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視線都不禁被吸引過去。

整齊俐落的短髮,英挺的鼻子上戴著無框眼鏡,微微上揚的嘴角,環繞在他身旁的氣場,使人稍稍卻步。

他享受著這些視線,心情輕鬆愉快的走向那名女孩的班級。

一年六班。 

抬首確認後,他朝裡面一喊:「請問荻野千尋同學在嗎?」聞言,在教室中的人紛紛向兩人投以疑問的視線。

無不乎是,這女的和學生會長認識?

千尋看了那人一眼,沒說什麼。起身走向他,開口就是:「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否找錯人了,我並不認識你。」

沒料到對方是這種反應,道真院感覺稍稍碰了釘子:「啊,不,是這樣的,我想請問,你知道『紅門』嗎?」

紅門?

「不好意思,我不清楚。」

道真院杵著下巴,一臉玩笑地打量著千尋:「是嗎,果然那裡是神明的世界呢。」

「什麼?」

「不不,沒什麼,那麼,這次我這樣問你,請問你想知道紅門是什麼嗎?」道真院一手撐著頭試探性問著。

「不想。請問沒事了吧?我先回去了。」連挽留都來不及,千尋就俐落的將門甩上。

他搔搔頭,沒想到探查這可能性的機會竟然就這樣草率的結束了。

這女孩,這是這十幾年來,最有辦法成為活祭品中的人。

不過關於那個地方的記憶消失了,這樣成為祭品的力量也下降了不少就是。

怎麼辦呢。到真院搔搔頭,打算打道回府時,身後一道熟悉的聲音喊住了他:「有栖,你在想什麼。」回頭一望,那人正是川橙蒼子,自己多年的青梅竹馬,外加世仇。

「啊啦,蒼子,好久不見。最近都沒看見妳在庭院中……」「你想做什麼。你找千尋,有什麼事。」完全不給情面的蒼子冷冷打斷他的話。

這男人,從不做多餘的事。

他一直以來,順從著自己的慾望,抱持著好玩的態度做了許許多多不堪入目的事。

殺人放火,也並不是沒有做過。仗著家中勢力以及自古以來的「義務」,他的行為,不斷被袒護包容。

不外乎是因為他的能力太過強大。

「啊哈哈,別開我玩笑了,妳也知道的,神之祭需要人手啊,我想請她來幫忙嘛~不然蒼子妳也一起來幫!」

「神之祭,呵!別說傻話了,當雫之祭的祭品不是嗎?」

「哎呀呀~別說的這麼難聽啊,哥哥好難過。」道真院雙手環胸,誇張的左右扭動身體。

蒼子沉下臉:「有栖,我不知道你要用什麼方法來執行任務,但是我警告你,要是你敢對一般人類出手,甚至為了舉行祭典不惜犧牲千尋的性命,到時……我們走著瞧。」

「走著瞧啊,不錯,我喜歡,尤其是對象是妳的話。」道真院湊到她面前,輕聲道。

蒼子不悅的扭頭,哼的轉身離開。

「明明同為一系的,為什麼想法差這麼多呢。同樣身為下任當家候補人選的妳,我要怎麼打擊妳,妳才會認輸呢?」

神,也不過如此不是嗎?蒼子。

道真院笑笑地離開,身旁的空氣不尋常地扭動了下。

***

「律子,妳在做什麼。」千尋來頭沒回的問。

從剛才到現在,她一直在弄手上的東西,連手都快纏在一起了,還不停手。

「喔!這個啊,我在做空氣毛衣。」

「蛤?」千尋驚訝地扭頭,對方明明只是在空中亂揮?

律子吐舌:「沒啦,我在做織毛衣的想像練習,我想做毛衣送人啦。」

這叫練習……千尋死目地盯著那雙快糾纏在一塊的手。

「送人?那個人生日嗎?」被千尋這麼一問,律子一瞬間刷得臉紅。

蒼子喔了聲,拉開椅子:「是佐川啊。現在想想又到發春的時期了。」

「喂喂喂!你說的也太難聽啦!情人節,是情人節,什麼發春期嘛,真是的。」律子氣的在空中揮拳抗議。

對方搧搧手,一臉嫌惡:「現在才開始倒追妳也真是夠傻的。」

「感覺你們兩個好像認識很久了。」

「算一算也十年了,是蠻久的。」蒼子點頭回答。

情人節啊,親手做的……

「用魔法做的一點用都沒有。」

一瞬間出現在腦中的話,令千尋不僅皺眉。

「我這次想和幸助告白……」律子臉紅的像柿子般,小聲的呢喃。

「哈哈,當初爽快拒絕人家,你現在倒追會不會太晚。」

「囉嗦!不要你管!」律子吐吐舌,賭氣似的扭頭回去做她的空氣毛衣練習了。

 

紅門……?

