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典禮上,校長看來是不管哪一間都惠很多話嘮叨了。

千尋嘆口氣,仰頭看著天花板發呆。

無聊。

好無聊。

瞥了旁邊的律子一眼,千尋輕笑。她睡著了,還稍稍留了口水呢!

「那麼接下來,就請我們學生會的代表,有栖道真院同學來為大家說幾句話吧!」當聽到主持典禮的同學說這名字時,千尋下意識的看向正拿起麥克風的那人:「大家好,我是有栖道真院。在接下來的一年中,我會盡我最大的微薄之力,幫助各位同學。」富有磁性的嗓音,隨著擴音器而大大的在禮堂中回響,成了一種妖異的聲。

「道真院學長不僅人帥品性佳家境好,連聲音都這麼吸引人,這人……啊,我的心都被奪走了。」「真的真的,不論看幾次,聽幾次,都是這樣,喔!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人啊!」

「真是吵死了。」將那些花癡發言的人給冷冷打槍,就是同為學生會一員的蒼子。

女學生們瞬間愣住,半晌後才不悅反駁:「憑什麼嗆我們,學生會又有什麼了不起!」

不過顯然的,回嗆的威力完全不足。

蒼子皺眉,冷冷的看著她們,連頭都沒轉,嚇的她們到抽口氣不再反駁。

「她們好像很怕蒼子呢。」千尋滴噢,沒想到有人卻接了話:「當然啊,蒼子她啊,可是副會長呢!」

千尋嚇了一大跳,定眼一看原來是律子:「你醒了啊……是說,為什麼蒼子她不用去台上?

「嘿嘿,因為他老大不爽啊。」對於她的回答,千尋不解。

「嘛~到時候妳會知道的!」律子丟下這麼一句後,又低下頭補眠去了。

千尋看了她一眼,便不再追問。

台上的演說還在進行著。

 

真的……好無聊呢……

千尋垂下眼。

而在台上剛講完的學生會長——有栖道真院,看著台下的某人後,揚起了抹難以察覺的笑。

 

***

白龍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紅門那,有一團團的瘴氣正聚集擴張著,雖然在預料之內就是,不過沒想到它們這們迫不及待。

兄役看著白龍那淡然的反應,有些不知所措。

現在這聚集在紅門那的,可是鬼族啊!

紅門,為連接各方異界次元的地方,別名絳之扉——黃泉之門。

「湯婆婆她……」「她去參加各方會議了,紅門的事我會處理。」一貫的冷靜,一貫的處變不驚。

翠綠的眼,沒有任何波瀾。

「是……」兄役躬身退下。

油屋中的人,在六年前白龍取回名字的半年後,因為「歸名」事件,令白龍德到了莫大的權力。

河川主神之名,賑早見琥珀主。

神與區區一名異界的掌權者,可想而知當然是前者的地位高出後者許多。

名字,代表力量與權勢。

「天」在神議後,決定將白龍進行歸名儀式,並要處決湯婆婆因奪取神之名一事,卻被白龍阻止。他說是以自己的意願歸順在湯名之下的,「天」雖沒處決她,卻將她的勢力消減不少。爾後又因白龍個人的意願,繼續待在湯屋,當然不是以徒弟的身分,而是監視者。

知道白龍真實身分後的大眾,理當不敢再和白龍大小聲,由其是父役這人。

父役、兄役為當時幾乎與白龍平起平坐的人。

而現在,因神的地位,這兩人當然不敢再有異議。

白龍回過身閉上眼,口中悄悄唸著:「聽吾之令,魔法解除。金木風水火,斬草除根!」語落,遠在紅門那發生了異變。

天火驟然竄起,將夜晚的天空照的通明,突如其來的大火,令鬼族的船全數燒盡,還沒反應回來的這短短三秒,它們就與船一同沉進了紅門前方的河中。

「喂喂!這樣的話我不就什麼都不用幹了!」建御雷用草薙劍敲著肩,有些掃興。

看著那把劍正被建御雷當作按摩器具後,蒼皺眉:「那把劍,祢偷出來的?」

建御雷乾笑,因火勢燃燒而颳來的熱風將他的帽兜吹下,紅髮便隨風舞動,如羽織般輕盈。

「祢可以不用在這的。」「欸~別這樣說啊。」雖然完全沒上場,但建御雷還是一富饒有興趣的臉。

「分名是『天』的祢。」蒼道。

「今天的話意外的多啊,風之神。」建御雷抱怨。

兩人看著火勢燃燒帶進後,準備離開之刻,卻因某道到笑聲而停下腳步:「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縱使是祢們,也不完全是光……人類啊!將是決勝點……」

建御雷掃是全場,沒見到任何人。

用了隱身術?竟然超越了我的等級?

「蒼,小心點。」他將劍丟向左手,態度認真許多。

一旁的蒼也沒說什麼,喚出紙扇預防。

火光消失,兩人瞬間迎接黑暗。

神的火光,被撲滅了!?

才這麼一想,身旁的蒼痛苦的悶哼了聲,接著一聲劇烈的撞擊聲在建御雷身後爆開:「蒼!」「祢有時間擔心別人嗎?」「什麼!唔!」胸膛瞬間遭受強烈衝擊,然後也像蒼一樣直直的飛了出去。

「今天先打聲招呼吧,眾神們……」那聲音詭異的笑了笑後,空間扭曲了下,旋即消失。

「你們!」聽到熟悉嗓音的兩人抬頭,看到的是匆匆趕來的白龍。

建御雷望向琥珀身後,火……並沒有消失。也就是說,剛才在我們完全反應不及下,那傢伙就將我們拖進另一次元了,真棘手。

他不悅的咂舌:「蒼,沒事吧。」

後者點頭,表情甚是陰沉。

我們竟然被看扁的如此之低!

「看來你們剛剛發生了什麼令你們反應不及的事。」白龍看這兩人臉上那另他人不敢恭維的表情問著。

「下次別讓我見到它!」見御雷甩劍,氣憤的往湯屋走去。

沒想到一貫冷靜行事的蒼,竟也罕見的顯得焦躁。

白龍沒有過問,看看周遭的情況就知道了,空氣中,散佈著作噁的黑色瘴氣粒子。

說不定這……只是開頭。

那件事的執行,看來得提前了。

在人類世界舉行,在神議那一個禮拜中舉行。

 

名為「雫之祭」的雙重神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