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甚虐,不喜者輕斟酌,有無洋蔥請各位判斷WWW

    (搭配這個會更有傷心效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4kTBtDxYSg


 越過天空     ───── ???


贏了那場兩人都拼上性命的戰鬥,但他卻不覺得有任何光榮之處。

風徐徐吹來,帶著濃厚血腥味。

這一切只是自欺欺人。黎各在心中想著。

從一開始,奇魯德就沒喚醒過伊蘭列斯,喚醒的人是他們一直追隨的那名騎士長。真是太可悲了,況且奇魯德也沒說要對辛格拉發動攻擊。一切明明都很簡單,只要冷靜想一想就知道了,但就因被表層的「事實」蒙蔽了雙眼,大家就聽令行事。

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導自演,自欺欺人。

被蒙在鼓中的我們,什麼的都不知道。僅是一味的聽從命令,而從沒思考過事實的真相。

公主殿下在瓦德時就說了,她並非被尤利綁架出城而是自願的,說是要阻止「那件事」的發生。

那件事,想必就是眼前的景象吧……

然而推敲出這一次事件真相的人,現在,也僅有黎各一人。

「喂!黎各副隊長,隊長還好嗎?」隊員們如是問道。

黎各伸出手擋住要上前的隊員,悄然道:「我們就這樣讓隊長靜一靜吧。」

「可是隊長為何一點都不開心?明明將罪犯給斬殺了啊?」「說的也是,難不成我們的隊長沒殺過人,不是吧?」隊員間的疑問在黎各聽來句句都是如針般的嘲諷。

明明什麼都不了解,那人分明不是罪犯的。

制度和權力,原來真能致人於死地。 

真是殘酷。 

「別囉哩叭唆的,醫療組那需要我們幫忙,快走!」黎各將隊員全打發離開,在臨走前,悲傷的看了弗雷恩一眼後,也上前跟去幫忙。

搖搖晃晃來到尤利身旁的弗雷恩,無力的雙膝跪下。光滑的冰面模模糊糊映出了自身的身影。

冰面上映出了不僅是自身的身影,也包括了殷紅血跡與他那愈漸冰冷的軀體。 

我殺了他。

親自手刃了摯友。 

罪惡感大大的綑住他,密不透風的。 

他看著尤利,腦中浮現方才與他的對話,在劍刺進他心臟的那刻……

 

*** 

迎面撲來的火焰在擊中他的前一秒,竟旋即消失。在他意識到時,劍刃就已貫穿尤利的胸膛。

咦?

手上的劍所發出的微光,擴散到尤利的全身,轉瞬間就消失了。

等等,我做了什麼,開玩笑的吧。我竟然,我……

「對不住啦,弗雷恩。」尤利吃痛笑道。

弗雷恩顫顫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那手正握著劍,而劍沒入了他心口處。為什麼我會被怒氣沖昏了頭,竟然犯了不可彌補的過錯。

大片大片的血液浸染著對方的衣裳。

死亡的鐘聲正悄悄響出序曲。

「我很高興……讓我恢復理智的人……是你呢。」尤利指著劍柄上的透明魔核。

那魔核是先前赫莉絲坦交與弗雷恩手上的。

「多虧那魔核,我終於從束縛……中解脫。」

「對不起,對不起……」明明約定好的。

尤利笑了笑,後退了幾步,沒入體內的劍就順勢抽出,伴隨著大量鮮血。鮮血灑上冰層,樣出了朵朵不規則的血花。

「別再說了,我現在就帶你去醫療組那!」尤利的手輕輕的搭上弗雷恩的肩膀,阻止了要行動的弗雷恩:「尤利?」

現在兩人的距離只有一條手臂。雖然心口正淌出泊泊溫熱殷紅體液,但是他必須忍住,把話說完才行,否則,依這位摯友的死腦筋,想必一生都會自責不已吧。

一直以來弗雷恩他的腦筋就不太會變通呢。

「明明知道……不可能了。我可是這場爭戰的幫兇呢……」聲音越來越說不出來,彷彿有棉花堵在喉間似的。

「別說傻話了……一定有方法能救你的……」

明明先前就已經知道,已經先前得知預言了,為什麼我還會做出這種事啊!

