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找千尋談話一事,不知為何的演變成,千尋把會長甩了。

「這是什麼東西。」看著校刊,千尋心中有千千萬萬個無奈。校刊的大標題,用紅色的黑體寫著大大幾字:「無名女人甩了萬千粉絲心中的偶像──有栖道真院會長大人!」還附上一張清晰的照片。

「千尋好厲害呢,明明才開學第二天。」律子在一旁拎著報紙一角打趣道。

有別於律子的反應,蒼子則是手腳俐落的將校刊撕成好幾份:「蒼、蒼子?妳……」「我在回收利用,做小紙袋中。」

小紙袋?那種四四方方的那個嗎?

「蒼子妳的反應好像比我還大耶。」「是嗎?我到覺得拿千尋來開玩笑的妳反應比較大。」雖然在講話,但手上的動作沒又絲毫怠慢。不稍會兒三個紙袋便折好了。

律子把校刊丟一旁,撐起頭看著蒼子:「這傢伙啊,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一直都很喜歡也擅長折紙呢。」

蒼子默默點頭,將手上的兩張紙再度對折。

「不過啊,千尋,因為很多無聊的女生,這陣子妳得小心一點啊。」

「我還以為律子妳也是會長的粉絲。」聽到千尋的話,律子捧腹大笑,搧搧手否認:「才不呢!人家只要有……」「佐川幸助就好了~是吧。」蒼子接下她還沒說完的話。

「呃……對,是沒錯,嗯,沒錯,我要和他告白,我……」只見聲音越來越小的律子,臉紅到不行。

呵呵~她們真的好好笑啊。千尋高興的看著兩人的互動。

自己有多久,沒有像這樣與他人互動了?與他人大聲嘻笑打鬧,快樂的生活在平凡的每一天中,這也算是一種的來不易的幸福吧。

唉~不過這個到底該怎麼辦,放著不管能消失嗎。而且他又說什麼紅門,那是什麼?

「那個,蒼子我問妳,紅門,是什麼?」聞言,蒼子狠愣了下。

「怎麼會想問?」「有點好奇而已。因為那個人,就是會長昨天問我,知不知道紅門,感覺那是我應該知道的東西。」

蒼子皺眉,手握成拳。那混蛋,究竟要操控人心到什麼時候!

「那個不是你該知道的事。」「咦?為什麼不告訴她?紅門不就只是那個而已嗎?」沒來由的插話,打亂了蒼子本想敷衍過去的想法。

 

笨蛋律子!

 

「那個?」「所謂的紅門,又稱絳之扉──黃泉之門。是各大異界的連絡大門,不過這只是謠言罷了。因為那裡只是比要陰暗,一些奇奇怪怪的石像在而已,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那個離我們這裡也很近喔。」

「很近啊。」律子點頭,並拿出紙筆畫出大略位置:「它在這裡。」

「這不是在我家附近嗎。原來那裡就是啊!」的確,從家裡的陽台上看過去,就只是一大片的森林,和一些石像。

「在妳家附近!?」「是啊。」律子激動得拍桌,雙眼露出興奮的神采。

「律子。」「嗯?嗚哇!」在她抬頭回應蒼子的瞬間,三個校刊折的手裡劍就直直的射向她。

但她的反應速度也不是擺假的,手一抄,就輕鬆的以課本擋掉:「哼哼!妳以為十年朋友當假的嗎?這種攻擊從幼稚園就不知道檔過多少遍了,哈哈,啊!」一本校刊直直的打中她的臉。

