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有大量的番茄醬與血腥畫面,請酌量觀看

然後訊息量與字數極多(眨眼~ 


當我們彼此所守護的東西不同時     ─────弗雷恩


       (務必點擊,效果風味更加

尤利扎著馬尾,散發著熟識卻又不盡相同的氣息。

明明是一樣的身影,相同的面容。

他浮在約海面上十幾公分處,踏著不疾不徐,捉摸不定的步伐向我軍靠近。

帶著無型的壓迫感。

隻身一人。

他舉起劍,態度輕鬆的像喝下午茶般。劍尖指向我們,狂傲的發話:「我們來玩玩吧,全二十一隊的辛格拉眾騎士團。不,正確來講,是二十大隊,因為其中一對被我在哈雷拉時殲滅了。」

按耐不住此種感受的第九大隊,不顧騎士長尚未下令,直接向他開砲。

「準備!第三、四砲台準備,座標(112,93)定時信管魚雷,準備射擊,射擊!」

一顆顆砲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他飛去。

「尤利!」我忍不住的喊出聲。

連環爆炸聲讓在前線的我們摀住耳,視線卻移不開那個目標。

在煙霧散去,視線明朗之刻,一道身影在那之中逐漸浮現。

尤利!

是他,他完好如初,一點都沒受到任何傷害。

尤利用劍氣揮散聚在身旁的煙霧,然後發話:「無聊透頂。」

握在手中的劍,在他說完後,被垂直扔進海中,卻在碰到海面之際,化為潔白並向四處伸展漫開一層層凍住海面的冰。

冰不僅凍住海面也將我們所乘坐的船艦冰封,它們彷彿受到控制似的,瘋狂恣意的攀上船。

尖銳的結冰聲快速向我們靠近,仍不知道碰到會如何,所以一些人往後退採取防守型態,但有些卻奮不顧身的往前,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這種東西礙不住我們的!」好幾名騎士高舉劍,向群冰砍去,試圖粉碎它們。

然而,連環清脆聲隨即響起,在劍刃碰到群冰同時。

「嗚哇!這是怎麼回事!救我啊,快救我啊!」「快幫我……幫我!救我……」

那些冰彷彿笑了。

笑的很令人心寒。

它們展開雙臂,接下他們的攻擊,將他們,與之同化。

那些被冰碰到的騎士們,成了一尊尊活的冰雕,開始向尚未同化的我們展開攻擊。

但冰的目標似乎不只要同化我們,連船上之物也不放過,未遭到同化的人或物,一旦接觸或被接觸到那些人或物,全變成了它們一份子。

「下來啊~船下的冰不會將你們冰住的喔。」尤利笑笑的說。 

他到底在想什麼?

尤利你到底怎麼了! 

剛開始我們仍不願跳下船,因為誰又能知道尤利那番話的可信度有多少?

然而隨著它們的攻勢逼迫,騎士們一面揮劍驅趕一面被迫跳下船。

用劍揮趕時,有人因為害怕恐懼,沒拿捏好力道朝那些同化者砍去,本以為看到聽到的是冰的破碎聲。

然而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劍刃揮去,將昔日夥伴砍成兩半,噴出陣陣血花與同化者們的慘叫。

不是冰的身軀,依舊仍是有血有肉,有體溫的。

「怎麼會這樣啊……」揮劍的那些人愣住了,他們始終沒料到同伴被同化後依舊能保有人類的身軀。

被同化者的肉體似乎十分脆弱,若是力道大了點,便能將它們直接殺掉。

但,又有誰願意?

看著自己親手殺掉昔日的同窗好友?

有些人不願殺掉它們,在砍向它們時卻讓自己慘遭同化。

砍不下手就得不停逃竄,最後依舊被群冰侵襲,成了同化者。

我們被被迫面對砍死伙伴和被同化的絕對二選一。

尤利到底在想什麼啊!

你不是最重視你的伙伴好友嗎?

