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甬道中,兩人的身影因兩旁牆上的燭燈而明滅不定。

陰冷詭譎的感覺襲上卡洛赫亞的感官,身體不禁顫顫發抖,並非冷而是因某種力量正打擊著他的精神。

它們向他捲來,如強烈不斷的海潮。

作嘔的不適感被他一次次強押而下,視線有些模糊。

「你是這幾年來能撐過這走道而來的第一人呢。真是厲害。」走在前方的男子笑笑說著。

調侃我是吧。卡洛赫亞冷笑回應。

「小心腳邊,這的路會有些滑喔。嘛~都是濕氣的緣故,長了些許的青苔。」男子提醒。

卡洛赫亞順勢看像甬道兩側,果然有青苔。但是那些是什麼?

一些攀附在牆垣的細長黑影,正蠕動著,有些還向他招手。

「喔!請不要太過在意你看到的那些。越是在意好奇它們,可是會向你撲來喔。你不想在祈願前就丟了小命吧。」

雖然對於他的回答仍是感到滿滿的疑惑,但卡洛赫亞並沒有在追問下去,眼下最重要的,是要許願。

「請問您的大名是?」男子在一扇門前停下腳步問。

「卡洛赫亞‧羅威爾。」

「你想許的願是?」

「令我哥哥復活。只要能讓他復活,我在所不惜。」聽到卡洛赫亞的話,男子抿嘴一笑。

「好的,我明白了。那麼在許願前,我要向你說明規則。第一,『支付』我們的東西,事後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反悔要求收回。第二,在你許願前,都得先幫前一人完成他們許願的代價,這代價的大小全看『許願機』的心情就是,大多都是等價交換。第三,『許願機』向你要求的東西全部完成後你便能許願。第四,若你拒絕超過兩次,我們會是為交易失敗,而你會受到罰則,當然,你能再次向我提出許願要求,並非一生只有一次機會。」

「當然。」

「這樣您還要繼續是吧。」

「沒錯。」

「那請你交出訂金10000庫尼。」

卡洛赫亞拋出兩袋裝滿金幣的錢袋:「這樣你滿意了吧,就算不是庫尼,這樣也是等價的。」

男子打開前帶輕算了下,笑笑回應:「當然沒問題。七年前所通行的貨幣也可以,只要能換取庫尼的話。」

「快點開始吧。」

男子偏頭一笑,淡綠的髮絲稍稍遮住了他的面容,他轉動門把,門的老舊發出了尖銳的吱嘎聲裡頭的樣子逐漸在卡洛赫亞眼前展開。

「就是這裡了。」男子說明。

看到裡頭景象時,卡洛赫亞不禁咦了聲。

是兒童的玩具房,還是小女孩超夢幻的那種。

眾多的布偶、積木、玩具、擺飾品在裡頭散亂不已。仔細一看,才發現其實這間不太算得上是玩具房。

高等酒、上等瓷器、各種械器、甚至一眼就知道那是真品的寶石飾品通通都在裡頭,還不勝枚舉。

這是收藏家的房間吧。卡洛赫亞在心中狂汗。

這一切都和外頭的樣子完全傑然不同。

一個明亮溫暖,一個冰冷陰暗。

「哥哥~」甜美的聲音從房間角落傳出,那成堆的抱枕山中探出了一顆小頭,接著她興奮得從抱枕山中衝出,撩起哥德式的長裙,直直往男子衝來。她抱住男子的腰桿,用甜甜的聲音問著:「伊昂哥哥,這名『半子』也是來當我的收藏品嗎?」

半子?收藏品?卡洛赫亞一臉疑惑。

依昂溫柔摸摸小女孩的頭,口氣聽不出有任何責備:「不能這樣說喔,他可是有可能能完成上一人許願的傢伙呢。之前的傢伙您都看不上不是?」

依昂撇過頭對卡洛赫亞道:「因為認為接下來的『要求』我認為可能會讓你無法清楚表達你的願望,是否能能先告訴我們,你想要復活對象的全名呢?」

無法清楚表達我的願望?什麼意思?

