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三人到達下個城鎮時,已經是晚間六點的事了。

雖然說是三人,不過有一人可正昏迷著而被某上背在背上。

萊特氣喘吁吁,每踏出一步都像是要了他的命似的。你說說,背著一個與自己體型相仿的人走了整整五公里,能不累嗎?

「萊特哥哥,你還好嗎?」一旁的謳歌問著。

他瞥了他一眼,斷斷續續的回答:「如果你能不和我說話……我會很高興。」

話中有滿滿的怨氣。

 

(六個小時前)

空靈的陌生嗓音在萊特頭頂上問著:「可以讓我試試嗎?」

豆大的汗從他臉龐滑落,萊特皺眉抬頭看著小孩。

「那時真是謝謝你了。我是謳歌‧麥斯威爾。」來路不明的孩子這麼對萊特這麼說道。

「不用。我自己可以搞定。」他回絕,並再度施展起納歐,治癒的綠色光芒再度籠罩提姆,只不過對方的一直沒有好的起色。

萊特擦去汗水,將納歐的強度一次次的增強,自己也越來越疲倦。

他甩甩頭,眼前的影像越來越模糊不清。如果無法集中意識的話,施展納歐就會變成純消耗體力的法術罷了。

可惡……他再次抹去汗水,繼續施展法術。不料卻被人用力的拍掉手,一扭頭察看就發現那小孩正氣呼呼的瞪著自己:「幹嘛不聽我的話。我就說讓我試試了。」

「不必……」警界心強的他,絕不會輕易接受他人的好意。

小孩哼的嘆口氣,一把推開他,使萊特往後一跌坐到了地上:「依你這效率,估計天都黑了都治不好他,而你也會體力不支。」語落他便將手探上提姆的額頭:「光之精,聽吾之請,驅逐不善之意。」暖光在他唸完當下便緩緩出現,一波波的如漣漪般的籠罩提姆,在萊特出聲阻止時治療就結束了。

過程完全不到十秒。

「這樣你沒話說了吧。」小孩打斷正要發話的萊特。

朝著提姆看去,他的氣色的確恢復了。

有些吃驚的他本欲起身過去,卻一個踉蹌又坐了回去。

身體,使不上力……可惡……

你過度使用能力,使你的體力透支了對吧~依我來看,估計短時間動不了喔,至少今天你得在這裡過夜了。」一眼就看穿萊特的謳歌,笑笑的蹲在他面前:「我們,來交換條件吧~

 

萊特一邊把提姆扔上床,一邊卸下行李,腦中仍是剛剛答應謳歌交換條件的情況。

只要讓他與我們同行,就幫自己治療。

對方笑的和魔鬼沒兩樣。

可惡。

「那我先去澡堂囉~萊特哥哥你呢?」謳歌拎起隨身物品,歪過頭問。

「不用你管。」語氣甚是冷淡。

謳歌聳聳肩,並沒有什麼在意,轉開門把便出去了。

萊特看向門口一眼,呼口長氣,癱坐在椅子上。眼睛盯著天花板,腦中的思緒正雜亂無章。

那些名為夷族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還有,當時是誰,救了他們?將那些東西趕跑了,那個人……

他嘖了聲,起身穿起外套,看了眼床上的提姆後,便悄聲關上房門,出去吃晚飯了。

***

萊特四處看了下後,便選在酒店吧檯上坐下。順勢招來店員點了餐後,便攤開記事本。

扉頁上有張全家福。

萊特垂下眼,看了眼那張照片後便翻去後頭空白處寫下了些東西。

一邊吃著送上的餐點,一邊在世界地圖上比劃著。

優路比安……優路比安……不論看幾次,這張堪稱詳細的地圖上始終找不出這地名。

位於奇魯德帝國,名為優路比安,據提姆所說的故鄉名字。

現在他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除了他的名字和故鄉名稱外,其實自己對他根本一無所知。

一個月前,自己竟因為看到處境與那時的自己有些許相同,而答應他的要求。

他搖搖頭甩掉那時的記憶,隨口向前來收取用完餐的盤子的店員道謝後,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

滿月慶典……

將在一個月後於賽洛貝塔舉行。

商機……很大呢。他閉上眼,靠牆想著。

以前的自己肯定不會錯過這機會吧。

以前……嗎。

本想只休息一下的萊特,一個恍神就沉沉睡去。也因此完全沒察覺坐在他身旁,撐著頭正饒有興趣看著自己的謳歌。

「這是您的朋友嗎?我是來收餐錢的。」店員如此道。

謳歌喔了聲,便掏錢將自己和萊特的餐費付了。

這傢伙,是菲拉琳的同族分支啊。謳歌用手指戳了戳萊特想叫醒他,不料對方睡的可沉了。

「唉呀呀~叫不醒呢。」謳歌挑眉,心中閃過一個邪惡的念頭:「這樣你一定會痛醒的。」謳歌邪邪一笑,用魔法弄出的電流馬上透過手指流進萊特體內。

當人在毫無防備或意識下,被電了是什麼反應呢?當然是馬上遠離帶電體,並伴隨慘叫。

「呀啊——」突如其來的尖吼令吧檯內正擦拭瓷盤的服務生給它摔了,也令客人們將吞下肚中的食物給噴了出來,也有些人因突如其來的驚嚇也跟著放聲尖叫。

酒店一瞬間雞飛狗跳。

謳歌摀住耳,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看來萊特的反應令他十分滿意。

而位於酒店二樓客房中的提姆,嚇的從床上彈起,驚恐的到處張望。當他發現混亂來自於樓下時,抱著疑惑好奇的心態慢慢下樓,結果,樓下的情形比他所想的還要來得糟。

後腳才剛離開階梯,一個慘白的東西嗖的聲就擦過他的眉尖,甚至來不及知道那是什麼,那東西就撞上牆,在提姆身後碎成一地。

他怯怯摸上被盤子擦到的地方,那正流出細細的血。

好可怕!

