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所謂的流逝嗎?

你知道,何謂名字嗎?

如果……

能在一次的話。

 

或許……

就不一樣了。

對吧?

***

暖陽灑落在寂靜的林中。

道道鮮明卻不搶眼的光,在這裡閃耀著。

再往前走些,就能發現一座澄亮如鏡的湖。

色彩正與蒼穹的色彩相互輝映。

幽碧的綠,沉靜的藍,將名為心成林的這裡增添了不少神秘氣氛。

打破這一如往常的幽靜,是一名矢車菊色短髮的少年。

他踩著穩健的步伐,向湖的左側走去。

這裡……他再熟悉不過。

縱使過了這些日子也一樣。

林中的小動物們因好奇而紛紛從草推理探出頭。

牠們當少年為友人般,態度親密的在他身旁跑來蹦去。

少年揚起一抹溫柔的笑,輕輕的搔著動物們的頭。

步伐卻依舊沒有停下。

好久沒來了……

他停下腳步,伸出手,推開佇立在眼前建築物的老舊木門。

因經過時間的考驗,使的門發出滋喀的尖銳聲響。

在門被推開的剎那,外頭的柔光緩緩照進屋內世界。

他看著眼前些許幽暗的屋子,心中五味雜陳。

撲鼻而來的飛塵與書香味,都一再的挑起當時的記憶。

 

當時的約定。

當時的心情。

 

少年踏出步伐,走進了屋:「我回來了,諾瓦。」

矢車菊色的短髮隨之晃動。

柔和的淡綠陽光從破碎的窗櫺照了進來,在木製地板上灑落。

表面上這裡是間被遺棄的老舊圖書館,然而對少年來說,卻並非如此。 

「你終於出現了,諾瓦。」充滿磁性的嗓音赫然在門口出現,但少年卻絲毫沒受到驚嚇,彷彿習以為常。

他轉過頭,望著嗓音的主人。

那人,依舊有著一頭如翎羽般的輕柔銀髮,雙眼是鮮明的伽藍,由上而下端看的話,不難發現他有些透明虛幻。

彷彿隨時都會消失。

他是這裡的守望者,是心成林的長老。

 

「你是來揭開當年的謎底嗎?又或者,其實你根本沒有走出來?」富有磁性的嗓音對他詢問著,然而後者卻一臉不悅。

諾瓦毫不忌諱的瞪上那伽藍雙瞳,紫金色的瞳彷彿如火般的熊熊燃燒:「什麼意思。」

「看來兩者都有呢。」他走向前,與諾瓦之間的距離只有一步之遙:「孩子,我想,是時候該讓你揭開當年她想和你說卻來不及的話語了。」

「不用你管。」

聽了諾瓦這番的強烈拒絕,他搖著頭,嘆了口氣,嘿了聲席地而坐。

「你不需要在這裡。」

「我可是守望者喔,諾瓦,這裡的一切一切,都與我有關。就算是諾瓦那件事也不例外。」

原本走向書櫃群中的他,大大的愣了一下。

守望者似乎很滿意他的反應,因而彎起嘴笑了:「呵~你去最裡層照得到光的那書櫃底層瞧瞧。聽不聽是你家的事,不過我得告訴你。」

語落,諾瓦便提步狂奔,飛也似的跑進書櫃群的深處。

 

「雖然外表與個性大大改變,不過本質這種東西嘛~還是老樣子,呵呵。」他掩嘴一笑,撇過頭,看向門外的牠們:「很擔心嗎?」

在屋外的小生靈們快速的點頭,彷彿都要把頭給點斷了。

「看來他也不是一個人啊,還有你們關心他呢~」聽了他的話,眾生靈們晃著小腦袋,完全不懂這句話的涵義:「我想你們不用擔心了,諾瓦他很快就能明白了。」

生靈們悄悄的進屋,蹭著他的腳踝,撒嬌著。

他憐愛的撫摸牠們,眼中流露出一絲絲哀愁:「諾瓦……他回來囉,妳知道嗎?妳想傳達的事,或許也傳達得到了……」

 

諾瓦氣喘吁吁的停在剛剛他所說的那書櫃前方,他嚥了嚥口水,蹲下身,探頭一瞧。

在老舊泛黃的書櫃夾層中,夾著一本很難發覺的輕薄書籍。

諾瓦急著將它拿出卻一個不小心的撞到手,痛到眼淚都差點流出。

他忍著痛,將書拿出,並輕輕為它拍去附在上頭的塵埃。

泛黃的老舊紙張,間接的透漏了它的時間,一股淡淡的清香隨著拍動被諾瓦吸入鼻中。

「這個味道……」他趕緊翻開扉頁,映入眼簾的是一句用端秀的字書寫而成的話。

「致我最親愛的諾瓦。」

諾瓦瞪大紫金雙眼,口中喃喃自語,隨著晶透眼珠落下時說出:「諾瓦……」

他與她,個性不同,外型也相異。

卻有著最大的共同之處……

 

