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雙眼無神看著稱不上有距離的這空間,淡淡的問著隔壁的人:「吶,時。祢覺得她現在過得怎麼樣?」

她?

時皺眉半晌才知道祂口中的「她」是指誰:「後天能力與記憶我等一樣也沒剝奪,只有那『先天能力』被拿走,想必沒什麼問題吧。」

不過都過了整整一年多了祂才問,這……是後知後覺嗎?

「那霍霍呢?」空又問。

「一年前肉體就恢復得差不多了,再來就等菲拉琳通知。」

「那我能去找他玩嗎?」空興奮的詢問,不料時一巴掌招呼上去:「不準!」

空噘起嘴表達無聲抗議。

「因為……我要進入沉睡了。」時半瞇起眼,一副昏昏欲睡。

當一人進入沉眠,另一人就得守候。

空沒再反駁,而是看向時。對方會通常都會在這段時間陷入沉眠,為了修復世界。為此力量會大幅下降,一般來說沉眠的時間大略三個月。

據上次沉眠,已經過了整整一百年了呢。

「會守候的,時。」空輕聲低語。

未來的事,也就在一個月後,將在「那處」所發生的劇變兩人早已知曉。

以及……

某人的死亡與復活。

「到時,別大鬧喔。反正我是不變。」

「而我是不滅。」

空靜靜的答,然而對方已經逐漸陷入沉眠而沒有回話。

時……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到時的「他」會不會撐得住。或許或許,用力量查探下並非難事,但……我不願去看。

我不願面對,那時所發生的一切一切。

時……所以我求求祢,不要離我而去。縱使祢是不滅,求求祢了……

光球閃爍了下,依舊在這空間緩慢的漂浮移動。

***

卡洛赫亞,一名23歲的青年。摘下戴在頭上的帽兜後,看到眼前這幢洋房,心中五味雜陳。

他喃喃某個名字,不禁陷入那漫漫回憶。

 

將打聽到的情報並彙整後,他尋找的「東西」正位於七年前海之中心處的東方小島上。

那「東西」據說是七年前那場戰爭中所留下的「惡」。那但「惡」卻一一實現前來祈願之人的願望。那「惡」對世人而言可謂一大「福音」。

所謂善惡,其基本都建立在自身利益觀點上。

因為主觀,因為理念,又因答案的不同,所謂的善惡因人而異。

七年,他花了整整七年,為了瞭解當年的真相。

卡洛赫亞在七年前那戰爭後,得知哥哥的最後下場,他不禁懷疑,不敢相信,因為殺了哥哥的人,竟是哥哥在信中多次介紹的友人。

怎麼會有人殺得下手?對自己的友人?

他和哥哥在年幼時就遭遇了足以影響他們一生的重大變故,先是與母親逃出部族,何去何從的對話與情景現在仍歷歷在目,而他們兄弟倆最愛最依賴的母親,卻在兩年後因病去世了。為了埋葬母親,兩人花光了所有積蓄將母親埋葬,爾後沒錢生活的兩人,被人口販子盯上了。

自己被一對年邁無子卻十分富有的老夫婦看上,而哥哥則是在他被販賣走的前一晚,因天候不佳消失得無影無蹤。

照理來說,是不可能逃脫的。

被枷鎖鎖住的奴隸商品,除非以專用鑰匙打開鎖頭,否則憑一般武力根本無法逃脫,更別說是一名年僅五歲的小孩了。

哥哥他,到底去哪了。

五年後,8歲的卡洛赫亞在某日竟收到前些年音訊全無哥哥的信,他不知哥哥是如何找到自己現在的地址,每次詢問他一概不答。

這樣的通信斷斷續續的持續了差不多一年,信中的哥哥也說他將錄取辛格拉的新進騎士,也交到了很多好朋友,其中一個和他最好的叫做弗雷恩。

然而卻在某日,不再收到回信。他疑惑,不再等待來信而是主動的寄,不斷不斷,發狂的寄,卻再也沒收到回信。

與哥哥的聯繫就此斷了。

如此輕易的。

時間飛快流逝,卡洛赫亞16歲了。撫養他的夫婦早在一年就雙雙病逝,他很感激他們,他們待自己如親生兒子,給他吃好穿好,若是哥哥也一樣那就好了。

他是這麼希望。

也在那時,戰爭爆發了。一張張漫天飛舞的通緝令上,見到了熟悉確許久不見的那個名字。

是哥哥!