下來不到一分鐘就受傷了,我的媽!

選擇性撤退!提姆想也不想就火速奔上樓,甩門關上,往床一撲。

人類好恐怖!

而罪魁禍首,正一臉淡然的喝著方才送上的果汁。

這騷動看來一時半刻不會停了~

 

夜啊,還很長呢。

***

我討厭小孩,非‧常‧討‧厭。

這世上最令人討厭的,就是小孩。

他們會頂著一張人畜無害的天使臉孔,做出惡魔般的各種事。

年紀小,不懂事,天真無邪,超可愛。

諸如上述種種,小孩得到大人們諸多「特權」。

他們,是世界上,最邪惡的東西!

萊特板著臉,一直走在三人行的最前端。

「萊特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謳歌一臉我錯了,走到萊特身旁說著。

但是他完全不吃這套:「別和我說話。」

因為昨天的鬧劇,和他賠了酒店整整三千庫尼,視錢如命的商人,竟將錢花在非刀口上,這……真的差點要了他的小命。

一口老血真的很想吐在這罪魁禍首頭上。

「怪怪,原來在我昏迷期間發生這麼多事啊。」提姆細數:「對了,是你救我吧,謝謝你,呃……你叫?」

「謳歌。提姆哥哥。」一雙伽藍的眼充滿友善。

「嗚!你好可愛!」提姆衝向前,抱住他的頭狂揉:「屋歌,你好可愛!」

「是謳歌啦!海鷗的音!」

提姆停下動作,滿臉無辜:「可是那個字好難唸。」

「是嗎?國際語不都這樣講而已嗎?」

「國際語很難!正確來說,人類說的這些話對我來說都好難。人類好麻煩……」在感嘆之餘,他又摸了摸謳歌那一頭鵝黃軟髮。

「我也覺得人類很麻煩。」「有同感對吧!」兩人像是多年不見的老故友,一拍集合。

在萊特眼中,這稱之為災難。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臭著臉的那個哥哥,叫作萊特‧赫爾斯曼。是治癒術的使用專家,身高是178,體重是標準體重68公斤,興趣是……」「等等!你、你那些資料哪來的!」萊特氣憤轉身。

提姆頓了下,指著萊特對著謳歌認真道:「興趣是發怒。」「看得出來。」

「給我閉嘴--」鮮少失控的萊特被兩人搞到扯著嗓子大喊。

自昨天受那小鬼要脅後,沒有一刻是安寧的!

而提姆知道他要加入他們時,馬上就答應了,原因僅僅是:「因為他身上有好聞的味道~」

這如同變態班的表態。

「所以,提姆哥哥和萊特哥哥的交易就是將你平安送回族裡,而你要支付他兩萬庫尼加上五大逸品中的第四品,原來如此啊。」

「唉呀~別加哥哥啦,叫名字就好。」提姆的重點放在稱位上。

「你、你你!你竟然連我們交易的內容都告訴他,你!」萊特吃驚到說話頻頻吃螺絲。

而後者一臉天真:「不能說嗎?」

「……」看他的反應,萊特嘆了重重一口氣,不想和他解釋。

對商人來說,交易內容理當不能隨意讓第三者知道。怎料,他這次的交易對象,是個白癡。

有時連溝通上都有問題隔閡的白癡。

「喂,小鬼,我先聲明。」萊特將注意力轉向另一人:「你不准拖我後腿,不能扯上麻煩事。遇上戰鬥,請快速遠離,因為我不想幫你收屍或救你。」萊特冷言。

聽完他的話,謳歌僅是笑著答應:「我不會死的。」

對方的回答怪的不知讓他該如何接下,搔搔頭,他繼續前進。

反正他說他聽懂了,若是發生什麼事,一概不管。

反正。

人心是險惡的。

現實很殘酷。

那場戰爭後,這世界大大的扭曲,醜陋的人性逐一浮現。

人類就是這樣的生物。

不需多疑。

「對了,你為什麼會加入我們啊?」提姆問。

謳歌偏頭,幾秒後才回答,但語氣的細微變化萊特可是沒有遺漏:「我想參加滿月慶典,拿到優勝獎品。」

那語氣,十分冷酷。

像是堅決非做不可般。

大會的獎品是什麼尚未公佈,但這小鬼……肯定的像什麼一樣,彷彿早就知道了。

謳歌‧麥斯威爾,是嗎。

來路不明的小孩。

 

下一個城市,瓦德。


 

我覺得經過這一話,萊特給人的好感指數跌到谷底XDDD

是說其實郁子很喜歡小孩XDDD

那些打出來的,不正是小孩的可愛可恨之處嗎(大笑

然後,謳歌的身分,我覺的有人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泠淵
  • 恩,我先在心裡偷偷猜好了(欸!)
  • 咦!你猜到拉(閃亮亮

    郁子 於 2015/02/15 21:42 回覆

  • GENESIS☆夾昕
  • 我不知道我到底算不算喜歡小孩呢...
    會覺得小女孩很可怕(抖...
    猜不到:D(被揍
  • 我喜歡小女孩(這傢伙喜歡正太和蘿莉#
    沒關係!!!你後面就知道了~

    郁子 於 2015/08/23 20:3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