「隊長,後面!」在黎各出聲之際,我的身體也自動閃避了。

該怎麼辦,難不成……只有那種方法了嗎?

眼看著同化者的數量越來越多,大家不約而同的冒出了一個想法。

要終止這場噩耗,就只有一個擒賊先擒王的辦法,那就是——

殺掉尤利。

就算沒有依據。

在不安與恐懼的驅使下,騎士們二話不說的跳下船開始朝尤利發動各種攻擊。

「來吧來吧!」尤利興奮大笑,往空中用力一抓,一把武器就握在手中。

那是一把沒有沒有刀柄的刀刃,並且劍身散發著震懾敵人的寒氣。 

「西卡隊長,別杵在這,快去取敵人的首級啊!」第六隊隊長對我發話,可是我……

「隊長……」黎各邊閃躲來自它們攻擊邊朝我投視擔心的眼光。

「怎麼?不敢殺啊,不是吧。」第六隊隊長調侃著。

在不知不覺中,手早已握成了拳頭,正忿忿發抖。 

關於預言,赫莉絲坦只給我看了預言的結局,那就是我手刃他的結果。

但,就是沒有我對他痛下殺手的原因。

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因為他是走狗,因為他將眾騎士們同化原因嗎?

可是我……

這三年半來,有時因為工作任務的關係,必須了結某人的壽命,也不是沒有。

但留下的,只有罪惡與空虛感。

即使某人罪大惡極,我對他恨之入骨,我還是殺不下手。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尤利,一年半前我應該要和你一起離開的…… 

「我們的同伴正被罪犯殺掉,你還能杵在這文風不動嗎?」他指著某處並大聲的朝我咆嘯。

我抬眼,冷汗涔涔低下。

被綁在他身後的長馬尾,正因殺人而隨之舞動。

道道殷紅的血將冰層染上新的色彩。

奪目卻詭異噁心。

「黎各,和我一起去討伐罪犯。」

「隊長您……」

「不會殺掉的,就算打暈也好,我要讓他接受制裁,不會殺掉他的。」

我會迴避預言,必定!

「你的想法真天真。」第六隊隊長對我的言論感到嗤之以鼻。

我領著我的隊伍跳下船,奔向尤利。

就在我接近尤利之時,一抹粉色的身影在面前閃現。

赫莉絲坦?

「弗雷恩……請用這個魔核拯救尤利……」她的手中握著個透明晶礦,她將晶礦靠近劍身,像是呼應般,劍與晶礦正快速融合,在劍身上畫出一條條繁複的法術紋路。

「來不及……嗎?」

「赫莉絲坦!」突然出現的粉色身影正急速消失。

「拜託你了……」

我愣在原地,直到被黎各拍了一下:「隊長你怎麼了,在戰鬥中突然恍神很危險!」

「你剛剛……」看道公主的出現與離去的只有我一人,是魔法嗎?

在我思考同時,一道熟悉的嗓音出現了。

「我是里奧蘭卡,因為對方的法術的影響拖延了下令時機,我現在下令,擊殺罪犯與名單上的兩人,並救回公主殿下!」他的聲音已擴音的方式傳播開來:「且外,奇魯德也是敵方,用不著手下留情,為了辛格拉而戰!」

原本我方那搖擺不定的軍心,在這番話的激勵下,士氣大振。

「拿取對方的首級!」「只要幹掉羅威爾,同化就能消失了!」各隊隊長提步殺去,尤利看見新的對手來到,反手甩劍,笑得更開心了。

「他的首級是我的!」「第九隊的,別吵,是我的!」第六隊隊長擠開對方,舉劍劈向尤利的後頸。

尤利一個下腰閃避接著右手一檔,輕鬆接下第六隊隊長的攻勢:「別小看我。」

他轉身抬劍一掃,在他的心口上砍出道致死的傷口。

「活該。」他將染上劍身的血花甩去,一臉鄙視的看著向後倒的第六隊隊長。

完全沒有為死者哀悼的表情。

大片大片的新血覆蓋上冰層面。

他步上了先前那些騎士們的死亡後塵。

「你這傢伙!」為了替自家隊長報仇的其中一名第六隊騎士,一個劍步便出現在尤利面前,持劍的手用力一揮,卻被尤利側身閃過。

「動作過大,導致你現在右側空門大開呢~」在那名隊員尚未反應過來之時,他已被尤利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腰斬。

