入怎麼會有人朝自己倒過來呢。而此時的戰局也相當明顯了,受到王都資源的工會輸的一蹋糊塗。

「喂!」壯漢走向他:「剛剛你做了什麼,你是魔法師嗎,連咒語都沒念的就將那兩個移走了。」「自保罷了,不行嗎。」「我問你是不是魔法師,臭傢伙。」狀漢伸手要將人拎起來的瞬間,在場所有人都看到了。

那名壯漢在眨眼間就被送出了店門外。

壯漢也一臉不可思議,身經百戰的自己竟然會有連對方手法都還沒看清楚,就直接送上結果的一天。而一直在觀戰的那名男子也朝那「罪魁禍首」走了過去。衝回來要找對方理論的壯漢被男子擋下,自己倒是用那毫無情緒起伏的語氣問道:「我是他們的領頭人——艾爾斯‧提諾,請問你的名字。」

亞麻色髮的他抬眼,笑了笑看著身版枯瘦,服飾全由黑與白搭配的艾爾斯:「我是莫里斯喔,你好。」笑的一臉溫和的他,卻讓艾爾斯感受到一陣寒意與比自己強上多倍的實力:「S級先生,我醜話先說在前頭喔,我是來找人的,但若你們要來找我的碴話……」莫里斯起身:「我也不討厭把你們全送走的想法。」

S級?那是什麼,提姆一臉問號的看著謳歌,而謳歌也聳聳肩告訴他:「那是魔導士中的排名,經過相當程度的考試和對世界影響性來排名的,到現在擁有S級稱號的人,僅有五位而已。」聽完解釋,提姆講出話的那一瞬間就被萊特用力的拍了頭:「那乾木頭竟然是S……好痛!」「如果對方等等聽到來找你,你自求多福。」萊特狠狠的瞪他一眼。

謳歌乾笑,提姆說的也沒錯啊,以一般正常男性身材來講,艾爾斯實在過瘦,跟乾枯的木頭差不多。正因如此,艾爾斯會擁有S級的稱號正是在於他的魔力值。看那樣子,恐怕是屬於空間類的法術使用者,不過說到空間,莫里斯的技術倒是更上層樓就是了。

 

嗯?莫里斯?

 

現在才意識過來的謳歌驚訝的看向對方,為什麼他來找自己啊。發生了什麼事嗎。

 

艾爾斯默不作聲一會後,轉了轉那死黑色瞳仁:「那麼,容我問一句,你是魔法師嗎。」

「如果是呢?」莫里斯也不懼怕的反問。

「那麼就有挑戰跟捕獲的價值了。」艾爾斯往前站了一步。歪了歪頭,莫里斯溫和笑了笑:「答案是我並非魔法師,不過你看來對魔法師很有興趣呢。」「當然。」「那麼,做為忠告,我也說幾句提醒你。現在沒有任何人能打得贏魔法師,別說魔法師了,你們就算全部聯手也打不贏我。」莫里斯稍稍側過身,從錢囊拿出幾枚硬幣:「老闆,錢我就放這囉,記的找我喔。」說完就離開店了。留下一群不知該如何是好及望著他離開的艾爾斯。

 

錢?謳歌看像那幾枚硬幣,瞬間了解了對方要向他傳的話。錢對於他們三個來講,都不是很重要所以不論支付多少都會和老闆說上這麼一句不用找了。但是莫里斯這次拿出的硬幣是剛剛好,卻說要找,怎麼了嗎?

