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的遊戲     ───── 里奧蘭卡


停下飛行法術,站上祭台。

七芒星的圖騰從祭台中心延展開成一幅幅繁雜的花樣圖騰。

果然不錯,就是這了。

在這之前得先請他們開始攻擊呢。

我展開擴音法術對辛格拉的眾騎士下達開戰命令,希望關在銅級牢獄中那人真的能讓我們完成遊戲。

不過這名罪犯的用處也僅是增添額外的好戲罷了。不過據雷吉那傢伙說,羅威爾他可是一比幾百人的優秀戰鬥人才。

「我是里奧蘭卡,因為對方的法術的影響拖延了下令時機,我現在下令,擊殺罪犯與名單上的兩人,並救回公主殿下!且外,奇魯德也是敵方,用不著手下留情,為了辛格拉而戰!」

這樣就沒問題了。

雷吉那傢伙不知道何時才要把那名魔法師帶來……算了,先做事前準備吧。

走到祭台正中央,從內袋取出魔法師一族的血液瓶與之前在計劃之地所運行的裝置,這裝置能強制喚醒伊蘭列斯,到那時,這世界就是我們的遊戲之所,只要我成功支配牠就沒問題了。

將血液瓶中的血滴上裝置中的凹槽後,我便輕手輕腳的將裝置放置在祭品台中的七芒星圖騰上。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佩脫拉克安堤沃伊蘭列斯,神靈狩之主啊,甦醒於世吧!」

安置好的裝置在我唸出咒語的當下開始泛出紫光,血液也從裝置中滿溢而出。

七芒星圖騰感受到了血液中所含的力量,開始運轉發光,原本以為是刻在台上的圖騰竟飄浮起來,安靜的以逆時鐘的方式旋轉起來。

血液在圖騰中央擴散至紋樣每處,使它發著光,呼應著裝置。

發著淡紫色光的它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卻霎然間停止。

怎麼了?

花紋的圖騰中有處像是箭頭的紋樣正指著我。

「是汝嗎?」一道沒來由的聲音問道。

「你是誰!難不成是……伊蘭列斯?」

箭頭忽閃了下:「呵呵,愚蠢之人啊。」

什麼意思?

正當話語出口之際,指向我的箭頭紋樣轉瞬間朝我射了過來。

「嗚!」踉蹌的退了幾步,我趕緊將手搭上被光劍射到之處。

本以為會摸到從傷口中流出的泊泊鮮血,可是……沒有傷口? 

「汝認為沒有祭品就無法將吾喚醒是嗎?將血液獻上只能算是完成前的一個步驟是嗎?那汝知道……這是哪裡嗎?」 

這裡不是祭品台嗎?我還沒獻上祭品,為何能聽到牠的聲音?難不成……

「就是汝所想的如此。」詭異聲音的主人笑了。

難不成我、我成了……

 

祭品! 

 

「那吾就不客氣的收下了,汝是魂倉呢~」

魂倉?

就在我驚訝之際,腦中閃現道女聲:「我親愛的作品啊,恭喜你完成了使命,真的很謝謝你。看來我將能觀賞到一齣精彩的屠殺戲局~真的謝謝囉,呵呵呵。真是好棋子呢~我輸入在你腦中的作戰,怎麼可能是正確的呢?不論是要你抓米塔娜‧瑟恩,又或者是霍克‧安度司,都是我誘使你做出的選擇。」

到底怎麼回事!

我是棋子,別人手中的棋子?