他們都名為──諾瓦。

 

他機械式的將書籍翻開,隨之而來的是,排山倒海的回憶波浪。

那時的相遇,那一刻的約定,那名為「再會」的盟約……

 

他與她的話語,與她的記憶。

快速的在他心中湧現。

***

(五年前)

諾瓦家中是代代相傳的鐘錶師,自己的父親更是在這行中有著首屈一指的技術及名望。

看著每個齒輪環環相扣,進而組成一個個鐘錶,諾瓦心中十分興奮。

不論看多少次,他都覺得這些時鐘有著不能說的秘密以及魔法。看他望的出神的父親,用鎳子輕輕戳了下他:「諾瓦,你靠這麼近是想把它們都吃掉嗎?」

他嘿嘿的乾笑兩聲,往後挪了幾步。

「爸爸,這些時鐘你要做給誰?」

「沒有特定的人啊,怎麼了嗎?」父親拿起手中的鐘錶端詳著,似乎哪裡出了問題,他皺眉後又繼續埋在工作台上修理:「這裡面也有你的錶喔。」

諾瓦高興的睜大雙眼,蹦蹦跳跳的問:「哪個哪個?」

父親頭也沒回的回:「你後面牆上十點鐘方向的那直排,往下數三個。打開後由上往下數的五個。」

他馬上照做,拉開櫃子扣環:「一、二……咦?這是我的?」

好不起眼。

那是一個暗金色的懷錶,而且上面沒有數字,只有長短針,連秒針都沒有,重點是根本不會動:「不公平啊,為什麼那些做的如此漂亮,自己兒子的就長這樣。」

他父親無奈的順著他所指方向看去,各個都是鑲有華麗寶石的鐘錶,不論大小都十分精緻:「所以呢?那些和你這個又不一樣。笨兒子。」他搖搖頭,將手上的那個鐘錶掛上鉤子,然後扣到與那些華麗時鐘一樣的位置:「時鐘,不僅僅是向人們報時,也告訴著我們,各種命運的時刻。」

各種命運?

「你身後的那面牆裡所放的,是所謂的生命時鐘,是代表著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的時間。同時也是記錄著從出生到現在所發生過的任何事。」

諾瓦嘟嘴,完全聽不懂老爸的話。

那其他人的呢?好奇心使然的他,心一橫想再度打開那面櫃子,卻怎麼樣也無法做到。

結果他身後的男人卻哈哈大笑:「你以為我會再讓你打開一次嗎,哈哈。」

「原來爸爸不是一般人。」

「那當然。我可是魔法師,鑄造生命時鐘的魔法師。」聽到對方如此坦白,諾瓦傻了。

什麼?爸爸是,魔法師?

他結結巴巴的想問問題,結果被男人搶先插嘴:「那個鐘就你自己保管,十五歲啦。今天可是你十五歲的生日呢。」

男人丟出的回答,令他一時語塞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搧搧手,挑眉說著:「出去玩吧,我還要工作呢。」

老爸下了逐客令,就算自己再待在這也沒有用。從小,只要老爸一說出這句話,自己不稍五分鐘就會有各種想離開這裡的想法,想上廁所啊,突然口渴啦之類的。

自討沒趣的諾瓦,手插口袋出門去了。

辛西亞,是他住的城鎮之名。

雖然不是很繁榮,但是很富足,自己也相當喜歡這裡的氣氛。

12月的現在,正下著綿綿細雪,伸手接下從天而下的那些白花,不稍會便融化在掌心成一灘水。

這個時候不會有孩子出來玩的,除了自己。

走在石板街道上,寥寥可數的路人,讓諾瓦覺得自己相當孤獨渺小,明明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如果很無聊的話,可以陪我嗎?」沒聽過的聲音,如此問著。

回過身,一頭橄欖綠的髮,身形嬌小的少女問著。

「陪妳?等下,妳這樣不冷嗎?」諾瓦急忙脫下外套披在少女肩頭上:「這是做什麼?」少女戳戳外套反問。

「哪會有人在冬天只穿一件白色連身洋裝啊。會凍死的。」

少女轉著眼珠,點頭表示了解。

「好像是這樣呢。我是諾瓦,你好。」少女伸出白淨的手,笑嘻嘻的打招呼。

諾瓦?