要我去找他,發生了什麼事吧。不,現在不找等什麼時候啊!謳歌站起身,在腳步跨出的瞬間,時間暫停了。

 

「喂!莫里斯!」謳歌喊住他:「有什麼事嗎。」

站在店外的莫里斯揚起抹熟悉的笑:「等你用時間暫停很久了耶,現在才發現我的用意,霍克,你變笨了呀~」

謳歌翻了白眼:「拜託,誰知道你要做什麼啊。況且我一開始也沒發現你啊,你幹嘛變裝你的臉和消除你的氣息啊。」「喔,對呢。」恍然大悟的他伸手拿掉貼合在臉上的人臉魔法,原本斯文俊俏的臉出現在魔法之下:「因為最近有點麻煩所以變了臉。」

「什麼麻煩?」能讓他感到麻煩的人事物可不多。

「打算和夷族交易的克柔依,想要藉由伊蘭列斯顛覆主宰。順帶一提,她是我的族人呢。」陰冷的笑出現在他臉上,看來最壞的打算已經想好了。謳歌思索了下道:「所以雇用傭兵來抓我或是放出水晶礦脈的消息都是她?」

莫里斯點點頭:「為了進入聖域,需要你認同或是你的身體的某部分。她認為只要控制住其中一名高階夷族,就能進而改變世界,呵呵。」

「原來如此。看來她放出的餌還不只這些呢,我得多注意了。聖域我不會在輕易的讓人進入了,依蘭列斯的復活和他的夷族我會搞定的。謝謝你特地告訴我。」

莫里斯喔了聲,笑著說道:「所以為了履行你說的這目的所以才跟那兩個孩子一起行動嗎?感覺上不需要啊,退一步來說,如果要回那孩子的故鄉,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們去。」

謳歌搖搖頭拒絕:「直到最近我才想起來,三年前有個見守一族的請求我履行我們兩族的契約——陪伴。見守族的壽命異常脆弱,做為世界歷史的載體,除了精神能力很強以外,有型的身體能力卻超乎常人的虛弱。當初我拒絕了,因為我事先預知他將會因為出外旅行而死亡,但他卻不以為意,說是為了救贖一個少年的價值觀與生命及一族的復興他在所不惜。」

「那個少年該不會就是現在那個圍巾少年吧?」莫里斯的問題謳歌給予肯定的答案:「當時他說,那個少年的心受傷了,所以他要治療他記錄他的所作所為,因為他相信自己能再次讓少年明白世界的美好,只要治好少年的心,故鄉優路比安也能一並獲救。」

莫里斯皺眉:「可是在那孩子的身上我並沒有看到他身為見守一族的證明啊。記憶的碎片沒看見環繞在身旁啊。」

「這就是重點了,三年後的現在我遇到了他,也才發現他是當時跟我對話的那位見守者。他削除了自己對世界累積的記憶,重新以旅行人、少年的友人的身分來記錄世界,改變少年的心改變這迂腐的世界。」謳歌頓了頓:「但是消除記憶這件事根本就是自殺,現在的提姆除了知道要履行天職記錄世界外,剩下的就只有要拯救萊特要他把自己帶回家而已。」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要選圍巾少年耶,要救世界他的能力有辦法?況且為什麼他要為了人類少年做到這步,感覺很不值。現在的他若是沒你的看照,下一秒進了魔獸或是夷族的口中我都不覺得意外。」

謳歌探口氣:「我也不懂。所以我現在只能盡我所能的保護她直到他願意回到優路比安。」

「記錄並旅行然後拯救。這見守者的孩子真是有趣你不覺得嗎。」莫里斯調侃。

謳歌沒說什麼,擺擺手一副我也不知道:「還有現在別叫我霍克,七年前我的名字曝光了,別在大庭廣眾這樣喊。」

「知道了。不過喊你的真名真不習慣。萬事小心喔,菲拉琳也說你的靈魂修補快完成了。」莫里斯揮揮手,召出一個螺旋型空間,離開了。

 

看他離開一會,謳歌也回去飯館中,順便解除了時間暫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燈心
  • 郁子大叔好久不見TT(撲
  • 好久不見啊燈心!!!!!!!!(抱住

    郁子 於 2017/05/27 21:53 回覆

  • 燈心
  • 這還是從回來痞客幫以後,第一次來逛大叔家呢(東摸西摸

    話說郁子妳抱得太緊了,我要喘不過氣了QQQ
  • 什麼,第一次來我家(心痛

    (抱更緊

    郁子 於 2017/06/06 20:49 回覆

  • 燈心
  • 因為之前沒有看到你更新嘛(吐舌

    THT(掙扎ing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