「魔法師一族族長想當然是抓不到的啊!那小女孩我後來想想,能成功喚醒並做為伊蘭列斯的祭品機率只有百分之四十,風險太高啦!所以最後我決定,讓你當祭品,也就是魂倉。你絕對沒想到會是自己吧,哈哈哈哈!好蠢啊,我的作品!」

到底誰敢利用我!我可是辛格拉的騎士長,到底是誰──

白光乍現,伴隨著伊蘭列斯那妖異的嗓音:「吾不客氣了,魂倉者。」

「啊──」

 

***

睜開眼,映如眼簾的是千年後的現在。

果然很蠢呢~

所謂的人類啊。 

「吶,汝也這麼認為否?魔法師閣下。」看著那逐漸化為粉末的祭品,伊蘭列斯問道。

「吞掉他了是嗎……」霍克看著牠,眼神滿滿都是警戒。

「這裡不是祭台嗎?汝如此這番的詢問用意為何?是否因吾之外表仍是他?」

伊蘭列斯不解的歪頭。

「話說,拿玩偶當祭品,也太有趣了。」此話一出,霍克甚是驚訝的反問:「玩偶?」

「是玩偶啊,一個做的精細的人型玩偶容器,而且還附加了許多的靈魂喔。是個名副其實的魂倉呢。」

在驚訝之餘,霍克腦中馬上閃過了許多種可能。

玩偶……和莫里斯一樣是嗎,有點棘手,而且好死不死竟然是魂倉。

而且那就表示另有他人是幕後黑手了。

伊蘭列斯甩甩手臂,讓身軀恢復原來的樣貌。

「那人的願望是將世界化作遊戲場所,卻沒料到吾可是汝等無法掌控的存在啊。」

「看來魂倉中也順便獻上了多話的靈魂呢。」霍克冷冷一笑。

牠不以為意的攤手,滿臉輕鬆:「或許呢,但也有上等的A級魔導士的靈魂喔。」

「吾在千年前被汝之一族封印,那麼千年後的現今,汝等又為了何種原因將吾喚於世呢?」

雖然被喚醒不怎麼討厭。牠在心中默想著。

「抱歉了,伊蘭列斯。我要再將你封印。」

「吾想也是這番如此。不過,此種可能將不存在。」

因為吾也想玩玩啊。白色的獸臉揚起一抹笑。

「在不存在前我會實現的!」霍克反手一揮,一把等身的古銅色權杖就悄然出現。

伊蘭列斯「喔」了聲,嘴角的彎度越是上揚。

那把杖、那眼神、那氣息……原來如此,就是他啊。 

「原來千年前,汝等要保存下的子嗣就是汝啊。顧不得滅族大題,只要汝活下去便是,原來如此。」

「少跟我套熟。」

沒想到魔法師一族竟還能活上近千年之久,真是開了眼界。

吾還以為在那場戰役中,魔法師就滅族了。

「吾與汝應該能好好聊聊,畢竟很相似~」

「不需要!」權杖點地,一道道漫天飛舞的金翅蝶就朝伊蘭列斯迎來。

伊蘭列斯那厚實的腳掌一瞪,輕鬆越過蝶群的攻勢,並放出音爆將金翅蝶震碎,化為金粉的蝶在風中隨意消散。

「A級的高等法術,汝值得吾一戰。」牠弓起身,從背部展出了對透明羽翅。在振翅同時,根根細如毛髮的尖刺就往霍克飛去。

「御風結界!」霍克架起高等防禦術,未料,那如雨的尖刺竟穿透進來!

尖刺在碰觸到霍克當下,幻化做條條銀絲將他緊緊勒住。

「嗚!」試圖掙扎的他,卻眼見絲線愈來愈緊。

不妙……這絲線!

「看來汝察覺了,真不簡單,才短短三秒就知道吾的用意了。」

伊蘭列斯搧搧獸耳並靠進霍克,牠揚起手指著東方:「吾的心臟在那是吧。不過汝似乎派了兩名女人去破壞了。現在的汝,在吾面前,就如同裸身般。各種思緒想法,甚至情感,都一絲不掛呢。連能力與過去都是~」

「呵,若真是如此,你就不會靠我這麼近了,神靈狩。」霍克展顏,眼睛開始隨之變化。 

奇異的色彩在虹膜中快速變化,那眼,映照著世界的過去與未來,時間與空間的消逝流轉。

「汝!」伊蘭列斯火速後退,強大力場與圍在那人身旁的感覺令牠感到有些危險。

危險?

