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特黑著臉,心想著若一個月前自己不淌那灘混水的話,現在自己一定是自由之身吧!

他重重嘆氣,卻怎麼也消不去心中的煩悶。

提姆哼著曲調跟在他的後頭:「風吹起,憶起初始之約。光燦明兮,鷹揚虛空,唯靜默,頌光明,祭黑暗,贈永恆。風吹起……」對於方才對方生氣一事,早已拋到腦後。

雖說拋到腦後,但他還是有一點點的在意:「萊特,你還在生我的氣嗎?」在人來人往的市集中,他必須提高音量大聲問著。

暗紅的圍巾在萊特身後左右舞動,而圍巾的主人僅是淡淡吐出一句沒有就不理他了。

「才怪……」提姆暗自吐舌反駁。

然而就在這時,原本嘈雜不休的市集,瞬間安靜了。

人群的目光都往同一個方向看去。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身著白色異國長衣的小孩低頭對著他眼前的壯漢道歉。

壯漢眉頭一皺,低下身湊近小孩,口氣甚是不好:「你害我的衣服髒了,都是因為你撞到我了!」他指著他那一身傑白無垢,毫無髒汙的上衣。

提姆好奇的爬上一旁的木箱,正好撞見了這一幕,他禮貌的詢問著前方的一名男人事情大略,卻得到對方的狠瞪與哼聲。

他不太理解對方為何有這種反應,只是聳聳肩詢問著另一名婦人:「請問一下……」「你要做什麼,不要碰我,是想加害我嗎?」「欸?」愣愣的望著被拍掉的手,他不明白,他只是想問個問題罷了。

「我只是想問個問題……」提姆支吾。

「別碰我,人渣!」婦人怒斥。

「人……人渣?那是什麼?罵人的意思嗎?而且我只是……」他的話尚未說完就被一旁的萊特打斷:「鬧夠了吧你。別給我惹麻煩。」

「不是的,我只是……」

「條約其二是什麼?」萊特深逐的眼眸盯著提姆瞧,使他一愣一愣的:「不、不准惹出額外的麻煩。」

「你知道嘛,那就閉上你的嘴,繼續趕路。」

「可是那個小孩……」

「該死的,圍觀的人這麼多。」萊特無視提姆,低聲抱怨:「讓一讓,喂!讓一……嘖!」人群的擁擠程度超乎他的想像,停滯不前之下,他下意識的望向那名金髮小孩。

小孩依舊不停的道歉,然而對方也依舊不領情,咆哮聲越來越大,並從一旁抄出一根粗木樁,直接從小孩的頭打了下去。

「咦!」提姆嚇了一大跳。

他打人?

為什麼啊?

小孩不是道歉了嗎?

「老子不要你的道歉,你撞到老子我我就是不爽!誰管你的狗屁道歉!」壯漢又重重的打他一次:「直接打死你老子我還比較爽!」

在一旁圍觀的眾人不但沒有上前勸阻,反而竊竊私語的嘲諷那名小孩。

說他是活該被打死,撞到人以為道歉就沒事了,也太天真,等等之類十分刺耳的話。

木樁又再次重重落下。

鮮血飛濺。

小孩氣若游絲的道歉。

 

不……不對吧!

撞到人為什麼會這麼嚴重啊?

 

提姆一開始以為他聽錯了,這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有小孩子被打不上前幫忙就算了,還暗處的批評那小孩,到底你們有哪裡和那男人不一樣啊!

 

提姆憤憤握拳:「萊特,你不認為……」「人散了些,我們走。」萊特冷冷的看他一眼,暗示他別再多管閒事。

在現今這個社會中,多管閒事,並不會得到任何好處或利益,只會是種飛蛾撲火的無腦行為。

正義感、勇敢、樂意祝人、善意好心、救助之類種種,在今天這種社會下,是身外之物,是不被需要的。

現在時下需要的,是能精打細算的頭腦,利己的生存方式。

「不是吧!喂!那小孩會死的!」

「所以呢?他死了會影像你的一切生活嗎?」萊特側頭,吐出冰冷的言詞。

他說什麼?

話不是這樣講的吧?

會伸手搭救不是人之常情嗎?