那是我的校刊吧。千尋看著倒地的的律子默默想到。

***

看著手中的地圖,兩人迎來前所未有的寂靜。

建御雷默默的望著身旁的蒼。

蒼也默默的看著他。

怎麼辦。

四周全是稻田的農家環境,這和他們要去的小鎮差的有點多。

「你、你不是說知道路嗎?」建御雷怒聲。

「但是,是誰一開始說要帶路了,說什麼有地圖就由我來帶吧。不就是你嗎!」蒼也忍不下這口氣,出聲反駁。

「怪我?你要是不允許我的話,也沒事啊!」

「……不和你說了……」感慨萬千的蒼,身手喚來熟識的動物;「請問一下,該怎麼從這裡道那裡?嗯、嗯,謝謝你。」麻雀在蒼的彎臂上整整毛後,便振翅離開了。

「知道了就走吧。」「不用你說,嗯?是人類。」兩人本想直接用法術離開,看到迎面前來的老人直接打消念頭:「喔呀!是陌生面孔呢。」老人親切的朝兩人脫下斗笠招呼著。

兩人點點頭,並不想多說。

「小兄弟你們從哪來的?觀光客?」「嗯,沒錯。」建御雷順勢接下老人的問句。

「很少人會來這呢。」「是嗎。這裡的情況倒是不怎麼好。」「看得出來啊?」「是啊。」各處都充斥的瘴氣,神之祭,是勢在必行的事了。

老人笑了笑,對於眼前的兩人,他必定是不知道他們的真實身分:「如果可以,希望神明大人能幫幫我們啊。穀物一直長不好。」

「努力吧,就只能多加油了。神明,也不是萬能的。」建御雷苦笑。

「小兄弟的語氣很不像年輕小夥子。」老人擦擦汗,感嘆道。

建御雷本想繼續和對方搭話,卻被一雙有氣無力的手拉著,回頭一望,是蒼。

啊……完了,我忘了:「呃、不好意思,我們還有急事,先走了。」他指指蒼。

「喔呀喔呀,那真不好意思,我打擾到你們了。」老人有些抱歉。蒼擺擺手,表示不以為意。並拉著建御雷,快步離開。

濃厚的泥土味充斥著四周,暈暈欲睡的暈眩感漸消退。

好痛苦。

任憑著對方拉著他,建御雷並沒有反抗。

當離老人有幾十公尺後,蒼才放慢速度,氣喘吁吁的停下腳步,身一晃,跌坐在路邊的石塊上。

豆大的汗珠頻頻順著俊俏臉龐滑落。

「沒事吧。」建御雷用手在他背後輕輕順著呼吸。

蒼是風神,因此能知道人類心中所散發出的善惡以及情緒,正因為如此,他很不喜歡與人類打交道。

「好多了……剛才,謝謝你。」蒼撇過頭,小小聲的道謝。

是指和老人對答的事嗎?喔~

「你說什麼?聽不清楚?」「……」「你剛剛說啥啊,啊?啊?」建御雷湊過去,臉上全是欠揍的表情。

蒼臉色一沉,手一揮,一拳將對方打倒在地。

本來想道謝的。

「出手好重啊,別因為神不會死就這樣啊!」他的臉都是鮮紅的液體。

蒼扭頭,不再搭理他。

「你丟著傷患這樣對嗎,對嗎,我說!」但是他的嚷嚷好像沒啥作用。對方仍是繼續向前趕路。

看著蒼的背影,建御雷其實十分不解。天明明知道他不擅與人類相處,甚至到達厭惡的地步,為什麼還如此刻意派他來人間來。

嘛~雖然自己也是天的其中一員,而且現在還在這裡這件事也十分奇怪就是。

明明是天。

並非一般神明。

他聳聳肩,對於天的處理方式他也無法改變,畢竟在百年前就說出不在參加神議這種東西的發言了。 

想當初自己多年輕啊~現在可是一把老骨頭了。

歲月不饒人,嗚嗚。

「再不來,就丟下你。」蒼颳起風,身在中心的他冷冷地說。

「知道了,來囉!欸,等等,我腳還沒踏穩,啊啊啊啊啊──」可謂慘烈的尖嘯,大大的擴散在空中。

***

看著一棵棵暗去的鈴草,白龍嘆了口氣。

是時候要離開這個世界,返回原本的歸所之處了。

雖然討厭這裡,不過真要離開,還是有點不捨。這裡給他了無盡的絕望,卻也帶了從沒想過的希望。

我的答案,再過幾個月,就會揭曉了。

不過,我該回去何處?

人間,亦或神界?

看著手中,在十年前曾經偷過另外一個的魔女印璽,如今正靜靜的躺在手中,不禁黯然失笑。

權力,如今不需多想,便舉手可得,十分輕鬆容易。

湯婆婆為了要神界放過她,輕易的拱手讓出掌管這異界一半的證明。

而這證明,現在就躺在白龍的手中。

「叩!叩!叩!」抬眼,望見窗外正站著一隻由白符紙做成的紙鳥。

是錢婆婆的信使!

抬手一揮,窗子便無聲敞開,鳥振翅飛向白龍的身側,在他頭上盤旋個幾圈後,安分的停駐於他的肩上。

「白龍啊,看來你已經下定決心了。」鳥化作一張紙,投影其上的魔法影像,是她本人:「千尋的事,你會阻止?」

「必定。而且在那時我也答應過您了。」

 

「白龍啊,你做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但相對的,你要好好保護那個孩子喔。」錢的口氣雖然溫和,其中卻是令人不敢疏忽大意的慎重。

銀白色的龍,微微鞠躬,答應她的交換條件。

 

魔法影像中的錢婆婆苦笑:「怎麼,是因為那時的交換條件你才要保護那孩子的啊?」

「不,我、我不是那個意思。」白龍有些亂了陣腳。

「哈哈,難得,真是難得啊!」看著失態的白龍,錢卻是樂的哈哈大笑。

知道失態的她,白龍輕咳了下:「別戲弄我了。」

「是~是~」那個名為千尋的孩子,永遠都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吧。錢揚起蒼老的笑:「今天我找你的目的,是想問你,要不要統一這個異界呢?藉由你的手。」

統一異界!?