吾竟然會對這世上的生命體感到恐懼?伊蘭列斯重新端視眼前這名魔法師,一道道相異的緋與藍光從霍克身上竄出,進而將綁在身的銀絲紛紛去除。

「真能讀懂我想法的,這世界,就只有祂們。」霍克揮掉絲線,架出戰鬥姿勢,一圈圈術文環在手上,權杖上的魔核呼應發光:「群星!」

攻擊就如同它的名字般,化作螢藍流星向四面八方的朝對方攻去。

在群星攻擊到伊蘭列斯前,霍克不給牠有任何喘息空間,再喚出了兩道魔法:「鳥籠!鎖魂陣!」

三道攻防交錯的魔法令伊蘭列斯大為吃驚,在躲過群星當下,鳥籠憑空出現在因群星攻勢而造成的煙霧裡並將牠關致其中,喘息之際,道道複雜的暗紫法陣在牠腳下展開,甚至來不及驚呼,從法陣竄出的茂密荊棘就刺穿牠的身軀,就令伊蘭列斯無法動彈。

「汝……到底!」顧不得從傷口流出的銀色體液,伊蘭列斯問著。

霍克騰空而起,踩著輕柔的步伐來至鳥籠前方,並且高舉權杖,杖前端散發著令人感到惡寒的光輝:「去死吧。」

他執出權杖,接著越過鳥籠,穿過荊棘,神靈狩的白色身軀向後仰,隨著荊棘的鬆落,最後將伊蘭列斯釘在祭台地板上。

白色的身軀抽動了幾下後便不再有任何動靜。

銀色的體液在祭台擴散,映照著霍克那疲憊的臉。

霍克重重喘氣,胸脯誇張的起伏,深怕要是沒這麼做,下一秒可能就會心中的恐懼而崩潰。 

 

伊蘭列斯,被稱做這世上惡的根源,然而牠的產生,卻是經由魔法師一族的催化下才有了形體與意識。

然而,魔法師們萬萬沒想到,本想拿來操作這世上萬物的這傢伙,竟然大量吸收了瑪那與魔法師的元神,晉升成為高等神靈狩。

而催化出牠的產生,那人正是當時克雷色莉亞的掌權者,霍克的父親。

成為高等神靈狩的伊蘭列斯,將當時的神靈狩之主殺死讓自身成了最高位的存在。

而當時,正是第三次世界戰爭的開端,嗅到人類與魔獸們的廝殺血腥氣味,伊蘭列斯笑了。

牠將自身的能量,也就是「真實」,化作光點散布到世界各地。而那「真實」為當時的人事物帶來極大惡耗。

心中的殘暴、嗜血、背叛、謊言諸多種種被那「真實」的催化下,而顯現出來。

本醞釀在心中,身藏在心底的情緒,因為牠的能力全都被一舉拉出。

為此要付出責任與代價的魔法師一族,被主宰下了一道命令。

因伊蘭列斯的緣故而出現星蝕的當晚,魔法師一族行動了,履行了那道命令。 

星蝕,是種天體行為,若是某地瑪那的濃度某段時間一直高於發源處時,各地發源處的瑪那將會聚集前來,並引發此種現象。

它的發生會使瑪那的量大增或大減。瑪那的增減將會影響這世上萬物的生存。

故事的最後,伊蘭列斯被魔法師一族封印,為此他們也付出了生命代價。星蝕也因為時間的流動下而逐漸淡去,卻依舊使這世上約五分之一的生物滅族。

光之精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雖對霍克來說,依年齡經驗,絕對有十足的信心與把握,能將伊蘭列斯再次封印甚至消滅。