 

***

碧綠眼中應出一位蒼老的女人。

她沙啞的喊著,不過對方一句也沒聽進。

再度閉眼,空間轉換,映入眼簾的是四周毫無東西的天空。

 

當天空展翅飛翔,雲朵將相伴於此。

 

層層疊疊的莢狀雲中,電與雷聲交加,直直的雷不斷落在少年身旁。電組成一條條龍的形狀,飛上又飛下。啪滋啪滋的聲響不絕於耳,龍開始環繞在他身旁,電龍停下動作,一閃一閃的:「我和蒼打算到人間界調查,你呢?」

「我先把這裡的事處理好再說吧。」

「人類中的陰陽師頻頻搞小動作,真是有夠煩。」電龍隨著不耐語氣亮了一下:「真是不知道他們在試探什麼。」

「草薙劍記得帶。」少年叮囑。

「知道了啦,琥珀。趕快處理完事情啊。湯的事別弄太久,八成她剛剛又大吼大叫了是吧。」

白龍沒有回答,僅是笑笑。

湯婆婆為什麼有那種反應,他自然是知道的,應對方法當然也是。

他留在這的原因,無疑是找出對於神之祭中,找出能救千尋的方法。

在找黑暗的方法,自然是留在黑暗這邊。

鬼族覬覦神明的力量,可望著擁有濃厚神之氣息人類來當憑依。

人類要擁有神的氣息並非難事,但是光是要遇到這契機,根本不可能。然而卻因他當年為了解救千尋,而給她吃的那一個藥丸──「玉藥」而開啟了契機,接下來她整整在神明與鬼族的交界的世界中,生活了整整四天,不染滿神之氣息才奇怪。

鬼族的渴望,引來殺機。

紅門是各大異世界的中繼站,管理紅門內的大小事之人,就是湯與錢,兩位魔女。

就算是白龍出於自願的繼續留在湯屋,也免不了各方的明槍暗箭,是面子與金錢如命的湯婆婆,理當是希望白龍越快滾蛋越好。

湯婆婆對白龍可謂十足的眼中釘,這點白龍自身當然是知道的。但是他不在意,因為他有更要緊的事要處理。

看白龍半晌都沒有反應,建御雷開口問:「那個女孩,對珀你,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什麼意思。」

電龍蜷曲起身體,話中有些笑意:「那個人類,你對她的重視和保護遠遠超出一般人與神的關係呢。」

「我和她的關係,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看到對方死鴨子嘴硬,掰出了一個很不是理由的理由,建御雷挑眉嘆氣,但也沒戳破:「但是你也應該知道的,只要是人類,不論在紅門中發生了多少事,一旦出了那條隧道,就什麼都不記得了。為了不讓人類破壞各大異界的平衡,讓他們忘卻一切,可是在千年前的會議中就通過的事。」

是啊,我是知道的。

為了保護這裡,人類必定會忘記在這所發生的一切。

正因為如此,什麼都不知情的千尋,成了最容易下手的目標。

「嗯。」白龍僅僅的回了個單音。

「唉~總之,在出雲時所舉行的雫之祭,在那之後,所有的事就會結束了。」電龍閃爍了下,化作細小電流消失在天空中。

蒼和他要去人間界探查,那麼,看來坐鎮於那的陰陽師不會無動於衷呢。

白龍身手一揮,喚來一道風,而帶來的騷動讓莢狀雲大大的晃了下,轉瞬間,白龍也離開了。


 

是的,你沒看錯,這一篇超級少XDDDDD

但是解釋了很多東西(自認為

最後

送上所謂的莢狀雲

00-83-1_min.jpg  

超酷的有沒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某龜
  • 等等等那雲超不科學的呀!!!!!
  • 雖然不科學,但是這是真的XDDDD
    歡迎回來~

    郁子 於 2015/07/01 22:3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