「人死後……會變成光吧?那我會嗎?」尤利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畏懼死亡的表情。

不知為何的突然想起那久遠的故事。

「你在說什麼?你不會死的……」反觀弗雷恩,臉上佈滿早已分不清是淚水或鼻涕的痕跡了。

後悔的心情從沒少過。

深紫色的眼眸望著弗雷恩,輕輕開口:「弗……雷恩,你要記得……」他的聲音雖然虛軟,卻十分堅定,一字一句的最後話語,靠著微風傳進了弗雷恩的耳中。

靜靜的,不發一絲聲響。 

「……荷里西亞。」 

說完這句話的當下,尤利身子一側,倒下了。而戴在他左手的魔導器,本來一直發出微光,如今在尤利死亡當下,便黯淡消失了。

弗雷恩愣愣的看著倒地的他,身體搖晃了下,雙膝一軟跪倒在冰面上。

這時候剛好是伊蘭列斯的法術──「真實」開始之刻。

 

***

時空示意著輝,要牠照著兩人的吩咐做。輝二話不說,閃動了下光球後,奇蹟,開始了。

「霍克,聽得到嗎?」時輕輕一點眼前的另一顆光球問著。

散發柔光球體微微的閃了下。

「知道那是什麼嗎?」空抬起手指向在海中結冰的那處。

幾秒後,一道微弱的嗓音在兩人腦中說著:「光的贈禮嗎?」一顆顆鵝黃的光點從那處漸漸出現。

「沒錯。」

「為什麼?」

「比起贈禮,說是賠禮還更加適當。」空聳聳肩回:「嘛~除了尤利以外的死者,是輝自己說要給他們的。說是對無辜戰死的生靈最後的祈願。」

「那麼尤利是……」

「你知道吧,那孩子,原本和你一樣呢。」時伸出手,輕撫著那些正飛往天空彼方的光點,接著才繼續說:「可是啊,只因我和這傢伙對他母親離開魔法師一族有不同的想法與制裁,沒想到空卻錯手殺了這個靈魂,那個靈魂,就是尤利。」

「換我說吧,時。我呀,不小心殺掉他後,雖及時挽回了,但卻傷到了靈體。變成不算是魔法師卻又有吸引瑪那的特質,而且因為特殊,還有了類似預言之子的力量,雖然不多就是了,不過因為類似,所以可以預測自己的壽命期限到何時,但沒辦法預測其他人的。所以預言之子的規則也對他沒用。而他母親在他五歲時,就帶他出城,趕不及三個月後的認可儀式,所以也沒拿到屬於自身的水晶礦脈。水晶礦脈是能呼應魔法師本身進而成長的最高等魔核,也能抑制靈魂與力量的過剩或是不穩定。為了彌補,我們在他十歲時,暗自的在克雷色莉亞中培育出一顆屬於他的水晶礦脈。花了九年終於培育完成時,雷吉派拉斯特卻進城將礦脈搶走,而我們也在那先前,得知了這孩子最終的結局。所以沒有插手阻止他奪走礦脈。」

「莉絲說她在城中遇見空,就是祢想阻止,卻又無法是吧。」

「啊哈哈哈,多嘴的女人!」「原來如此,祢有偷偷跑出去過啊。」時冷冷的揚起抹陰笑。

「所以十年前霍克你遇見尤利時,不是將他的靈魂暫時壓抑住了嗎?因為從五歲那時起,他的靈體因受損過,只要受到精神法術,或強烈瑪那的攻勢,就會失控。原本在克雷色莉亞中的記憶與技術也變得模糊不清,正確來說,他不太記得五歲前所發生過的任何事。」時補充道。

「人類本來就在七歲前就沒什麼記憶吧。」「別忘了,空,三大族的記憶從出生就有了。他們的記憶力和一般人可不能比。」

「所以,到頭來,祢們想補償尤利的事,一件也沒達到?」霍克有些無言的反問。

「啊哈哈,也、也可以這麼說啦。」「哼!」

「因此……」空收起打哈哈的心態,口氣中流露出不捨與哀傷:「至少讓我等,送他最後一程。」 

送他最後一程是嗎?霍克看著遠方,不再說話。 

 

***

「好美……這些光是打哪來的啊。」看著從指間滑過的光點,黎各不解的問。

身旁的隊員用手肘碰碰他:「副隊長,你看!」順著對方指的方向看去,黎各睜大了雙瞳。

光點正從同化者們身上飄出,每飄出些光點,同化者的身形就愈漸透明。 

像是哀悼般,寂靜又唯美。 

「尤利?」弗雷恩探出手要碰觸友人,不料卻撲了個空,穿了過去。

他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手,再看著泛出光點的尤利,理智早已不復存在。

只剩被情感支配的身軀,弗雷恩崩潰了。 

 