但在被絲線綁住的霎那,他就知道了。

一股毫不隱瞞留藏的惡意在心中散開,當時父親們之所以會戰敗死亡,原因不完全是主宰的命令。而是因為……伊蘭列斯的緣故。

牠挑撥離間大家並將「真實」埋入在各位長老將軍之中,最後終於分裂。

當時幼小的他,殘酷的畫面硬生生被腦子記錄下來,揮之不去。

他害怕發抖,痛苦的想將自己撕裂,卻因死不了而屢屢作罷。

將自己關在時間與空間流動都極為緩慢的房間中,就這樣過了好幾百年,打破這沉默的人,是莫里斯‧爾漢,當時的年輕玩偶師一族的族長。

因為一直身在時空流逝都極為緩慢的房間中,霍克的外表一直都是小孩的模樣,連思考想法亦是如此。

在莫里斯百般說服下,他走出了房間,迎來的是幾十名的族人。

這之中有過半的人都是玩偶,然而當下的他卻不知道。他欣喜的向他們交談嬉戲,忘卻了當年的悲傷。

這些不超過十人,真正的魔法師一族,是由時空給予的。

當時與魔法師一族定下的條約是,讓族中唯一的孩子──霍克永遠平安健康的活下去,第二是希望給他幾名族人,以便陪伴他。

當時與他們訂下條約的人是空。因為好玩有趣而答應下來,時因為阻止不了便採放任態度。

空將時做好的幾十個靈魂中精挑細選後,僅有八名做為他的族人。其餘的他令莫里斯與其補足。與一般人毫無異處的玩偶,與魔法師一族產下的子嗣中,這些看似與玩偶混血的後代,卻不是如此,他們毫無玩偶師的天分,這些玩偶體內中的血是一般人的。

由八名血統純正組成的魔法師中,雷吉正是其中一名,而尤利是這八名魔法師的後代。

 

「不過,現在可不是回想這些的時候啊!」

現在的他必須將恐懼壓下,因為那兩人正努力的完成他所交代的任務。 

「米塔娜和莉絲,不會死的……所以我也不能在這裡被恐懼打敗啊。」他站起身,從懷中掏出了一顆魔核。

這魔核能完全封印伊蘭列斯。由莉絲手中拿來的信上,主宰是這麼說的。

「汝真的認為,吾就這麼死了嗎?」伊蘭列斯張大眼,眼球咕嚕嚕的轉向霍克這邊。

「什麼?」

「吸收了魂倉的吾,汝認為只要放出那些攻擊吾就會死了?」語落,伊蘭列斯化為水流躍向半空中,伸出左右手臂並極盡伸展後時的雙掌用力一握後,遠方驟然響起連續爆聲。

「伊蘭列斯你!」

「吾在故技重施啊,看不懂嗎?」伊蘭列斯笑道。

這傢伙唯一與吾所不相似之處就是,目標不同。依照當時的記憶,汝定會要吾別波及無辜吧。牠在心中默想。

「接著是……」伊蘭列斯一閃身,手掌上聚起顆暗色光球,朝霍克胸膛打去。

那到攻擊本是會致他於死地的,但在緋藍眼瞳之中,那攻擊變得過於緩慢。 

如時間暫停般。 

光球擊上了祭台,裂痕快速爬滿眼睛所及之處,接著祭台整個粉碎。

強力的攻勢連帶波及在祭台四周的巨石柱,大塊大塊的灰白岩石砸入蔚藍海面,引起不小的浪花甚至是漩渦。 

伊蘭列斯看著手掌,打趣問:「汝如何躲過的?」

緋藍相異的眼瞳映出伊蘭列斯的身影。

「原來如此,汝真的很有一手。請容許吾對汝獻上最高敬意。」語落,伊蘭列斯將雙臂再度往左右伸展,一條條淡青的力流從手臂上蔓延而出,接著在手腕凝聚成顆顆懸浮粒子。

「吾的子嗣們,在這世界好好玩一玩吧!」

「你放出的那些子嗣,該不會是夷族?」「沒錯。吾放出孩子們,讓牠們在這世界好好玩一玩。因為在和吾奮鬥的又不僅有汝一人否?那兩名在吾心臟附近之處,不就正是汝派去的?」伊蘭列斯說的一派輕鬆自然。