一股怒氣在提姆心中強烈的膨脹。

萊特回過頭,邊閃出人群,準備再度起程。

「萊特!」

面對他的呼喊,萊特充耳不聞。

小孩半跪在地,額上的傷口泊泊的出血,他將血拭去吃痛得站起身:「真的很對不起……」

「還站得起來啊,不簡單。」壯漢用木樁敲擊著自己的肩,語氣調侃的看著眼下的小孩。

小孩抬頭,眼中有著別於方才的神采。

「那什麼眼神,給我去死!」壯漢揮下木樁,再次朝小孩頭部重重落下。一道黑影閃出,擋在小孩面前,硬生生的接下那道攻擊。

「那個渾蛋……」萊特咂舌。

狀漢稍稍驚訝的哦了聲:「你誰啊,小夥子。你朋友嗎?」

「我叫提姆‧波布納,給我住手!」

壯漢不屑的呵呵笑著:「就憑你?被我打斷手的你,又有何用處?」

提姆咬牙,剛剛只想著救人,的確太衝動了。現在斷了手,擋下那一次,卻不代表對方就會因此而收手。

我真的……太天真了嗎?

人類,真的已經……

 

不被互相所信任了?

 

「直接送你們走好了,去上面的天堂世界。」壯漢從懷中掏出一把槍,對準了兩人:「去死吧。」他眼泛紅光,奸獰的笑著。

「可惡……」提姆暗叫不妙。

萊特推開人群,本要前去救人的他,因某人的下一步動作,吃驚的愣在原地。

被護在提姆身後,本被打到無力還擊的小孩,現在正僅用單單一隻手就將他的槍給折彎變形。

「什麼,小鬼你!」

他的速度快的直到槍被折彎我才發現,這小鬼到底……

「謝謝你了,莫。」小孩莞爾一笑。

一條條無形的絲線正將他綑住,並有越勒越緊的跡象:「小鬼……你做了……什……麼……」

小孩並沒有回答他,僅抬手手腕一轉,壯漢也跟著回過身去:「消失在我的面前,莫。」

力量逼迫他行動,壯漢快步離開,完完全全被壓制住。

提姆、萊特,甚至是圍觀的群眾,對這突如其來的扭轉情勢,訝異到說不出話。

囂張至極的壯漢,竟像個提線木偶般,聽話照做,對象還是剛剛被他自己打到半死不活的小孩子。

怎麼想都令人費解。

 

「散場吧。」小孩低語。

 

應他的話,大夥紛紛回歸原本在做的事,像是突然失去興趣,大家就散開了。

市集又恢復了原本的熱鬧。

小孩不再是聚焦重點。

「你好厲害!」率先開口的人是提姆。

小孩苦笑,並緊緊摀住自己的胸口,痛苦的大口喘氣。

「你怎麼……喂!你還好嗎?」小孩突然跪地,臉色十分蒼白。他搖搖頭,但臉上早已佈滿細密冷汗。

「少來了,怎麼會沒事?對了,如果是萊特……」想到萊特的提姆,興奮地抬頭,卻正好對上站在他前方萊特的那對深逐的眼:「你知道我要叫你啊,太好了,萊特……」

「我不會出手的。」

「你又不知道……」「你要我救他不是嗎。」萊特不客氣地打斷他的話。

被一語說中的提姆乾笑:「是啊,所以……」

「我剛剛說了,我‧不‧會‧救‧他。」

提姆愣了一下,不太了解他的意思:「可是只要有你的幫助,這孩子他就可能不會死了。」

萊特看向跪地不起的那名孩子,半晌後漠然:「走了。我得趕快送你回族裡。」

「萊特!你也是像他們一樣的人嗎?不是吧?你說要送我回去,難不成也僅僅是因為我說的事後報酬嗎?」提姆怒吼。

「沒錯。你要說我冷血什麼的沒有關係,趕快走了。」他不以為然。

「你簡直不可理喻!」

被感情沖昏頭,不可理喻的人是你。那種死在路邊的人,你不也差點成為其中一名嗎?不是我的緣故,你還能像現在站在這和我大吼大叫?」萊特冷言。

 

無法反駁。

他說的事實,但是……不是這樣說的啊。

 

「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提姆低下頭,忿忿的握拳發顫:「回去族裡後……我給你兩萬庫尼,所以請你救救他……」