 

「弗雷恩,我講個故事給你聽。」尤利邊吃著冰邊展顏道。

「好哇,你說說看。」我晃著腳,態度十分悠閒。

「這是一個很古老的故事喔,是關於光之精的傳說……」

 

 

孩提時代的一言一語在腦中如跑馬燈撥放著。

跑著跑著,又停下來了。 

 

 

「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失去了『心』,弗雷恩。」

 

 

赫莉絲坦的警告叮嚀在腦中撥放著。 

「明明,早就知道了,為什麼……」光點拂過他的臉龐,像是在安慰他似的。

尤利的身形透明淡化,最後消失了。 

「我不要!我不要啊,回來啊,尤利──」痛哭與悔恨的怒吼,再也挽不回一個生命的消逝。

光點們全飛向了那片無人能及純淨的湛藍天空。

藍的刺眼又憂傷。

光……

深沉而緩慢的越過天空。

 

 

 

「……最後……再一次的謝謝你,弗雷恩……」

 


郁子的碎碎念:

 

對不起,我先平復一下情緒.............

ㄚㄚㄚㄚㄚㄚㄚㄚ我好傷心難過,可是我好喜歡BE啊(扭扭扭c58b710cc0b7bbda4c9aad7e89ab8b86_w48_h48.gif  

尤利死掉啦!!!

我全齣最最重要的腳色和劇情我打完了呀~~~~~

應該有很多人猜到他會死了,像是小淵淵啊~

然後我當初在想催淚歌的時候,其實猶豫了很久

那就在文末放上我猶豫的版本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1eXk56tDUE

因為他的歌詞真的好和我要的心境啊,怎麼會如此難以取捨呢??

尤其是:「不能睡著 請不要睡著唷,你空洞的瞳仁開始眨動,但現在進入夢鄉還為時過早」和「不要走 請不要離我而去,所謂的樂園不存在於任何地方 最後 就在你閉眼之時,請原諒說著對不起的我... 

怎麼會這麼合啦!!!!!!!!!!

 

 

 

對了,說要放圖的~~~~

以下!!!!

結局  

 

淵,夾昕我解謎了喔,你們當初有猜對嗎???

然後謝謝看完這麼一大串的文章,謝謝囉~~~

下一篇,為----------------

 

精彩大結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厄夜
  • 給我衛生紙啊笨蛋QAQ嗚.....(克制點先生
  • 對不起,我們一起哭吧(遞衛生紙
    可是我好喜歡,嗚嗚嗚嗚嗚嗚.....

    郁子 於 2014/07/29 16:45 回覆

  • 櫂樂·夜冥
  • 最後那句……
    嗚嗚嗚嗚嗚、為什麼女兒長篇打這麼快!!!???
  • 我說爸爸啊!!!
    我又在垃圾留言中把你搶救回來了啊阿啊!!
    我的部落格跟您過不去嗎(大哭

    又一個有傷心到了是嗎,我好感動

    歐!那是因為手稿早就寫好了(笑
    這著打而已XDDDDD

    郁子 於 2014/07/29 17:57 回覆

  • GENESIS☆夾昕
  • 我看到圖了:D
    不過文我要晚點看 畢竟都快趕上了...
  • 啊哈~那文其實有一半不用看了XDDDD
    被圖劇透光光了啊XDDDD

    所以我要說,加油,夾昕!!
    這樣嗎WWW

    郁子 於 2014/07/29 16:49 回覆

  • 櫂樂·夜冥
  • 我在別人家留言也跑到垃圾桶去,看到的人注意一下(淚
  • 這一則又跑過去了啦QAQ
    為神馬啦!!!
    爸爸你去拜拜,我家的風水跟你好不合啊(撈留言

    郁子 於 2014/07/29 19:24 回覆

  • 厄夜
  • 夜某覺得,郁子下面那首歌啊,可以就用鐘鳴這故事來寫成歌詞文(是這樣說嗎?)呀~
    感覺裡面有些歌詞跟鐘鳴的內容滿合的><
  • 有沒有!
    根本超級合的啦
    量身訂做XDDDDD
    而且歌的氣氛也恰到好處><

    郁子 於 2014/07/29 21:23 回覆

  • 厄夜
  • 是呀XD
    郁子要試試看嗎?寫歌詞文><感覺應該會很好看!
  • 歌文辭,恩.....其實我沒寫過,不知道該怎麼寫(搔頭
    不過
    是有在計畫說要做個動畫短片
    素材什麼的都有,但是.....