「況且,汝也沒心力在和吾奮戰了吧?方才那些攻擊,可是招招致命喔~」牠指指霍克的手臂,那處正浮現條條紅印。

那是剛剛被銀絲所綑住之處。

「汝是不死之身,在碰觸到的那瞬間,吾就知曉了。但若將汝的靈魂抽出並食盡,汝應不復存在吧?」伊蘭列斯笑笑的說出令人惡寒的話語:「吾要孩子們收集這世上的一切生靈體,帶回讓吾食用,如此一來,吾……將更強大。吸收了魂倉,吾就有好幾條命能花,不會輕易死去。」

伊蘭列斯展翅一飛,輕鬆越過霍克上頭幾百公尺處。牠深深吸口氣,讓魔力與瑪那滿溢胸腔,接著讓力量與瑪那結合,然後咆嘯而出。 

 

***

(奇魯德港埠)

奉命前來的希特莉亞,神情嚴肅的展臂,雙手間的淡綠薄膜逐漸擴大形成防護罩。

「你們這群官兵,最好退下喔~這,可不是你們能夠承受的。」她奸笑,令她身旁更添詭譎氣息。

擁有魔導士的最高位階殊榮──S級。直覺告訴她,在這世界的某處,某種危險生物被喚醒了。

濃濃的瑪那氣息,正黏答答的貼著她的肌膚。

「看來有人正和這危險生物在奮戰呢。擁有正等如此的高強實力,是與我相同等級的他們,又或者是……」巨大聲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定眼一瞧,遠方的海域正激起陣陣劇大浪花。

似乎石塊的東西正紛紛砸落海中。

「那是怎麼回事?」她問著身旁的輔佐官。

輔佐官鐵青著臉,支吾的說不出半句話。

「到底怎樣!」耐性不多的她破口大罵。

「一群黑鴉鴉的不明物,正、正朝四面八方……擴散著。」輔佐官說出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語。

在希特莉亞尚未反應回來之時,那些黑壓壓的東西全撞上了她一手架出的防護罩。

「這是什麼鬼啊!」那群不明物的真身,是一具具慘白的人型骸骨。

牠們喀喀的動著上下顎,深遂的眼窩窟窿,彷彿能將這世界的一切食盡。沒有筋肉包裹的牠們,卻扯開上下顎微笑了……

 

***

莫里斯推推單邊眼鏡,正深思著。

看來不得不出手了呢,菲拉琳那不知道怎麼樣了。他站在奇魯德遠離城市的高處,微微一笑。

風正徐徐吹來,混雜著血的腥羶。

一道刺眼的看似光束炮的攻擊正朝這打來。

 

***

菲拉琳站在辛格拉王都城堡的最高點,遠眺著前方的一切。

霍克與神靈狩的戰鬥,她一眼都沒看漏過。

連來勢洶洶的不明物,也是如此。

「那道光束,看來星蝕要開始了,希望我們阻止得了。」她頓了頓,淡淡唸著某個名字:「尤利……」

 

***

「有時候,可是有比死亡更令汝痛苦的事喔。」再生出被霍克轟掉的羽翅,伊蘭列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魔法師。

傷痕累累,狼狽不堪。 

「差不多,汝該是進吾的腹中了」牠伸出厚實獸爪藉著變化成條條銀絲將其綑住。

右臂被奪去,左胸也受到了致命攻擊,血不斷流去,生命的終結與發軔開始倒數計時。

不能被伊蘭列斯吞掉!這種想法在霍克心中成了肯定句。 沒想到從莉絲手中拿到的魔核,據主宰說可以完全封印牠的,沒想到竟然被牠破壞了。

「吾不會讓汝自盡的。」伊蘭列斯早一步看穿了他的想法。被捏成碎屑的那個魔核,正隨風飄散。

絲線完全的綑住了他,並開始一點一滴的收取霍克的力量,正確來說,是靈魂正被吸取。

「汝的攻擊,被吾初次綑住後,就無法再使用出來了,因為同樣的招式,是不管用的,也就是說,要將吾封印,必須克服心中的『現實』以及招招不同的攻擊。除了那雙特別的眼睛,竟然可以用兩次,開了眼界啊!況且汝剛剛竟然隻身一人擋下了我那強力光束攻擊,不簡單。但是為何呢?那處並非汝之國,為何要拯救並擋下,不惜讓自身只剩半條命?」