高興之餘,他趕往辛格拉尋找。

不料,戰爭的爆發,情報什麼的快速流竄,真假完全無法分辨。短短三個月後,他就死了。被那位叫做弗雷恩‧西卡的騎士殺死了。

更不要臉的是,那人竟在事後半年當上了騎士長!

拿哥哥的命換來的位階,這……也叫做朋友嗎?

他完全沒有身為人應有的道義知覺嗎?

嚥不下這口氣的他,連夜奔向王都,卻屢屢吃了閉門羹。

卡洛赫亞憤憤握拳,但他仍不想放棄。

他想知道,對方到底為了什麼才殺了哥哥?只是因為那虛無的位階嗎?

殺了他唯一的親人。

當他又再度被趕走時,一道磁性嗓音喊住了自己,回過身,一名颯爽的青年正愣愣的望了自己。

「什麼事。」經這麼一問,對方才輕輕咳了聲,收回了那視線:「你找騎士長大人嗎?」

「是的,不過如你所見吃了閉門羹。」這人是誰啊。卡洛赫亞有些討厭的瞪著對方。

青年上下的打量他一番後,喃喃的說著太像了之類的話。

太像?我像誰?

「沒事的話,先告辭。」「等等!」青年上前拉住他。

卡洛赫亞不悅回頭,口氣甚差的嗆:「你真的很煩耶!」不說要做什麼,卻頻頻攔住別人,這傢伙有病啊!

「你……你是不是和尤利‧羅威爾有關係?」

「在問別人之前,你是否先放開手和自我介紹一下。」卡洛赫亞甩掉對方的手。

「抱、抱歉。我是黎各‧萊格爾。位階是皇家騎士團副團長。」黎各淡淡介紹。

「……卡洛赫亞‧羅威爾。尤利是我哥的名字。」此話一出,黎各便驚訝到無法言語。

是嗎……所以這傢伙,原來是這樣啊……

諸多的想法在腦中炸開,最多莫過於是要向弗雷恩報告,尤利有家人這一事:「騎士長他現在不在,但三日後就回來了。在那之前,我們……我所知道的一切,我都能告訴你!」

卡洛赫亞有些懷疑的端看對方,半晌後才淡淡答應。

這傢伙幹嘛突然這麼勇於推薦自己啊。

答應黎各的提議後,兩人便進了黎各的辦公處。

牆上的時鐘悄悄的響,伴隨著黎各口中的「真相」,卡洛赫亞越聽越不可置信,愈漸握緊口袋中的墜子。

「這就是,當時的真相。」黎各憤憤握緊雙拳,痛苦的說道。

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

哥哥他……

「你說謊!我才不會相信你的胡說八道!」對於當時才年僅16歲的他來說,黎各口中的事實,令他完全無法相信:「哥哥他……哥哥他不會殺人,他對待任何人都十分溫柔!你說說,如果、如果他真的殺了魔法師一族,那起不是連我們的父親也殺了嗎!你說啊!」

「父親……不,我不知道,啊,沒錯啊……你是魔法師啊……」梨各愣了下,旋即想起尤利他的真實身分。

「而且,你說那叫西卡的根本不想殺掉哥哥?別開玩笑了!他一定樂不可支吧,當上這種高位,誰能不高興?」

「請你收回那些話,不知道實情的你,沒說這種話的資格。」

「是啊……現在怪我是吧……殺了人就因為那些理由,你口口聲聲說的那些稱不上是理由的理由,就要我收話那些話?開什麼玩笑啊!就連你不也不清楚當時的情況,你敢說你剛剛講的那些通通是正確的!」卡洛赫亞氣憤地咆哮,眼淚也順著臉龐留下。

直到現在,他仍認為哥哥已死的這消息,是個誤報,是場虛假不真實的夢。

我都還沒把東西還你啊,哥……你不是說要我在15歲生日後還你護身符嗎?因為你說這年紀對魔法師一族來說已經成年了,已經不再需要庇護了嗎,可是……我沒有像你想的那麼勇敢……直到現在,我還是像個小孩子……

哥……對不起……

對不起……

卡洛赫亞用袖子擦去淚水,拿起隨身包包後頭也不回的就衝出了梨各的辦公室。

「等等!卡洛赫亞!等等!」梨各也衝向前去追,不料對方可一轉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當他回過神時,就已經在王都郊區外的某個城市了。

他握緊口袋中的墜鍊,心中亂糟糟的。

他嘆口氣隨便拉張椅子坐下。周遭的氣氛完全與他格格不入。

「是在舉辦祭典嗎……」抬頭看向掛在上頭的球狀燈,它們正散發著溫暖的光。

好討厭……

他翹著椅子,胸口彷彿被棉花堵住,悶悶的。

風瞬間颳起,將路上被隨便丟棄的宣傳紙吹起,某張紙啪的聲直直打中卡洛赫亞的臉:「現在就連紙都跟我過不去了是吧。」他不悅的抓下,本想隨手一丟,卻深深地被紙上的內容吸引住了。

這是……什麼?