萊特挑眉,兩萬庫尼對他來說,其實不算是很大的一筆錢。

可有可無。

看他的反應,兩萬庫尼,恐怕花光了他所有的財產。

為什麼要為了一個萍水相逢的人,施予救贖?明明對方不會感激你的。

「你得說話算話。」幾分鐘後他淡淡地說道。

萊特蹲下身,問著小孩:「內傷外傷,你選一個。」

反正不會死就好。萊特是這麼想的。

況且那能力,不能在這用……

不過有不用能力能救他的方法。

「憑你是沒辦法的……」未料小孩竟搖頭拒絕了他。

「好心救你,你還這種態度?」萊特有些怒了。

「萊特他的能力真的很厲害!」不知萊特打算的提姆附和著。

小孩吃力起身:「不論是你要給我吃的藥草或湯藥,甚至是你的治癒術……對我不起任何作用……」

他怎麼知道我有治癒能力……萊特在心中暗叫。

「沒試試看怎麼會知道。」提姆堅持。

小孩仍是拒絕。

感覺被看扁的的萊特,心一橫,直接抓過他,手貼上他的額頭。本來不想用的治癒術,發動了。

淡粉暖光覆蓋小孩全身,但小孩的反應竟使兩人倒抽口氣,不知該如何是好:「不要——!放開我,不要——」

小孩痛苦的放聲尖叫。

萊特急忙放手,一個踉蹌小孩砰的摔到地面。

對於小孩的劇烈反應,兩人從也沒想過。

本來救人的行動,卻成了加害他的行為。

「不可能……我的納歐,不會吧……」萊特喃喃道。

小孩咳出了些許血,呼吸越來越急促。

「怎、怎麼會這樣,萊特,怎麼辦啊?」提姆著急地詢問著他自己也想知道了的答案。

要怎麼樣才能救他?

納歐不管用,那麼……

「啊啦,你在這啊。」一道女音劃破這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氣氛:「嗯?我說……你怎麼用那招,對他根本反效果啊。」

說是這麼說,但女人卻依舊老神在在沒有要幫忙的意思。

「妳是他的……媽媽?」提姆說完不到一秒,被女人勒著頸子提起:「我看起來這麼老啊?小東西~」

「死……我會死……放……」女人冒著青筋用力地的來回晃他:「說我是他姐還差不多啊!」「呃呃!我……啊啊!會死……」「哼!」女人反手一甩將提姆丟到地上。

「我還活著!」提姆恐懼的摸著還感覺的到在跳動的胸口。

「請問妳是?」相對於提姆,萊特的提問就顯得正常許多。

女人偏頭思考了下,彈指道:「這傢伙的朋友加『監護人』。」

「所以不是也是媽……」提姆還沒說完就因女人的狠瞪而嚇得閉上嘴。

女人蹲下身,手輕撫著小孩的背,看起來像是在順氣卻又不盡相同:「我該說你活該嗎?哪有人靈魂都還沒恢復救使用真名啊,笨的可以。」

幾分鐘後,小孩大大的吐了口氣,在女人的協助下,被扶起來坐好:「謝了……」

「妳做了什麼?」萊特問。

女人笑而不語。

「你欠我一個人情啊~我想想,這次就給我上次我說的那個好了!」女人話鋒一轉,談到了報酬之類的東西。

小孩失笑的搖搖頭:「呵,知道了。」站起身對著兩人說道:「謝謝你們了。」

「反正也沒上忙……」萊特碎唸。

我的能力……沒用了嗎?

有點反應不過來的提姆還愣在原地。

「先走……唔!」才走沒幾步,小孩身子一晃,往前一傾。跟大地再次親密接觸前,被一旁的女人穩穩接住。

「他?」「如你所見,昏倒了。」女人對萊特溫柔一笑,一邊將小孩背上身:「再次向你們道謝了。他對我和另一人來說,是很重要的『親人』。」

 

在離去時,女人悄悄的說了句,不過顯然的只有萊特一人聽到。

 

 

 

「萊特‧卜門西多,你們一族的事我深表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我喜歡穿白衣的金髮正太:D
  • 這個人是這一部的裡主角
    正太你認識喔~~

    郁子 於 2015/08/23 20:2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