上下半身火速分開,被刀子砍過後。

砰的悶聲,斷成兩截的身軀,在死不瞑目的情況下掉了下來,在冰面上躺平。

這一舉動讓心理建設不足的騎士噁心嘔吐在地,也生起放棄攻擊的想法。

「唉呀,不小心太大力了。應該像剛剛一樣,別太血腥才對的。」尤利不以為意的吐吐舌,然後看像他四周的騎士:「我的壓箱寶還沒出來喔。」

四周的騎士紛紛後退,不再往前。

然而唯一走向前的是——

雷克斯。 

「呦,雷克斯,好久不見了,有一年半了吧。」現在他的表情,就像是以前自由不受拘束的尤利,而不是現在殺人無數的狂人。

「尤利,我是不知道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也該停手了吧。我和小弗約好了要把你帶回去,若是你不抵抗,我就不用和你打了。」

尤利嘆口氣,表情有些無奈:「雷克斯,我不管你和弗雷恩做了什麼約定,要我不抵抗讓你們帶回去,是在開玩笑嗎?」

「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幹了什麼事!」

「知道啊,不就殺了第五、第六、第八、第九,和一堆雜兵嗎?之前的第十大隊要算嗎?」

「你的腦袋到底是不清楚道什麼程度!他們可都是人啊!」就在雷克斯說完這句話的同時,第三隊隊長——庫克殺至尤利背後,無聲無息的。

幾抹血液飛濺而出。

「嘖!」尤利雖勉強躲過,但後背還是被劍氣削到。

庫克咂咂舌,不悅道:「通緝犯就該被追級,在我的劍法下死去吧。」

「和我說話,藉機分散我的注意力嗎,真行啊,雷克斯。」

後者撇頭不語,臉上滿是痛苦。

「看招。」庫克輕鬆舞動著大型雙刃,右腳一踏,奔向尤利。

「你們所有人都別出手啊!」庫克大吼著。

被譽為最強之刃的庫克咧嘴一笑,開始對尤利斬出令人措手不及的劍氣。

刀光頻頻閃現,幾搓火光夾在其中。

尤利無視背後的傷,架好應戰姿勢,笑笑道:「我的壓箱寶終於能出來了。」

空出的左手在手掌握合之後,一顆光球出現在其中,他的頭一低,身一閃,將手按上庫克的臉。

然而庫克閃過了,卻閃不掉往左臉招去的手。

下個瞬間,庫克的左臉被挖掉了。

濃稠的血絲滴落,在空出來的臉上,似乎能見到若隱若現的大腦,啪擦的聲,一顆眼睛掉到地上。

庫克抬起發顫的手在左臉前晃了晃,驚懼的看著尤利。

「你做了什麼……」

尤利平舉劍抵上他的咽喉:「我,是魔法師喔。」

刀光閃現後,庫克身首異處。 

被譽為最強之刃的他,死了?