卡洛赫亞雖遲疑了下,但還是說出了他的名字。

令他熟悉卻又陌生的名字。

 

 

 

尤利‧羅威爾。

 

 

 

伊昂喔的聲笑了:「是嗎,那事不宜遲,我們開始償還『要求』代價吧。希爾斯,來吧,滿足卡洛赫亞的願望吧~」語落,條條濃稠的黑色氣體從小女孩的身上炸開,一波波作嘔的力場不斷釋放,令卡洛赫亞不禁退卻。

黑色的氣體裹住小女孩,片刻後再出現在卡洛赫亞眼前時,面容早已不同。

這……這是什麼……

卡洛赫亞滿臉懼色喃喃道。

女孩原本豐滿紅潤的雙頰,如今不僅身體變得的骨瘦如柴,臉的另一半還露出死白骸骨,臉上本該有的器官也全不見了。

本是雙眼的位置,現在卻是兩個空洞下凹的窟窿,沒有雙唇的嘴,正咯咯的笑著。

現在的她,就像個披著華美人皮的骷髏。

希爾斯歪著頭,食指嘟著皺巴巴的臉,思考了下後,用著依舊甜甜的聲音說道:「上一個傢伙的願望是希望某人能愛上自己,這代價很大呢。但是,我有點想讓『半子』你當我的收藏說,如果要求心臟什麼的,你就會死掉了。嗯~人類就是這點麻煩啊~」希爾斯口中說出的話,讓卡洛赫亞根本認為她已經瘋了!

太不正常了,她到底在說什麼啊!

卡洛赫亞驚恐的轉頭看著伊昂,後者僅是一臉微笑:「怎麼,很正常啊,難道你認為代價很簡單嗎?我剛剛說過啦,所有的代價不僅僅是等價交換,更重要的是看『許願機』的心情啊~」

「我想好了!希爾斯這次就只要求兩個!」希爾斯蹦蹦跳跳的來到卡洛赫亞面前,雙手高舉的說道:「卡洛赫亞哥哥,我要你的神經!希爾斯現在缺了重要的神經系統,可以給我嗎?沒有神經系統的話,到時『父親』大人會很苦惱的!

什……什麼?她說什麼?神經?要我給他神經!?

「沒想道您出了這樣的難題呢,希爾斯大人。」伊昂一副拿她沒轍:「剛才和你說的第四條規則,現在不適用了。沒想道您這次竟然開出限度,您真壞呢。」

第四條規則……

第四,若你拒絕超過兩次,我們會是為交易失敗,而你會受到罰則,當然,你能再次向我提出許願要求,並非一生只有一次機會。』

意思是說,她現在和等一下提出的,我都要接受,否則我就會受到罰則。雖說能再次許願……但是……天知道他們說的那個罰則又是什麼。

現在的卡洛赫亞滿腦子混亂,越想要理解明白,就越是什麼都想不到。

這根本不是許願,他們……他們……

映在卡洛赫亞眼中的,是兩個擁有美麗外表的死神。

他們根本……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完成我的願望!

所謂的愛人代價,是這麼瘋狂嗎?

這根本有違常理!

「看你的表情,彷彿說我們太超過、有違常理似的。但是要求令他人愛上自己以及令死者復活的你們那種願望想法,不是才最為瘋狂不可理喻的嗎?」站在希爾斯身後的伊昂語氣毫無感情,在平常不過。

「但這不算數啊!」卡洛赫亞崩潰大吼,他回過身要奪門而出,不料這門竟打不開。

明明沒上鎖!

他用力的拉扯著,門上的鎖隨著拉扯而晃動,發出喀喀聲響。

是魔法嗎?