「我也叫諾瓦,請多指教。」他回握。

 

這便是,我與她的一次見面。在15歲生日這天,一場奇妙的相遇。

 

爾後的日子中,諾瓦便常常與她一同遊玩,但都是她來找他,問她的聯絡方式,她卻隻字不提,用小巧的臉回答著:「秘~密~」

諾瓦她知道很多事情,很多這世界上的小祕密。

例如松鼠什麼時候出來覓食,哪裡會有牠們喜歡吃的松果。每種花草的名字及生長方式,和它們獨特的名字。毫不起眼的石洞中,只要將塗滿蠟油的木棒點燃並丟進去,就會有發光的礦石在其中微微亮著。

她知道很多一般人不會去探訪的地點。

她知道很多一般人不會去了解的事情。

但是對於她的事,卻完全不曾提及。

 

「為什麼想了解我?我就是諾瓦啊,就只是這樣。」她頭上戴著剛編好的花圈,笑嘻嘻的說著。

彩蝶繞著她飛,像是幫她伴舞一般。

真是一個奇特的孩子。

「諾瓦,我問你,你相信精靈或妖精嗎?」少女問

「不相信。」

「因為沒看過?」

「嗯,而且那種東西,多半是人類虛構的。」

「既然是這樣,為什麼你不相信呢?諾瓦不也是人類嗎?」她的反問,他只能乾笑。

「那魔法師呢?」少女又問。

「呃……這我倒是相信。」

「嗯~諾瓦真是個奇怪的人啊。明明不相信妖精卻相信有魔法師。」她晃著腳,與頭髮相同的橄欖色眼瞳,映著天空的蔚藍。

他再度乾笑。

 

「諾瓦不餓嗎?」

「不會呀~」

「妳不會想睡覺?」

「會呀。」

「去哪睡?」

「秘密~」

他噘嘴,又是這個答案。

 

「諾瓦有爸爸媽媽嗎?」

「應該是有的。」

「應該?妳沒見過他們嗎?」

她搖頭否定,橄欖色的碎髮輕輕晃動著:「為什麼諾瓦總是這樣問我呢?」

「因為妳都不說啊。」

少女撇頭,笑笑問:「可是我也沒問你有沒有父母這種事情啊。」

「這……不一樣吧。」感覺問題又被繞過去了。

「可是我有很多家人喔。」

「很多?」

諾瓦點頭。並抬起手指向遠方。

春風驟然吹起,將四周的花海吹的搖搖擺擺,如海濤一般。

花田再過去,也就是諾瓦指的方向,是辛西亞的鎮民都不去的地方。

「諾瓦想去看看嗎?」少女問。

他們不去的原因是,進不去,以為進去了,卻只是在原地打轉,等下又出來了。

「可是進不去吧。」

少女思考了下,伴隨著花瓣的起舞,風的鳴鳴奏響,她對他,伸出了邀請的手。

 

「如果是我們,就一定行的。」

 

***

這裡是心成林,諾瓦說。

與她肩並肩的行走,感覺著這座充滿生命力的森林。古老卻又雄偉,蒼天大樹蘶蘶豎立,葉縫間的陽光灑落幾許。

陰暗,卻有生氣。

宏偉的大樹們,那寶藍色的葉片層層交疊,如門簾一般的垂下,樹幹纏繞著條條錯綜複雜的藤蔓,穩穩扎在地上的根,時不時有動物會從上面跳過。

心中所想的,這裡就如實呈現,這就是心成林。

他喜歡這裡。儘管第一次來,他就深深的愛上這裡了。

每一寸土地,每一片空氣。

直到森林深處,諾瓦才停下腳步:「這裡就是森林的中心處了,那是澄湖。」

湖的旁邊,還有間看起來破破爛爛的木造小屋。

「那是圖書館喔。」

諾瓦領路,兩人進到了圖書館裡頭。

藏書看起來並不豐富,但是諾瓦卻說,這裡可是世界圖書館,什麼書都找得到。尤其是某人傳記生平之類的。

諾瓦隨便拿本書,就席地坐下閱讀。

而少女在他身邊晃啊晃的,好像不知道要做什麼:「諾瓦喜歡書嗎?」諾瓦問。

「我喜歡啊。」少女點頭。

諾瓦微微一笑。

他喜歡這種恬靜安寧的感覺。

不疾不徐,雖然辛西亞給人的感覺也很棒,但是不一樣。

「諾瓦喜歡這裡嗎?」少女第一次發問。

「很喜歡。」他答。

然而少女又問:「為什麼?」

「因為很舒服。」他的回答,簡單明瞭。

少女喔~的晃著腦袋:「想必諾瓦的內心世界,就是這樣呢。」

聽不太懂,他乾笑。

沒關係喔,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少女如是說。

因為我也是這樣啊。

不懂,他還是不懂。

 

而放在諾瓦口袋中的生命懷錶,有了數字。

 

久而久之,這裡變成了他們兩的秘密基地。

兩年後,就算繼承了父親職業的諾瓦,仍是常常來這與她分享生活上的大小事。

諾瓦所說的,諾瓦總是明白。

 

