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輕拍小孩那顆有著銀白色頭髮的頭、她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戴在修長手指上的三枚造型特殊的戒指,隨著她撥動頭髮的動作而在空中折出道道迷人光芒。

而小孩低著頭,一副泫然欲泣。

「你做的很好喔。因為這樣將會有很多人得救呢!」

騙人,一定是騙人的。

女人的稱讚,對小孩來說,是一次次的重擊。隨後她便喚來下人交待了些事情後,看了眼門口的人,不禁破口大罵:「克勞士!還不過來帶小伊他回房!」一名與伊斯特年紀相仿,約10歲的孩子快步而來:「屬下怠慢,很抱歉。」用與自己年紀完全不相襯,克勞士以稚嫩的口氣回答著。

「伊斯特大人。」克勞士輕喚,後者一臉不願意,但半晌後才彆扭的和他離開。

看著已離去的兩人,克柔伊揚起手輕拍了兩下。

空氣稍稍晃動,一名男子便恭敬的站在她身後:「屬下在。」「休莫雷,那個叫做希爾斯的,在哪?」「在中央島東側,名為海甌的小島上。」

躲得比想像中隱密呢。克柔伊想著。

「滿月慶典呢?」「已經收到邀請函。地點在中央島西北處的賽洛貝塔上。時間是一個月後。」

中央島,魔法師一族的領地。現在應該進得去了,不過說不定會遇見駐守在那的傢伙。有點麻煩,不太想在事情完成前遇到那傢伙。

「退下吧。」她搧搧手。

等他離開後,克柔伊從衣袖中取出一團米白色的黏土,將它分成十來份後,落到地上的土全化作人形:「去海甌,把『看守員』解決掉。」

黏土人們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點頭。

片刻後,他們的身影只剩下離去時留下的些許光點。

***

伊斯特瞪著眼,盯著那會有精細壁畫的天花板。轉動眼睛看向右方,魔核發出的光顯示著時間:下午六點半。

大大的嘆了口氣,怎麼樣也睡不著啊,這麼早。

早上七點起床,下午一點睡覺,三點起來,下午六點半吃飯,晚上八點睡覺,然後在早上七點起床……一天只能活動九小時。

「喂!我說克勞士,我起床的時間是一般人的睡覺時間時數耶!八小時,我只能活動八小時真的太可憐了!」伊斯特激動的從床上彈起,問著站在門口的他。

面無表情。

「我說,我再問你話,回答我啦!」見到自家主子咆嘯時,他才默默吐出一句:「克柔依大人說現在是伊斯特大人您的睡覺時間。」

無言。

他徹底無言了。無言到原本想抱怨的心情完全都沒了。

那句話講白一點就是,現在是睡覺時間,所以在睡覺的伊斯特大人是不會向自己搭話的。

很好,真是太好了,完全奉行姊姊的話!

伊斯特臉垮了下來,無力的倒回床上:「我討厭你啦,克勞士……」

柔軟的的床與舒服的枕頭輕柔的包圍著他,使伊斯特的睡意逐漸濃厚,最後支撐不住的他,在眼皮沉重到闔上同時,便沉沉睡去。

***

這裡是哪裡?

看看四周,是藍天與一些白雲飄浮的空間。

嗯,這裡是夢。半晌後他確定,有時候的確知道自己正在夢中。所以他並沒有再待在原處,腳一瞪便漂浮在這空間中。

好舒服啊~

正當他自由的倘徉其中時,一個沒聽過的聲音在這空間迴盪:「我說,夢魄,你還知道我是誰嗎。」

誰?

看看四周,並沒有人啊。

「我在你後面。」聞言,回過頭的他,映入眼中的,是一名穿著歌德洋裝,有著烏黑長髮的女孩:「好久不見啦,夢魄。」少女熟稔的打著招呼,不過伊斯特可是完全一頭霧水:「呃,請問妳是誰,我不記得……我認識妳說。」

女孩無言的垂下眼,指著他對著身旁問:「伊昂哥哥,他是睡傻了?」

就像解開了隱藏術般,雲煙環繞在男子的身側:「恐怕是被他人的力量壓制,尚未覺醒吧。」

「壓制,喔,你說附在這容器身邊那紫色的光啊。的確,這樣是有可能,可是這樣很煩人啊,父親的願望卻因為他被利用而沒有覺醒這很麻煩啊。」女孩不耐的砸舌。

伊昂安撫道:「操作夢魄大人的傢伙,近期想必會來找我們吧,就先等一下如何?」

女孩轉頭瞪著自己,口氣不爽的大喊:「喂,死夢魄,趕快醒來,我等要做的事,你可別忘了!區區玩偶師,竟敢也想和我們並駕齊驅,簡直癡人說夢!」她扭頭,提步離開,烏黑長髮在身後舞動。

「夢魄大人,小人期待您完全覺醒之日,到時父親大人想必會很高興的。那小人就先告辭了。」伊昂微微鞠躬,跟上了先離開的女孩。

「伊昂哥哥,快來啊!」「我這就來,希爾斯大人。」隨著兩人的離去,聲音也愈見模糊。

「等等!」他激動喊著,回過神發現自己已經從夢中醒來了,而手還維持著叫住他們的手勢。

他們是誰啊。

「伊斯特大人,請問您怎麼了。」克勞士一張撲克臉的問。

雖然他一直以來不論喜怒哀樂就一直是那張臉就是。

「我怎麼了啊,嗯……現在幾點?」

「凌晨三點。」

離起床時間還有三個小時,現在就出去的話,應該會遇到他吧。

克勞士的哥哥,休莫雷。

雖然有很多事想知道,可是姐姐一定不會告訴我的,去圖書室的時間又太早,可是我又睡不著。

「吶,克勞士,我問你,你知道……不,沒什麼。」如果我問他的事情,被姐姐知道的話,我又會被問話了。

我,到底是什麼人。

夢魄,又是什麼。

「伊斯特大人,雖然我不知道您再想什麼,但是克柔依大人說現在是睡覺時間。」克勞是那毫無起伏的叮嚀,在他耳中聽來,可真是要長繭了。

又來,每次都這樣。

拿他沒轍的伊斯特只好無奈的再躺回去。

這一成不變的生活,真是無聊啊。

閉上眼後,進入夢中的他,看到的,是一場場奪命無數的火災,眾人的尖叫,流滿地的血,在視線可及範圍中,全是一片通紅。

禁不起燃燒的木屋,焦黑的崩塌毀壞。

來不及逃走的人,化作一具具焦屍。

哪裡,這裡是哪。恐懼的心態沒有一絲減少。

畫面一轉,映入眼簾的是幾個大字:

 

歡迎來到,賽洛貝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我追上了!!!好高興
    夢魄這個名字感覺好有魄力啊 話說...
    肚子好餓喔...(被揍
  • 謝謝夾新(痛哭流涕
    夢破很厲害對不對,聽起來很厲害!(揍
    快去吃飯WWWWWWW

    郁子 於 2015/08/23 21:07 回覆

  • 毀壞境界。銀連
  • 我追上了!!!!!!!!!!!!
    郁子姊真的好厲害啊!!!!!!!!!
    文筆好好喔!是說尤利復活了!!!!!!!他回來了!!!!!!(去死
    期待下一章!!!!!!!!!!!(坐
  • 喔喔喔喔喔喔(請說話#
    隊啊,當初說我沒良心的人嚇一跳了吧,哇哈哈哈!
    謝謝你的誇獎,下一篇我會盡快生出來的,手稿已經寫到快結局的地方了!

    郁子 於 2015/09/07 21:0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