他聚起法術打上門,然而卻一點效果都沒有。

「別白費力氣了,魔法師『半子』。連實現願望的勇氣和執行力都沒有,你一開始就不該出現在我們眼前。況且你剛剛不是說你為了讓你哥復活,在所不惜不是?」伊昂嗤之以鼻。

實現願望的勇氣,但這根本……

「給我吧,大哥哥。」希爾斯又向他跨進一步。

我該怎麼做……

我該怎麼做……

 

我……

 

 

「哥哥,我們去哪、哪?」年幼的他如此問著比自己高一顆頭的兄長。

「嗯……我也不知道耶,不過我們跟著媽媽走就好囉!」對方露出溫暖的微笑。

 

 

媽,哥……為什麼你們都要一個個離開我。

哥……我想再你說一次話,知道你被殺死的真正原因。

 

「大哥哥?」希爾斯疑惑的歪頭。

卡洛赫亞打定了主意,答應了她的要求。

小女孩露齒一笑:「謝謝你。」

原本站著得他,在答應之際,像被抽乾力氣般的虛軟倒地。

不會感到疼痛,只是無法輕易使力罷了。

這就是所謂的代價嗎?

卡洛赫亞開始懷疑,懷疑他這一生中,究竟在做什麼。

沒有任何人生目標,被當成『商品』販賣時,僅僅希望能活下去。

僅僅如此。

可是……活下去了又如何?

家人統統不在世上,只留下自己一人,他又能有何作為?

縱使依正常人類年紀來說,他已經23歲了。

但在魔法師那漫長的壽命中,這歲數僅是開頭。這歲數對魔法師來講,雖然成年了,卻依舊是個小孩子。

他完全無法想像,在往後漫長的歲月中,要如何獨自一人的活下去。

魔法師一族,早在七年前就滅族了,這世上,唯一倖存的,恐怕只剩自己了……

如果可以,他想和哥哥一起活下去……

「吶,大哥哥,這是最後一個,我要你的……感情。」希爾斯蹲下,笑咪咪的要求。

感情?

什麼意思?

情緒這東西,能給與他人?

算了……

反正……也沒退路了。

他失笑。

再等我一下,哥。

待會,想必就能再見到你了。

「沒問題。」

「謝謝你。」女孩用力點頭,要求到的「代價」化做光點沒入了女孩的身體,也因此她的樣貌比方才還要來的正常許多。

原來如此……前來許願的人,被要求的「代價」都是為了充實這傢伙的身心。

想必他們口中的父親大人,是他們最終的願望。

「既然完成了代價,你可以許願了,但是我想,你應該……沒那『心情』了吧。」被伊昂這麼一說,卡洛赫亞才被點醒。

對呢……想令哥哥復活,想再見到他的感情,已經……消失的不留下一點痕跡了。

一點都不感到難過悲傷,我怎麼了嗎?

是剛剛的代價?是這樣吧?

也就是說,我現在已經,失去了一名身為人該有的情感,原來是這樣啊……

「但是我們夷族很講信用的,對吧,希爾斯。」伊昂笑笑的問。

小女孩點點頭,笑容溫暖的仿彿能將人融化。她展臂,道道七色光束便從她的身體炸開,光線在房間亂竄,半晌後開始匯集至希爾斯的面前,不斷壓縮融合,接著釋放。

由光組成的人形愈見鮮明,當光線暗淡消失之刻,一抹高挑的身影就站在希爾斯面前。

「太好了!希爾斯做到了!伊昂哥哥快誇獎我!」希爾斯紅通通的臉蛋上全是喜悅,她回過身希望得到伊昂的誇讚。

依昂也沒有拒絕,輕輕的將她攬進懷中,摸著她的頭誇獎著:「希爾斯很棒呢!父親大人他也會很高興的。」「嗯!希爾斯相信會的!」

那人,睜開眼,轉著深紫的眸,環顧四周後,視線停在卡洛赫亞的身上。

卡洛赫亞「驚訝」的爬起身,端看著尤利。

你終於活過來了,太好了,哥。

縱使現在的自己完全不感到高興。

不過都過了十多年,你也應該不記得我了吧。那也沒關係,反正,你還是你。

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卡……卡洛!你是卡洛對吧!是卡洛赫亞吧!」一直盯著他的尤利,回想起來後馬上問著:「你怎麼了?看起來怪怪的?這裡是……你家嗎?」