「吶吶,我們來做個約定吧。」少女諾瓦捧著一年前他送她的星星罐子說道。如今罐中充滿用紙條摺的紙星星。

她和他的生日一樣。

「什麼意思?」一如往常,諾瓦捧著書閱讀著。

「如果我們兩個吵架了,不能真的翻臉。」

「可以啊。」但是印象中沒吵過。

「如果對方有很想去的地方,一定要陪他。」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啊。」諾瓦莞爾一笑。

「就算對方爽約了,也不能生氣。」

「妳我都不會爽約不是嗎。」諾瓦有些無奈的笑著,眼睛不停的流連在書中世界。

「如果某天,對方都不再與對方見面,等下次見到面時,也絕不問理由。」

「妳從來都不告訴我喔,咦?」感覺話中有話的諾瓦,抬頭看著少女。

「答應我,就算,我們兩個其中一人不在了,也不用去找對方。」諾瓦慎重的強調。

諾瓦放下書,急忙站起身:「諾瓦,妳要去哪裡?」

少女微微一笑。

「諾瓦!」諾瓦著急的大吼,並跑向她。

少女牽起他的雙手,輕輕握著:「我哪也不去,但是,一定會分別的。可是諾瓦你不一樣,你是自由的。」

「對諾瓦來說,諾瓦,就是世界。」少女低喃。

***

本撐著頭打盹的哈瓦頓了下,從睡夢中醒來。戴上眼鏡,看著窗外。

時間,已經到了嗎。

諾瓦你,是否已經準備好了?

和煦的暖陽照進屋內,哈瓦慵懶的打著哈欠:「面對自己的決定,自己,會怎麼辦呢。」感覺到什麼的他,側頭看向後方,在那面放滿生命時鐘的牆面前,有名綁著頭巾的女人站在那,手持托盤正溫柔的笑著:「不會有事的,他可是我們的兒子啊。」

哈瓦嘆口氣,搖頭:「是沒錯啦,芮亞。是說烘焙機的鬧鐘又壞了是嗎?」

芮亞皺眉,幾秒後驚呼怪叫的跑出去:「派烤焦了啦!」

派啊~

是蘋果派的味道呢。

***

18歲,是成年人了。

在諾瓦說了那些話的一個禮拜後,諾瓦生日了。

一個邁向新的人生旅程的歲數。

可是他卻再也找不到她。

她有如水珠般的快速消失,和她曾經去過的地方,到過的地點,所留下的記錄,都有痕跡。

但諾瓦本人卻找也找不到。

一直以來,都是她來找他。

最後,他來到了心成林,來到了那間圖書館中。也在那裡第一次遇到,心成林的長老。

「諾瓦不會回來了。」這是他找她兩年來,長老始終說的話。

他不曾理會,僅是繼續尋找。

 

「兒子,你最近心情很不好喔。」哈瓦抽著菸斗,這傢伙的心情一天比一天糟。

「不用你管。」

「如果你是為了某人在難過的話,勸你放棄吧,那是浪費精神體力罷了。」

「你知道什麼?」

「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罷。」哈瓦聳肩,走向他的工作台,再度繼續工作:「找不出答案的話,就別工作了,心情亂糟糟而且亂做工作的幫手,我不需要。」

明明答案顯而易見,而且就近在眼前。這個笨兒子。

 

兩年後的現在,再度回到辛西亞的諾瓦,再次走進心成林。

這裡仍是一成不變,彷彿與外界隔絕,如此一塵不染。

「你是來揭開當年的謎底嗎?又或者,其實你根本沒有走出來?」富有磁性的嗓音對他詢問著,然而後者卻一臉不悅。

諾瓦毫不忌諱的瞪上那伽藍雙瞳,紫金色的瞳彷彿如火般的熊熊燃燒:「什麼意思。」

「看來兩者都有呢。」他走向前,與諾瓦之間的距離只有一步之遙:「孩子,我想,是時候該讓你揭開當年她想和你說卻來不及的話語了。」

「不用你管。」

聽了諾瓦這番的強烈拒絕,他搖著頭,嘆了口氣,嘿了聲席地而坐。

「你不需要在這裡。」

「我可是守望者喔,諾瓦,這裡的一切一切,都與我有關。就算是諾瓦那件事也不例外。」

原本走向書櫃群中的他,大大的愣了一下。

守望者似乎很滿意他的反應,因而彎起嘴笑了:「呵~你去最裡層照得到光的那書櫃底層瞧瞧。聽不聽是你家的事,不過我得告訴你。」

語落,諾瓦便提步狂奔,飛也似的跑進書櫃群的深處。

 