連想都不曾想過的問題,現在被拋出來,他一時還不知該如何回答。

「另一半的玉璽在我的手上,統一這個世界,就必須結合這兩者。你看看我也一把年紀了,統一世界這種猖狂的夢,是絕對做不出來的。但是你不一樣啊,無名的神祇,需要有東西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比如說……土地。」她頓了頓,觀察著白龍的反應。

他們要肅清鬼族的事,她略知一二,為此,這個世界中所隱含的力量,是必要的。

「這事急不得的。再讓我好好想想吧。」

「是嗎,離神無月,只差六個月了。」紙浮上空,開始捲曲:「離開前,來我這一趟吧。」聲音消散,白符紙也碎於空氣之中。

待紙與聲音消失半晌後,白龍才喃喃道:「沒想到,再怎麼躲,您還是知道了。」

知道,關於我的一切與接下來的所作所為。

***

「背為陽、腹為陰;外為陽,內為陰;上為陽,下為陰;動為陽,靜為陰。」蒼老有力的嗓音如是說著。

坐與前方之人,毫不思索的接下:「無極而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像,四像生八卦。金木水火土,相吸相剋。」

夾於兩人間的玉器發出微光,環繞在其四周形成圓環的人型符紙開始轉動,玉器發出波波震響並向上投射出一縷青煙:「現於吾身面前,天樞‧貪狼!」一聲令下後,青煙立刻扭曲變形化作一頭小狼的具象型態。牠跑到少年面前,猩紅的眼盯他許久後,畫作一張金符沒入少年衣袖之中。

老人滿意點頭,晃著手中的摺扇:「出色的控制了七星之一,果然出色,吾的長孫呦。」半世紀難得一見的奇才,控制的了七星之一,這孩子果真不錯。

「不敢當。」

「祭典後,就將位置傳給你吧。但條件是,要將祭典完成啊。那群污穢之物實在擾人。」

「是的,爺爺。」貴坐在地的少年謙恭行禮。

老人笑了笑,起身命人收拾房內之物,離開之刻,側頭悄言:「有栖一家的名聲,全背負在你的身上了,道真院。」

「是的。我明白。」

「川澄一家,勢必衰微!」老人提步離開,獨自留下的道真院,隔著衣袖輕撫的摸著貪狼化作的金符紙。

看著身後說是僕人,真身卻是爺爺的式神的它們,正在清理的一具具屍體,道真院難得的皺起眉頭。一隻隻朝上伸展卻極為痛苦的求救手勢,成了他們最後的樣子。在來不及尖叫之刻,就被法樹火焰包回變成一具具乾屍,而火焰帶回的一顆顆緋色之球,正是他們的靈魂。

真是醜陋。

那些人,是他極為熟識的人。

熟識卻不認同喜歡。

那是任務失敗,一個個都沒能成功召喚七星的,兄長們。

「頓時清靜了許多呢,您說是不是啊,大哥們。」道真院笑了。

他起身,順勢將紙拉門關上,映入眼簾的,是十分清澈乾淨的天空。

無極而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像,四像生八卦。金木水火土,相吸相剋。

陰陽生太極。

沒有絕對的對錯與黑白,勝者將會決定輸家的一切。

聽起來合情合理,卻有一票子的人反對。

沒錯,如果不將荻野千尋當作媒介,進而將鬼族們掃蕩乾淨,這片無垠無盡的天空,就再也看不到了。

以她的身體當作開啟異界的鑰匙,做為人柱,拯救萬千人類,這很值得。

不這樣做,就算身為陰陽師,也無法進入異界將鬼族們一次掃蕩。

 

蒼子,妳接下來會怎麼做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灯心草 ♬ 藺嬛
  • 覺得我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東西啊(雙眼發光
  • 這個有趣嗎(眼睛閃亮亮

    郁子 於 2015/06/04 21:15 回覆

  • 灯心草 ♬ 藺嬛
  • 很有趣呢!!

    期待後續www
  • 我會加油的!!!

    郁子 於 2015/06/19 10:1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