    很懶.....怕虎頭蛇尾(瀑布汗

    郁子 於 2014/07/29 22:08 回覆

  • 厄夜
  • 歌詞文的話,夜某是有看過某個朋友寫過.....附上網址~郁子可以去看看,大概就是那樣(?
    http://gy2303ed.pixnet.net/blog/post/172317312

    短片!好期待喔><
    感覺超厲害的!郁子一定要加油啊!我們等妳(大笑
  • 啊哈~原來你說的那位朋友我也認識啊XDDDDD
    恩~我知道該怎麼寫了,等等我~~

    嘛~也別抱太大的期待(抹汗......

    郁子 於 2014/07/30 08:41 回覆

  • GENESIS☆夾昕
  • 看到一半就看不到了
    模模糊糊的...就算努力眨眼睛也看不清楚
    尤利...
  • 夾昕,你的眼睛是不是不舒服很久了?
    還是我家讓你的眼睛不舒服?
    如果一直這樣要去看醫生喔(拍拍

    文慢點看關係

    哀~這孩子命以休矣

    郁子 於 2014/08/03 17:37 回覆

  • GENESIS☆夾昕
  • 那是因為在哭所以看不到的意思ˊˇˋ
    我已經看完了
  • 嗚哇哇哇
    我還以為你怎麼了,還好沒事(哭屁啊

    嗎,我打完就一點點鼻酸而已QAQ
    謝謝妳(飛撲

    郁子 於 2014/08/03 17:52 回覆

  • 櫂樂·夜冥
  • 尤利、尤利!!!!!!嗚嗚嗚(大哭)
    雖然喜歡寫BE但看BE好痛苦……
    郁子我要衛生紙(伸手
  • 看到這裡你的反應還好不是要把我殺掉=W=
    那時有人看到這時,揚言要把我做掉XDDDD
    看BE就是要虐身心
    給妳,記得別亂丟衛生紙(遭打

    郁子 於 2014/08/19 12:39 回覆

  • 櫂樂·夜冥
  • 不、我是說不出口而已。
    郁子你好壞!!!!

    最後那一張圖好厲害……(戳)
  • 所以你也有這種要把女兒做掉的想法嗎(大驚
    我要去找媽媽(哭跑

    謝謝誇獎XDDDD

    郁子 於 2014/08/19 12:56 回覆

  • e1741l3
  • 跟□前﹋夫○相☆識○六年♀,﹋直到最◎近﹉才看清◇楚這斯﹂會○家庭暴﹉力♂的男§人﹌,☉竟是~為﹎了外面◎的◇小三,原◇本◎預期☆會﹎有~相夫☉教﹌子§的美♂好﹉情況,○真﹂想不﹂到◇電視劇﹉發◎生在§哀﹋家♀身上○,﹍更☆生氣□也〇把我手機◇line對﹂話紀錄〇資□料和☆照﹍片○刪除♀,﹋幸好上◎網﹉找到硬〇碟什﹂麼醫院〇,□data1,com,☆tw順﹍利○讓我♀結﹋束這段◎婚﹉姻
    url.searu.org/MH
  • 對不起你打什麼我完全看不懂

    郁子 於 2014/09/17 19:48 回覆

  • 翼風
  • 我無聊逛到這的

    靠腰咧...郁子你太好笑了XDDDDDDDDDDDD 刪了不就得了還回他XDDDDD

    狂笑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第一次看到那麼有愛心的版主!!!
  • 你管我,重點是它的內容很@#$%^^,感覺有奇妙感啊XDDD

    笑什麼,我很認真在想說我要回他什麼耶(乾

    郁子 於 2014/09/19 22:32 回覆

  • 翼風
  • 我是真的覺得你很可愛啦!!! 因為我還沒看過有人回過廣告的~很新奇
    是真的真的真 的覺得你很可愛>\\\< (有越描越黑嗎?
  • 怎麼連你都這麼說啊(我哭給你看啊!!
    那不是因為亂碼才變成這樣的嗎?我還以為不是廣告啊喂!!
    你根本把我推到了墨汁中了

    郁子 於 2014/09/20 09:1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