「我想你永遠不會明白的。」

「說的也是,吾也毋須明白,而汝將……壽命將至。」看著逐漸化為透明的霍克,伊蘭列斯揚起了勝利的笑容。 

無法達成任務,真是死不足惜啊。

沒想到我弱成這樣,想要做的想保護的,一樣都無法如願。

這千年來,我到底做了什麼?

一切都沒改變,而且還犧牲了很多很多人啊,我…… 

颼! 

一抹黑影擦過伊蘭列斯的臉頰,劃出道血痕。

銀色的體液隨傷口流出。

伊蘭列斯皺眉的望向身後,口氣有些不悅:「汝,為何者?」

尾巴被瞬間奪去,連痛感都沒留下。而且,無法再生。

對方沒說話,閃耀著明亮光輝的身軀令伊蘭列斯有些退卻。

「老朽,要將汝封印。」強勢的光與力量將綑在霍克身上的銀絲去除。

呈現半透明的霍克,無力墜海。

激起了波波漣漪。

潛伏在海中的龍,睜開嫣紅銳利大眼,看準目標後張開血盆大口將他含入嘴中。

「這樣就行了吧。那臭老頭竟然和我搶工作。」龍輕聲低語,擺著尾部並展開佈滿棘皮的雙翅:「主宰們正浮躁著呢。是說星蝕要開始了,臭老頭你得快點!」

老龍振翅,在兩人看不見之處破水而出,快速遠離此地。

「老朽為光之精一族的族長,汝尚記得吧?」光型鎖鍊朝伊蘭列斯四面八方射出。

「汝沒死?」伊蘭列斯輕鬆躲過從死角射出的鎖鍊,一面愉悅說道。 

天空開始異變,濃厚的墨色雲層不斷聚集籠罩,一顆顆螢綠的瑪那逐漸用肉眼就可看見,飛躍而上的瑪那開始轉換為鮮紅的顏色,稍早前的螢綠色不再復見。

紅色等級的瑪那,危險程度足以讓一切生靈死亡。

 

 

遊戲,正盛大的演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泠淵
  • 終於發文了……(你沒資格說別人!
  • 這篇拖好久,差點不想打,直接跳過(不你#
    我也好久沒看到你發文了,現在我不多要求,只要有就好了!!!!!!!

    郁子 於 2014/07/19 16:23 回覆

  • 南貓爺爺
  • 發文呀⋯⋯((面壁
    最近我的靈感君又去神遊了⋯⋯
  • 啊哈哈哈哈,靈感君又傲嬌了是吧XDDD
    我常常打文打到一半就不知道該怎麼接了XDDD

    是說貓,你是中醫大的對嗎(猜的
    如果是的話我記得我好像加了妳的臉書說(邀請的)
    不會誤打誤撞被我猜中吧.......

    郁子 於 2014/07/24 20:57 回覆

  • 悄悄話
  • 南貓爺爺
  • 但⋯⋯郁子⋯⋯
    我臉書的好友⋯⋯幾乎沒有你這個年齡的呀??
    你是不是認錯人啦??
    那⋯⋯該不會是齊天大聖?哈哈哈哈哈!!((被打
  • 我是看臉書右側旁的推薦朋友才偶然發現你的WWWW
    然後就誤打誤撞看到是你了(猜的
    我也不知道是否認錯呢XDDDD
    我不要猴子啦!!!