他氣喘吁吁的停在剛剛對方所說的那書櫃前方,他嚥了嚥口水,蹲下身,探頭一瞧。

在老舊泛黃的書櫃夾層中,夾著一本很難發覺的輕薄書籍。

諾瓦急著將它拿出卻一個不小心的撞到手,痛到眼淚都差點流出。

他忍著痛,將書拿出,並輕輕為它拍去附在上頭的塵埃。

泛黃的老舊紙張,間接的透漏了它的時間,一股淡淡的清香隨著拍動被諾瓦吸入鼻中。 

「這個味道……」他趕緊翻開扉頁,映入眼簾的是一句用端秀的字書寫而成的話。

「致我最親愛的諾瓦。」

心中的鼓譟聲越來越大,翻閱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映入眼簾中的那行行記錄,自己再清楚不過。

「XXX年,12月31日,諾瓦普雷斯特,出生。」

「XXX年,6月12日,第一次參加收割祭。」

「XXX年,12月31日,收到生命懷錶。」這也是與諾瓦相遇的那天。

「XXX年,2月3日,諾瓦第一次來心成林。如同我所想的,他的世界十分美麗。」

「XXX年,5月18日,第一次做了餅乾送給朋友,我也收到了。」

「XXX年,12月31日,諾瓦17歲生日,時間過的很快,只剩一年了。」

……

「XXX年,12月24日,今天是平安夜,也是我和他約定的日子,從明天起,就是令人期待的聖誕節了。」

他嚥下口水,翻開最後記錄的下一頁,也是寫的最滿的一頁。

「XXX年,12月31日,今天就是他的18歲生日了,這最後一個禮拜,我過的很高興。而在這最後幾小時,我所寫下的點點滴滴,也會變成這個圖書館的一小部分吧。我是諾瓦普雷斯特。做為他的守護者,我很滿意。諾瓦,你是我的世界,反之亦然,但是你會繼續朝人生邁進,而我將這裡與你道別。生命時鐘將開始運轉,因為你成年了。雖然諾瓦不相信精靈,但是當他知道我是守護他的精靈時,不知道是什麼反應呢。我的使命將在這裡結束,並點燃諾瓦的生命,直接結束之刻,雖然無法在一旁守護他,但是我知道一件事,相信自己有什麼需要質疑的呢。」

翻到這裡,諾瓦簡直無法相信。

諾瓦她,是我?

這裡是世界圖書館,諾瓦曾經這麼說過。

記錄人的點點滴滴,做為守護者的一生,這的確是座圖書館。

世界上每一個人的圖書館。

當初自己在閱讀這些書時,在書末,總是會看到一行字:「做為我自己,我很滿足。」

你就是我的世界。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諾瓦,你知道了嗎?」行蹤詭異的長老,富有磁性的嗓音如是問。

他微笑,將書放好,回過身問著:「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守護精靈嗎?」

「當然,但是並非每個都和諾瓦一樣願意出現在他人面前。有些安安靜靜的守護,有些在夢中出現的守護,各有千秋。這和你父親所做的那行也關。」

和鐘錶師也有關?

父親確實曾說過,他是製作鐘錶的魔法師。

「鐘錶師們在製作生命時鐘時,會以魔力和精靈簽契約,各種精靈有各種簽訂契約。想知道就去問你父親吧。」他輕輕撥弄著銀白的長髮。

諾瓦搖頭,跨出步伐與他擦肩而過:「到18歲時,守護精靈就會消失,是這回事吧。」

「不如說是回歸自己。」

並且化作一本書,在這裡保存,守護者的記錄與「自己」的一生在死亡後,由精靈在書中最末頁寫下:「作為我自己,我很滿意。」的話語,並且作為書,永久保存在這。

「說的也是。」在離開前,長老又補上一句:「你下次不一定能再回到這喔。20歲的成年人,基本上是進不來的。因為已經失去了童心。」

辛西亞居民不去的原因是,進不去,以為進去了,卻只是在原地打轉,等下又出來了。

因為沒有了心。

「是嗎,但是我是諾瓦,只要我們一起去,就一定行的。」

諾瓦,是嗎,所謂的精靈可真有趣。長老哼的笑了。

 

與妳的約定,與自己的約定。

諾瓦看著生命時鐘,它已經是個「完整」的懷錶了,生命正流動著。

沒錯,只要我們一起,沒有到不了的地方。

因為我相信自己,因為我就是一個世界,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問我為什麼如此肯定?