他仔細的看著紙上的字,心中百思不解。

紙上畫著某個地圖,在地圖旁附著幾行小字:「萬能許願機,哈雷拉東方2公里處,通稱『惡』的存在,通行費10000金幣。」

這什麼鬼東西。卡洛赫亞看著心中直冷笑,這是哪門子的騙小孩傳單啊,這世上哪有許願機著東西。

他聳聳肩,一邊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一邊將紙揉成一團,準備往旁邊一丟,結果一道尖銳的嗓音喊住了他:「小鬼——給我放下你收中那張紙!」對方直直朝自己衝過來,臉上還充滿我要殺了你的表情。

整個被嚇到的他,到抽口氣,動作僵在那。

「那張紙請還我,謝謝!」女人哼的聲將紙奪回,寶貝的收進袋中後,轉過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不再見!」

「我說,紙上那個,是什麼。」看到她提步離開,連聲謝謝都沒有,卡洛赫亞冷冷問。

他的脾氣也可不是好惹的。

聽到他的話,女人明顯的頓了下,顫顫回過身:「你,有看到啊……」

面對她的提問,卡洛赫亞笑的令她直發寒。

女人有些神經質的四處張望,彷彿在確認過四周沒有大礙後,湊近卡洛赫亞悄悄的說:「算是你幫我撿到紙的回報,我可不想欠你人情。」

聽到她的開頭,卡洛赫亞無奈地直翻白眼。自己把東西亂丟,還一副我欠她的樣子,這是怎樣。

「你知道前些日子中有戰爭吧,在那場戰爭中,魔法師和一種叫做神靈狩的東西打的天崩地裂,在那場戰鬥之後,據說有東西被遺留了下來,其中一個就是『許願機』。那『許願機』據說能實現任何人的願望喔,不過代價倒是蠻貴的,光通行費就和你看到的那麼多。」

「那是某人的法術吧。

「相不相信隨你,反正我告訴你了。不再見!」女人又哼了聲,一溜煙的跑走了。

卡洛赫亞半信半疑。

但在之後,又聽到數次情報後,他不得不開始相信。甚至找到了成功許完院的人,當面詢問。

對方說『許願機』是千真萬確的。完成他的許願,除了高額金幣,『許願機』還會額外要求其他東西,至於是什麼,對方笑笑地說,是玩接龍比賽。

只要陪對方玩接龍比賽就能許願?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

不管如何,他開始著手調查『許願機』的確切位置。

為了查出他的正確下落,與湊足金錢,他花了整整七年。

 

七年後的現在,卡洛赫亞終於湊足一切所需,隻身來到的目的地。

『許願機』就在眼前的這幢洋房中。

卡洛赫亞鼓起勇氣拉了拉大門旁的銅鈴,響亮的音瞬間充斥這幽靜森林,也似乎驚動了裡頭的動物。

他嚥下口水,等待著。

半晌後一陣陣規律沉穩的行走聲初線在門的另一邊,越來越近。

接著對方停了下來,拉開門。

對方看了眼他後,便勾起嘴角,揚起了好看的弧度。金色的杏眼中有著鬼魅般的狡點:「請問有什麼事。」

一道很明知故問的問題。

會來此地的人,只有想要實現祈願一事,別無他選。

「我有想見的人。」聞言,有著金色眼瞳的他露齒一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泠淵
  • 我是追到的意思嗎?(轉圈圈)
  • 你追到了(燦爛笑

    郁子 於 2015/02/15 21:45 回覆

  • 最愛櫂樂的遇意
  • 我追完了!
    坐等更新(敲碗
  • 這禮拜會有一篇~~~

    是說你要不要猜看看結局(揍飛

    郁子 於 2015/03/12 21:39 回覆

  • GENESIS☆夾昕
  • 金色的眼睛
    霍克的眼睛是什麼顏色的啊?(歪頭
  • 伽藍色(一般情況下

    郁子 於 2015/08/23 20:4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