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塔娜踩著帶跟的皮靴進入了位於王宮中的鏡廳。

環顧下四周後,發現不見任何人影。

「將軍不是說他會在這等我嗎?」米塔娜在心中碎唸。將軍雖以任職經驗來說比她長上許多,但就位階而言,她可是與他同等甚至高出一階,她為這國家奉獻的心力和財力來說,對方可是連皮毛都沾不上邊。

自然而然的也不會對她做出欺瞞或失禮一事,除了某一人。

四面八方的落地長鏡映出了她這七年來的變化,不論外表或心理,都成長許多。

她用修長的手指捲起頭髮,鏡中的自己也跟著變化。

我也不一樣了呢!她在心中笑笑的看著不停換著動作的自己,明明當初的身高才這樣說。

正當米塔娜沉浸在自我世界時,某道磁性的聲音呵了聲:「呵呵呵,原來所謂的『搔首弄姿』就是長這樣啊,嗯,今這朕長知識了。」

一把諷刺的箭貫穿了米塔娜的心。

那個某一人來了。

「真想看看爾等是誰,讓朕長知識與見聞的人,理當要誇讚一番!」

第二箭也絲毫不差的刺進米塔娜的心。

「我說國王陛下……」一旁的大臣面露懼色的說道。

但對方卻側過頭叫他閉嘴:「消失這麼久,現在才回來,朕理當該氣氣她,否則朕的心裡會不暢快啊!」

「我說陛下!」「噓!」國王展顏,神情愉悅的走向她,展臂表是大方歡迎的繼續說:「爾等是何者,是否能轉身讓朕瞧瞧?爾等搔首弄姿的功力實在一絕,稱聲師父不為過吧?」

第三箭依舊。

米塔娜黑著臉,低著頭回過身,擺在身側的雙拳憤憤發抖。

結果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他,故做吃驚低語:「唉呀!原來是我國御用的S級魔導士,米塔娜小姐!」

這低語低到大大的回響在鏡廳中。

「陛下……」眾臣們急的手足無措。

「你啊……果然在兩年前我要離開時就把你滅掉的——!」拳頭上裹著急速旋轉的風,她一拳將名為辛格拉的國王——修洛伊‧席爾‧魏斯洛,給打上天。

旁邊的大臣門齊聲含淚目送:「願您安眠啊,陛下——」

而聽到有陣陣爆聲而趕來的弗雷恩與其部下們,對眼前的結果十分無言。

***

喝著茶,修洛伊眼前坐著兩名與自身最親近信賴的人。

撫著臉頰,他含淚帶著哭腔抱怨:「我毀容了,妳這樣我要怎麼跟議員們開會!」

輕啜口茶後,米塔娜不屑的回著:「我不在意暫時甚至永遠的魁儡國王。」

沒料對方竟是如此反應,修洛伊深受打擊的看向左側的人。

「……」弗雷恩安靜的在報告上書寫著什麼,完全沒搭理國王的求助視線。

「過分,實在太過份了!」修洛伊憤怒拍桌起身:「不論年齡、位階,其他種種,朕都比爾等高出多倍,為何得招受如此侮辱!」

「在我們面前就別朕朕朕,爾等爾等的一直叫。」米塔娜冷言。

「怎麼怎麼,會覺得害臊或是不如我覺得羞愧是嗎?」修洛伊紅著臉,咧嘴問道。

期待兩人反應的他,如小孩子般,雖然都已經快30歲了。

弗雷恩和米塔娜很有默契異口同聲的反駁:「是因為這樣更顯得你的智商不如我們!」

修洛伊錯愕的嘎了聲。

「虛榮感過大的人才會停的強調稱謂,這不是智商不足的現象嗎?」米塔娜拿著茶匙指著他。

弗雷恩靜靜點頭默認,一邊轉開傳令筒並拉出卷軸式的文書。

聽到兩人無情的攻擊,他「碰」的聲倒在圓桌上抽蓄:「好樣的,狠毒至極!」

「恕屬下打斷陛下自憐的時間,請先過目這份文件。」修洛伊悲憤的接過文件,不到十秒便扔回給弗雷恩。

「看您的反應,像是早已知道有這件事。」

他哼了聲:「這件事以前常常舉辦啊!每四年一次的重月慶典。之前可是不論颳風下大雨都得舉辦的,只是因為那場戰爭,而停辦了七年之久罷了。」

弗雷恩和米塔娜表示兩人完全不知道有這種慶典。

修洛伊無言的偏過頭,在心中想著:「唉~我想也是,一個孤僻的女魔導士成天窩在房間裡研究,哪會知道這種東西,另一個就不用說了,下町出身的人是不會知道這件事的。」

「您的回應是?」

「時間是一個月後吧,答應下來吧,不然喝了人家送來的藍茶說不答應,有失面子。」

「這是藍茶?」米塔娜表示驚訝。

修洛伊點頭回應。

 

 