那還有什麼原因嗎。

相信自己,是需要質疑的一件事嗎。

 

與妳的約定,對自己的承諾,便是──與世界的盟約。

(完)

 

 


啊~好長好長,我是來填坑的,有沒有人還記得這篇啊(搖旗

過了這麼久我終於來填坑了(趴

這是一篇講述相信自己的故事,就算發生了什麼,做錯了什麼,也不要停下腳步,因為你就是一個世界。

就算別人再怎麼否定貶低你,請相信自己。

沒有任何原因,相信自己不需要原因。

質疑,也不需要。

只要更下努力就行了!!13656346543e06399308d87ac7d8a602_w48_h48.gif  

 

其實在文中沒打到,在這裡補充

所謂的心成林,就是每個人心中的內心世界,想的做的當然不一樣,這片森林會已進入森林的人心中的世界為準,製造出不同的景色(限於本人眼中的世界),所以甲和乙同時進去,兩個人看到的景色會不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郁子
  • 這篇前五個留言的,可以點圖!
    會有人來搶嗎?
  • 我要來回復自己的留言(大笑(誰把他拖出去斬了!

    郁子 於 2015/07/22 17:17 回覆

  • 泠淵
  • 等等,我還沒看正文,倒是先看到......哈哈(你給我滾!)
    決定等我趕完稿再看了,郁子等我啊(淚奔)
  • 你一定是看到前五位有圖可拿的留言,偷跑啊你(追
    我等你啊,我正在苦思封面,結果發現,沒進展(揍

    郁子 於 2015/07/22 21:17 回覆

  • 泠淵
  • 對阿,想說先留言一下,就看到了(大笑)
    哈哈,我下禮拜應該就可以了,這禮拜要出去探勘所以沒空,那下禮拜郁子要出去玩嗎?(不,不要拐人家!)
    我是在苦思怎麼寫,劇情都知道,就是很難寫(倒)
  • 我很樂意被拐走!
    去哪裡??
    這感覺我懂,就像知道要畫什麼,卻拿不起筆(不對,你這個是懶!

    郁子 於 2015/07/22 21:29 回覆

  • 泠淵
  • 哈哈,居然!不過郁子的媽媽可以讓郁子出來嗎?
    我去哪裡都可以啊!(怎麼覺得你才像要被拐走的?)
    我也是......我今天跟我同事說「我最近換了床單,白白的,感覺好舒服!」
    同事:「白色會讓你無力耶......」
    「......難怪我這幾天都爬不起來(畫圈圈)」
    真相了,可惡!(喂!)
    我現在回房間就想怠惰阿(倒)
  • 先跟她說,基本上都可以~
    我不知道去哪啊(抱頭

    不要找藉口啊喂XDDD
    白色會讓淵沒有動力,太恐怖啦!
    你以為在雲上面嗎XDD
    淵想回房間吹冷氣嗎?

    郁子 於 2015/07/22 21:39 回覆

  • 泠淵
  • 呵呵,跟網友也可以?(偏頭)
    郁子去哪方便?還是我去找郁子?我同學跟郁子好像住同條路上,所以那附近或許還不會迷路(欸?)

    哈哈,沒有找藉口啊!我同事好像看什麼八字的吧(大笑)
    雲上面感覺好舒服(磨蹭)
    哈哈,沒有喔,我現在連電風扇都沒開耶XDD
    房間大概要飆到33度以上我才會開冷氣吧!
  • 應該...可以吧
    我家附近,大豐路上啊!?真的假的,這麼有緣!
    這裡沒有可以讓你迷路的地方喔XDDDD

    看八字!好厲害的感覺!
    白色剋你,因為會懶懶的(大笑
    好厲害,我、我深感慚愧!
    房間飄到33度,這外面是幾度啊,好熱.......

    郁子 於 2015/07/22 21:54 回覆

  • 泠淵
  • 應該看起來非常可疑(大笑)
    對阿,大豐路,我同學家就在那個什麼幼稚園那附近而已XDD
    哈哈,應該是很多吧?雖然之前去過,不過都是搭公車去的,要自己騎車去也只有因為上班的關係,有幾天會去加工出口區那邊查帳,所以我才知道要怎麼從我們家過去XDD

    我也覺得很厲害XDD
    對阿,超懶的(癱倒) 下次我要寫咖啡色的紙了(不!)
    這不厲害啊!我是覺得外面有點冷耶,明天就要穿厚一點的外套了,這是體虛啦!(汗)
    沒有,我覺得純粹是我房間太誇張而已,很悶熱喔!
  • 我老媽的疑心重了那麼一點.....
    喔喔!!幼稚園耶!我家就在幼稚園的附近,搭公車會直達我家喔XDDD
    搭65的,然後在土地公廟下車就到了
    騎車去上班啊....,淵,我問你,你拿到駕照後馬上就敢騎上馬路了嗎???
    我不敢啊,大馬路好恐怖啊......