好奇怪的地方。

不過這地方,感覺不是什麼好東西。

尤利的眼神銳利起來,問著卡洛赫亞身後的那兩人:「請問,這裡是哪裡。你們,我弟發生了什麼事嗎?」

伊昂將希爾斯放下,偏頭一笑,笑的沒心沒肺:「呵呵,這裡是哪,我不能說。你弟嘛~也差不多了。他快死了。」

聞言,尤利眉頭一皺,心情不悅起來:「你憑什麼這麼肯定卡洛他時間不多了。」

卡洛赫亞低下頭,張握著自己的手,不僅使不上力,視線也開始模糊。

「希爾斯想讓你當我的收藏品!所以你,時間不多啦!」希爾斯雀躍的蹦蹦跳跳。

尤利牙一咬,甫下身衝向前,手鐘聚出的魔力對準了希爾斯。

「唉呀呀~這可不行呢,魔法師先生。」伊昂身一探,輕輕鬆鬆的用手抵擋下了尤利的攻擊:「這一切都是他心甘情願的。不能大鬧喔,否則你好不容易得到的重生機會又要消失了。」

重生?

正當尤利猶豫之際,身後的卡洛赫亞身一軟,砰的聲倒下了。

「卡洛!」尤利趕緊湊到他身邊,心中的疑惑與不安不斷擴張。

卡洛赫亞半舉著手,手中正握住什麼。餘光瞄到弟弟的舉動,尤利也伸手握住他,順勢接下了卡洛赫亞手中的東西。接下的剎那,對方的手一側,一個悶聲的倒到了地板:「哥,為什麼你,會被殺死。為什麼那個傢伙,會殺了你……」卡洛赫亞氣若游絲的說完這句話後,便不再有任何動靜。

尤利愣愣的看向卡洛赫亞的臉,心臟的鼓譟聲越來越大。

「卡洛!卡洛!醒一醒!卡洛──」尤利一聲聲的喊,不過眼下的人是再也不會有回應了。

尤利憤怒的轉頭,口中喃喃說著什麼,如今的他已被憤怒沖昏了頭。壓低身,聚起法術朝兩人奔去。

眼見不妙的伊昂,揚手彈指,連個傳送法陣都沒見著,立即就將尤利轉送離開。

「真是粗魯之人呢。」希爾斯噘噘嘴。

伊昂笑笑:「這就是人類啊。那麼,希爾斯大人,他該怎麼辦?」他指著躺在地上已經沒了動靜的卡洛赫亞。

「別稱呼我大人,伊昂。」希爾斯瞬間冷言。

「是的。」雖然他認為要基本的禮貌。

看他答應後,希爾斯才再度露齒一笑,蹦蹦跳跳的跑到卡洛赫亞身邊,她蹲下,手摸上卡洛赫亞的瞬間,對方的外型立刻產生變化。

他化作一顆光團,旋轉壓縮後,變成了某樣物品。希爾斯喜孜孜的身出手接住,當光線褪去時,希爾斯垮下臉,轉過身抱怨:「這根本不能玩啊。」

伊昂甫下身端看了一會後才回答:「這好像是陶瓷貓呢。」

「那就和那些破盤子沒兩樣啊!」希爾斯指著牆上整齊排成一整排的精緻白瓷盤。

各個雕工精細的瓷盤,井然有序的擺在牆上的架子上。

隨便一個拿去市面販售,輕輕鬆鬆都能超過1000萬庫尼。

如此價格不菲的「收藏品」卻被希爾斯嫌的和垃圾沒兩樣。

「不過至少眼睛很美。」伊昂笑笑的指著陶瓷貓的紫晶色眼瞳。

希爾斯卻冷哼,完全不領情:「希爾斯要去睡覺了。過些時間後要去找『夢魄』的說。」她撩起裙襬,咚咚咚的跑回抱枕堆中睡覺。

看著跑遠的她,伊昂笑了笑沒說什麼。

手中的陶瓷貓正被他把玩於手中:「你不覺得,我們很厲害嗎?」伊昂對著陶瓷貓問道。

希爾斯與另一人,正是七年前造成爭戰的原因之一,伊蘭列司的子嗣。一般來說,普通夷族是不具有思考能力的,然而,準高階夷族以及高階夷族不但具備思考能力,甚至擁有感情及幻化成人類的樣子。因此,身為準高階夷族的伊昂,理所當然的需要具備應有的知識與智慧。