藍茶,顧名思義外觀是種葉片呈現青藍色的茶葉。它的等級是茶類中最高階的,就算拿最頂級的紅茶與之相比,也是略遜一籌。

它的產量十分稀少,在市面上僅占全茶類的1/20。

產量少的原因就在於它的培育期可謂困難重重,每個月的所適應的濕氣、溫度都不相同,若是搞錯一個月,茶的價值就會暴跌到比綠茶還不如。比起培育,採收期更是難如登天。一年中僅有兩次的採收期,一年總共四天。而那四天卻非固定之日。

茶葉的成熟變化僅僅在葉尖上有無變為深輕色之差異,變化之處實在微小。

因此藍茶才會身價如此之高。

 

 

「是嗎?那真是失禮了,我不懂怎麼品茶呢。」米塔娜一口氣將其喝光。

修洛伊偏頭思考下後,問著正在整理文書的弗雷恩:「那比賽,有說誰不能參加嗎?」

「基本上沒有,但請一國之君的您打消此種念頭。」聽出他話中含意的弗雷恩,馬上潑了冷水。

「我可是A級的啊!」修洛伊不滿。

「考慮到S級的會出賽,屬下就不能讓君王冒這種風險。」

聽到弗雷恩的話後,米塔娜邪邪的笑了。而沒錯過她這表情的修洛伊立即想到米塔娜正打的算盤:「不行!絕對不行!我不讓妳參加!」

「欸?為何不行?我超想打的!」躍躍欲試的樣子整個寫在臉上。

「我不行,妳也不行!這樣才公平!」

「才不公平!這世上哪裡有公平一事!你看你是國王,我是你的屬下,但我明明比你強,這也不公平啊!」

「那別當啊!我不稀……」尚未說完的話,修洛伊硬生生卡在喉嚨,但米塔娜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關於他尚未說完的話。

修洛伊顫顫的看向笑的一臉燦爛的她:「哎呀~弗雷恩騎士長大人,您也聽到了吧,陛下說我能不當耶~我太高興了!」語畢,便火速收拾個人物品,準備閃人時,小腿被死命抱住:「我錯了,妳要是一走了之的話,大家會說我沒善待功績偉大的妳啊,啊、啊啊、別、別走,米塔娜!別拖著我行走啊!啊啊啊啊,我錯了,我道歉啊,米塔娜啊——」

「吵死了!我死了不成啊!滾!」「米塔娜!別啊!」修洛伊整顆頭黏到了她的腳上:「別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黏著我……給我滾!」耐性到了極限的米塔娜,手一揮,光一閃,碰的聲修洛伊被鑲到了牆中,半截身軀在牆外晃啊晃的。

 聽到有劇烈撞擊與騷動的大臣們,著急地拍著胡桃木所製的房門:「陛下又怎麼了,請快開……騎士長大人?」弗雷恩將門打開一半,遞出方才處理完的文件,看到應門的人是他,眾臣們有些錯愕。

而且竟然是拿文件而不是說明房內的情況?

「請將這文件盡速寄到奇魯德去。」他的語氣十分淡然。

大臣們愣愣地接下後,弗雷恩滿意的點了點頭,完全沒說房中的情狀,甚至可以說是……不以為意?

欲將門關上前,像想到什麼般又將門打開:「差點忘了。稍後你們請建築工人來修理這房間的牆。」說完,又悄悄的將門關上了。

 

沉默。

 

大臣們沉默了。

可以說有點無言。

「那個……房裡確實發生了什麼是對吧。」某人問。

「這種事得發生多少次?」某人懷疑。

「我們的國王,令人擔憂啊……」有人感嘆。

就這樣,大臣們沒再說什麼的離去了,各自忙各自的,他們決定,若稍後又聽到或看到什麼,也絕對不管了。

 

 

而建築工人來修理牆壁時,甚至驚訝到不該如何表示。

這牆竟被摧殘到這種地步!而且,剛剛有看錯嗎?一國之君被當成牆上的裝飾在那掛著,若不是他發問,恐怕房裡的兩人會無視牆中的人到直到兩人處理完所以事吧。

這次的掌權者……令人憂心。

工人在心中下著最終評論。


這次的國王好........好可憐,竟然被我整成這樣(大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童話研究社長大人
  • 國王好可憐,被整成這樣,在文末還要讓您說一次XD
  • 哈哈,可憐的國王(眨眼

    郁子 於 2014/12/12 20:33 回覆

  • 最愛櫂樂的遇意
  • 國王好可愛wwww
    不作死會死的國王ww
  • 好白癡的國王XDD

    郁子 於 2015/03/12 21:38 回覆

  • GENESIS☆夾昕
  • 藍茶變成蘭茶了喔:D
    國王真的好白癡啊 我也為那個國家的前途感到擔憂...
  • 是啊,我知道啊,錯字是我老公啊....
    超蠢的XDDDD
    我們一起擔心他WWWW

    郁子 於 2015/08/23 20:1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