    咖啡色的紙?這有幫助妳趕稿的意思嗎XDDD
    今天的風是大了點,應該說昨天!風大天氣很涼很舒服啊~~~~可是會打噴嚏(倒
    淵加油,你可以打敗體虛的(沒有人要去打#
    熱會感到煩躁,我要開冷氣啦(喂喂

    郁子 於 2015/07/23 10:26 回覆

  • 泠淵
  • 哈哈,怕郁子真的被拐走吧XDD
    附近?可是我不知道土地公廟呢……
    我還以為郁子說那是隔壁鄰居XDD
    嗯,算是敢吧?我一拿到駕照,就不小心騎到80……(小聲)
    我是覺得開車出去就很可怕(躲角落)

    或許喔XDD
    我開電風扇就打噴嚏了(畫圈圈)
    唉,我已經放棄了(大笑)
    哈哈,郁子那邊很熱嗎?
  • 我媽常常指著店是和我說,妳看看,這些人都是和網友出去才這樣又那樣的,太危險了
    一竿子打翻一艘船啊(哭笑不得
    呃,不是,我是住在社區型的透天裡喔~
    OMG,我好崇拜你!!!!
    80.....部不,一定是我看錯了對吧,你講得有點小聲所以我聽不太清楚,一定不是80來著(淵好強啊(抖抖
    可是開車不是坐著而且四周都有東西保護著嗎?
    還是因為刺激感不同(大笑

    如果淵是體虛的話,我就是燥熱的體質(汗
    有時候28、9度我就覺得超熱的了

    郁子 於 2015/07/23 21:09 回覆

  • 泠淵
  • 哈哈,我們家也差不多啦,我早就學會無視了(嘆氣)
    欸?透天……那……其實我覺得郁子如果去過那邊,我一講,郁子大概就知道我同學住哪了……
    啊哈哈,郁子一定是聽錯了啊(不!)
    因為我覺得看不到,怕撞到東西吧(嘆氣)

    28度不是很剛好的溫度嗎?我記得之前看什麼研究說的阿……
    真希望跟郁子綜合一下啊……
  • 喔喔!!有這麼進啊(大驚
    請別告訴我,她是住在鳴為歐洲村的社區內........

    對啊,一定是我聽錯了吧,這不是一般騎在路上的速度吧.......警察伯伯喔,這裡有人超速啊!!!!!!!!
    淵不用擔心,親戚中有人體型超小隻,開車照樣開快!!!!(這不是這樣說#

    好像是齁,26~28是很適合人類的溫度,但我覺得好熱喔.....
    所以夏天我的身體基本都很熱,我家人都不敢碰我XDDDD
    我們來合體吧(擺POSS

    郁子 於 2015/07/23 21:23 回覆

  • 泠淵
  • 我不知道她家叫什麼阿,不過她們家之前有租給別人,好像是不動產公司吧,有個招牌超醒目啊XDD
    這樣是要我去翻她們家地址對一下嗎?(欸

    哈哈……不過騎在限速七十的道路上就沒有超速阿(請注意你是騎車,而且只是不會被拍到而已,還不是超速!)
    XDDD

    這麼說,郁子我相信你會很想碰我的手的(望)
    全年溫度都比一般人低……
  • 我這裡有不動產公司嗎.....(望
    別了別了,我們說說就行,別找了XDDDD

    咦?限速70,80不就超速了咩!!!!!
    有啦,在空曠場合,我會給它催油門喔!!!!!

    我很像碰你的手,我熱啊
    人家年均溫,你低溫啊XDD

    郁子 於 2015/07/24 16:49 回覆

  • 泠淵
  • 已經關很久了(喂!)
    哈哈,等我哪天真的去到那邊還遇到郁子也沒迷路的話,再跟郁子說。

    哈哈,嗯,我們這邊很偏僻啊(大笑)

    來啊,等我們見到的時候,郁子怎麼碰,我都不會說你變態的(笑死)
  • 好啊,迷路記得和我說啊XDDD

    好好喔,可以享受也馬托將(喂)的奔放感覺WWWW

    真糟糕的感覺,妳不會說但我覺得我會被別人先被當作變態耶

    等等,我們本來不是在說見面的是嗎,跑題啦!!!!!

    郁子 於 2015/07/24 21:39 回覆

  • 泠淵
  • 哈哈,迷路我也要找到郁子才能說吧?(大笑)

    真的超偏僻的啊!我爸還跟我媽說我很厲害(倒)
    說我可以從那麼熱鬧的地方去那麼偏僻的地方上班很厲害耶(無奈)

    哈哈,不會啊!除非郁子真的是大叔(笑死)

    好像是這樣沒錯呢!所以郁子真的可以出去玩嗎?XDD
  • 啊......我突然感覺到有股淡淡的哀傷....
    不然你可以Caii我啊XDDDDDD

    你真的很厲害,竟然能找到位在偏僻地方的工作,神!
    這樣你騎車要很久嗎???
    晚上的時候感覺好恐怖.......騎車的你,後面一面黑暗....啊啊啊啊啊啊!!!!

    可以啊~
    我有空!!(星期六日下午不行,我要上課和出去玩!!!)