他所服侍的希爾斯,正是兩名高階夷族的其中一名。

而希爾斯會叫他哥哥,也僅是較好玩罷了。

希爾斯的能力是以交換的方式來實現前來許願之人的願望,她會將交換到的東西,大多是器官或人體中必須的東西,為的是讓他們的父親──伊蘭列斯,在日後能成功復活。

另一名的能力是「夢魄」,能將所夢見之物化作現實,不論是否有違自然定律。

這兩名在這世上,蒐集著伊蘭列斯復活的所需之物,不只是肉體上的需要,作為核心的靈魂,理當是越多越好。

七年前,伊蘭列斯身為神靈狩中的最高等存在,卻先是被一名名為霍克‧安度斯的魔法師消去大半體力,爾後又被同樣身為神靈狩的光之精逼入絕境,雖然前兩者都被伊蘭列斯重傷到無法醫治。本以為勝利之刻,時空主宰的出現,卻直接扭轉了局面,祂們轉瞬間就將伊蘭列斯消滅。

在與魔法師對戰前就先放出了夷族,否則,不會有現今這局面。

牠的確留了後路給自己。

他將陶瓷貓擺放進胡桃木櫃中:「你哥是魔法師,而你卻只是『半子』,想必這之中,一定有令人著迷的故事吧。不過如今是聽不到了,真可惜呢。」

在伊昂與希爾斯的口中,所謂的半子是指,沒有完成部族認可儀式之人。尤利與卡洛赫亞都有魔法師的血統,但兩人因故未完成五歲的認可儀式而離開部族,因此成了半子。

但尤利,卻因七年前因他人因素,間接得到了認可儀式中的證明──水晶礦脈。因此成了正統魔法師。

「尤利‧羅威爾,看來也和父親有些微姻緣呢。」環顧下四周確認都收拾完畢後,他整理下儀容,便回書房去了。

 

書櫃上擺滿了古今中外的經典文學作品,昏暗的房中,獨自一人得伊昂正靜靜的看著書。

牆壁扭曲了下,從中出現了兩名中等與一名低階夷族,兩名夷族站穩腳步後便馬上單膝下跪,但另一名卻直接開口向伊昂報告:「大人……咿呀!」尚未說出口的牠,被一道墨色力流打上牆,瞬間化作粉末消失無蹤。

另外兩名夷族見狀,都不禁很震了下。

對方下手的快狠準,毫無停頓遲疑的就將其消滅:「無禮的東西,可憎的低階。」

兩名中階夷族下的連頭都不敢抬,那並非是心生恐懼,僅僅是因為與生俱來的服從與命令罷了。

越高階的夷族,懂得越多的指令與感情,相反的,越低階的,只懂得與生俱來的本份與職責。

「有什麼事。」伊昂沒好氣的問。

「吾等同胞三日前,被不明人士消滅了。」

「哼~是擁有光法術的人嗎。查清楚後再向我報告。」

「是!」兩名夷族頷首,唰的聲離開書房。

 

伊昂揚起微笑,繼續閱讀未看完的書。

準備蓄勢待發的各種事情,想到就覺得興奮不已呢!時鐘滴滴答答的走著,正快速倒數著那一日的到來。


 

 

哎呀~當初說我很冷血的人,有沒有大吃一驚啊~~~~

尤利他活了耶~~~~  

好端端的復活囉~~~~~

 

 

(我不會說因為我還有要虐他的劇情,才讓它復活的)1404029518-1164193524.gif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尤利!!!是尤利耶 看到尤利好開心:D
    不過 卡洛赫亞會好起來嗎?
    話說 原來是夷族啊...
    霍克對不起...
  • 不會!!(斬釘截鐵
    霍克對不起QAQQQ

    郁子 於 2015/08/23 21:00 回覆

  • GENESIS☆夾昕
  • 卡洛赫亞好可憐喔...
    戲份超少...(這是可憐的點嗎?!
  • 兄弟倆都超可憐的...
    戲份少很可憐....嗯,好像哪裡怪怪的#

    郁子 於 2015/08/24 12: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