    郁子 於 2014/07/29 12:19 回覆

  • 南貓爺爺
  • ==
    你厲害!
    但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就對了!
    我可以給你一個提示==+
    我的大頭貼是跟無牙合照的!!齁齁齁齁齁~~((飄走
    不要猴子呀~~((偏頭
    那⋯⋯你自己選一個吧!((攤
    啊啊啊!難道⋯⋯是妖魔!!((嚇
  • 我猜對了啊!!
    臉書的推薦朋友好恐怖(驚
    我用臉疏密你你就知道我長怎樣了(這詞好怪
    猴子不就是妖魔鬼怪中的一員嗎(丟筆

    郁子 於 2014/07/29 20:54 回覆

  • 南貓爺爺
  • 臉書真是恐怖的東西==((嚇
    真的太恐怖了!!!
    臉書一密就便照妖鏡??應該是就知對方廬山真面目!!!OMG!!
    哈哈!
    孫悟空被扶為正神喔!!在西方取經後⋯⋯
  • 貓.....你的留言又被我撈起來了(死目

    喔不要,我的真面目看到者眼睛會受傷啊!!!!
    臉書的強大小的終於深刻感受體會到ORZ

    我不要啊!!!
    你認為你會去拜猴神嗎QAQ
    就算同為神,我....我....我不要啦(逃

    郁子 於 2014/07/30 20:52 回覆

  • 南貓爺爺
  • 唉⋯⋯我有訓練他們游泳說~~~((嘆

    還好啦~~哈哈
    你的都算正常⋯⋯我有些連形象都沒有⋯⋯((嘆
    嗯⋯⋯臉書真的恐怖!有嚇到我!!

    那⋯⋯狐狸神?
    嘖嘖⋯⋯有很多神可以拜說~~
    郁子呀~不然⋯⋯你想拜什麼神??((好奇
    我很多神都想拜噎!洛基也不錯呀!邪神~~
    狐狸的也不錯==+狐狸都很美型~~
  • 可是他們又沉下去了啊!!!!

    哀~真面目都不能看QAQ
    臉書是萬惡的根源

    我想拜什麼??
    恩......
    我能拜點正常的神嗎?
    好個邪神我喜歡,而且一定很帥(口水(喂喂
    其實你是博愛教對吧XDDDD
    多拜有保庇
    狐狸都很帥WWW
    我......我想拜很帥很強很美型的神(舉手

    郁子 於 2014/07/31 17:57 回覆

  • 南貓爺爺
  • 呿⋯⋯竟然有沈==
    我應該來個游泳特訓!!

    哈哈!總之⋯⋯臉書是個恐怖的系統==+

    我推薦的都蠻正常的吧?((偏頭
    我不想拜夜斗神喔==+
    但⋯⋯如果日和去篡位==+我會考慮考慮!!((認真
    對!好像有點壞壞的都蠻帥~不知道這是什麼奇怪定律==
    哎呦~~呵呵!
    其實⋯⋯
    老貓是⋯⋯



    睡覺派的==+((認真
    魔偵探洛基裡的洛基就是個美型邪神喔~~也蠻強的==+
  • 這篇也是啦!!!
    我乾脆去當漁夫!!!

    是蠻正常的啊:P
    我、我也不要拜夜斗神.....
    日和篡位的話,我入教!!!!
    送我雪音更好!!!!
    這是不變的定律WWWWW
    帥哥都有一點邪邪壞壞的WWW


    歐歐!!
    我喜歡睡覺派,讓我加入你們的教團!!!
    有,我看到了,金髮美男子♥

    郁子 於 2014/08/01 14:21 回覆

  • GENESIS☆夾昕
  • 佩脫拉克是詩人哪
    0.0
    明明就快追上了...可是我的眼睛再度陣亡...
  • 真假!?
    結果我去估狗了下
    聽說有104行的詩之類的
    這...這篇的字很多,陣亡是正常的(乾笑
    送你保濕眼睛的眼藥水

    郁子 於 2014/08/01 17:4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