    郁子 於 2015/07/25 11:39 回覆

  • 泠淵
  • 我不知道郁子的電話(大笑)((你確定?
    嗯,應該是……我不知道我知不知道郁子的電話(喂!)

    因為當初就往家附近找的關係啊,我家好偏僻(畫圈圈)
    不會啊,離我家算近了XDD
    哈哈,還好我這人不怕黑嗎?我倒是一點都沒有可怕的感覺XDD

    所以如果要假日就只有早上的意思囉?這樣郁子平日也這樣嗎?(偏頭)
  • 咦?
    我以為我有給過你耶!你要嗎(大笑
    我不知道我知不知道過(這是啥#

    離家近的工作好像也是不錯的工作選擇耶(興奮
    我超怕黑,連小時候爬頭梯上去睡覺我都會哭著上去XDDD

    基本上是喔~~~

    郁子 於 2015/07/29 20:51 回覆

  • 泠淵
  • 沒關係,我先去確認,沒有再跟郁子要XDD

    是阿,不過因為太偏僻,總覺得沒有很適合XDD
    欸?那下次有機會的話,我再保護郁子吧(這什麼?) 郁子可以拿我擋,我沒在怕XDD

    每天都這樣啊?郁子好辛苦,升學的暑假也沒有比較閒阿......
    那這樣郁子是幾點要去哪上課嗎?如果要見面的話,就可能要約早一點,然後在郁子上課的附近?這樣比較方便。
  • 你去確認後再問我啊~~~~

    不好吧,如果那些東東從後面來的話,你擋前面沒有用啊(哭
    啊,我想到了!!!我把你像圍巾一樣纏在身上這建議感覺不錯啊(不好#
    不然拿起來甩?
    把他們都彈開?

    我上課其實也是上畫畫啦,不是什麼很厲害的東西,不辛苦WWWWWW
    星期六從12點到下午三四點左右吧XDDD
    星期日是因為基本上要回阿嬤家(十多年來的慣例)所以才說沒空的,嘿嘿~~
    所以,平常日我也是很閒的!!!!!!(喂#

    郁子 於 2015/07/29 21:05 回覆

  • 泠淵
  • 可是我現在不想爬上樓(你好懶)

    欸?那我可以站郁子旁邊?
    等等,郁子這樣會被壓死吧?(汗)
    拿起來甩也太有力了,郁子會長很多很多肌肉(不是重點!)

    喔喔......
    哈哈,整天都在阿嬤家的意思XD
    所以平日不用上課嗎?
    恩......郁子是在哪邊上課?火車站?(偏頭)
    我在想我們要不要先碰面稍微討論一下?如果之後需要比較多時間,我再看看平日是不是請個假好了?不過可能要看工作量吧......
  • 樓梯,你敗給樓梯啦XDDD

    不對,妳站我旁邊......你是要旁觀嗎(嚼
    我會被一擁而上,然後慘叫........
    我瞧瞧我有沒有長肌肉,嗯,結果是沒有,因為淵太輕了~~
    一定是小小一隻,所以沒有長肌肉的~~

    好恐怖,還被你說重的差不多了,畫畫的確在火車站附近,你怎麼猜的這麼準!!
    是阿,基本上整天都在阿嬤家,很好玩啊~~
    好啊,那.....
    8/4號,星期二呢?還事先約裡拜六(8/8)

    郁子 於 2015/07/31 10:4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GENESIS☆夾昕
  • 這真是篇勵志的好文哪~ˊˇˋ
    郁子謝謝你!!!(撲
  • 還好你喜歡~~
    這篇留言的有圖,夾昕有要點圖嗎?

    郁子 於 2015/08/24 13:06 回覆

  • GENESIS☆夾昕
  • 好啊好啊!!!我要點要點!!!
    點什麼圖都可以嗎?(歪頭
  • 對啊,都可以喔!!

    郁子 於 2015/08/24 21:37 回覆

  • GENESIS☆夾昕
  • 那那 人家要點白龍!!!
    白龍大好!!!
  • 好的,收到!

    郁子 於 2015/08/27 13:25 回覆

  • 南貓爺爺
  • 我要霍爾!!((閃亮亮!!
    郁子!!我很會推理和猜人吧!!哈哈哈哈~~~

    看完⋯⋯
    我也覺得自己必須該前進了~~
  • 你要霍爾,宮崎駿中的美男都出場了XDDD
    你指猜哪一種人啊XDDDD

    大家一起前進加油!!!

    郁子 於 2015/08/29 19:16 回覆

  • 南貓爺爺
  • 哈哈~~
    霍爾這款對我剛好!!
    猜在泠小淵隔壁的是你呀!((燦笑

  • 霍爾太性感了(不對#
    你真的太會猜,誰部猜竟然猜我!
    鼓掌鼓掌!!!

    郁子 於 2015/08/29 21:5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