和尤利過不到五招就……  

雷克斯睜大眼,映上了尤利的視線。

「接下來是你嗎?親愛的雷克斯。」尤利偏頭笑著,手上再度聚起方才的光球。

「尤利你!」雷克斯向前一砍,往他心口刺去。

「刀法還是一樣的好呢。不過,永別了。」「雷克斯!尤利住手啊——」想阻止的話脫口而出。  

然而,這次,消失的…… 

是雷克斯的頭。

一滴血也沒流的。

死去了。

虛軟的身子向前仰,碰到冰面時發出了一聲悶響。

「我用魔法讓血管瞬間凝固,這樣有沒有比較不血腥呢?各位騎士?」

此時此刻,沒有人敢站在尤利附近。

深怕一個不注意,自己就是下個目標。 

但,對我來說,這是扯斷我倆過去友誼與信任的舉動。

原本認為能打暈帶回的,原本是這麼以為的。

但,在親眼目睹我那不願面對的現實後。

我,要服從命令,不論你是不是走狗,只憑你殺了我許多現今的同伴與雷克斯。 

預言……

果真如此呢……不可違抗的結果……  

我走向前,在大家到退時刻,我的舉動可謂十分明顯突出。

「喂!西卡,你在做什麼,這是自殺行為!」第四大隊的隊長朝我大吼,希望我能靜觀其變。

然而就在這被同化者包圍,死傷不斷增加之刻,我是不可能停下腳步的。

雷克斯死了,很突然的。

因為被尤利殺掉了。

昔日的友人,一個個的都已……

不復存在。   

「接下來,終於是你了是嗎,弗雷恩。在看這麼殘酷的死法後?」

我將劍舉在鼻梁的前方,用凜然的聲音說:「尤利‧羅威爾,我要以第二十一隊隊長的名義,殺了你。」

殺了你。 

「哼!為了向你致敬,我就不用法術吧。反正也能贏得了你。而且同化者的攻勢也越來越逼近了。」他不屑一笑。

「你的話還是一樣多呢!」

一聲聲尖銳的金屬碰撞拉開了我與尤利的戰鬥。

一道道充滿力道與速度的劍法砍向對方,卻也未傷彼此分毫。

擋下一招招足以致我於死的攻擊使我的虎口發麻,可惡!

「真是把好劍呢~」他游刃有餘道。

劈向我的攻擊被我橫刀檔下,然後用力一頂將他頂開,趁他還沒穩好下盤時,我抬腿一掃。被我絆倒的尤利不甘示弱的以常人難以辦到的動作對我砍出劍氣。

右邊的袖口與表皮肉瞬間被削掉,嫣紅的血液流下細細痕跡。

染滿了橄欖色的外衣。

「你難道都沒有一絲懺悔嗎,你殺了雷克斯啊!」劍刃朝他的小腿砍去,卻被他一躍而上給躲過。

他在空中靈活的翻了圈,面朝下持劍砍來。

劍刃碰撞吱嘎的尖銳聲令我不悅的皺眉,彷彿腦中的弦被緊緊勒住旋轉進而發出此種高音。

腦袋正隱隱作痛,思緒……一片混亂。

「弗雷恩,若你不再認真點,可是會被我殺掉的!就算現在你是他們幾個中劍法技術最好的也是一樣!」

「混帳啊……只要你乖乖就範就不用殺掉我了啊!還是其實你想做掉我很久了!」脫口而出的話連我自己都大吃一驚。

我在說什麼?

「這個嘛,誰知道呢?」他一個翻身點地卻因冰面光滑而重心不穩。

好機會!

我俯下身,持劍向他招去,呼應著我的想法,劍發著淡淡微光。

發現我的行動,尤利打出一道炙熱的火系法術。

糟糕!

我突然忘了他會使用魔法!不能相信敵人說不用就不用法術的這番話!

躲不掉,我會死!

停不下行動的我,劍依舊急速朝他心口刺去,而火焰也迎面撲來

我會死嗎? 

 

 

「弗雷恩,我講個故事給你聽?」尤利邊吃著冰邊展顏道。

「好哇,你說說看。」我晃著腳,態度十分優閒。

「這是一個很古老的故事喔,是關於光之精的傳說……」

一抹鮮明的血飛濺而出,映上蒼穹,顏色十分搶眼。 

 

 

當我們彼此所守護的東西不同時……」

就是你我開戰之刻……

***

在克雷色莉亞的米塔娜,面對著第一大隊,卻頹然跪下。

雙手抱頭,神色十分哀戚恐懼,彷彿看到什麼般。

「米塔娜!」莉絲將她護在身後,並架出防禦法術。

戰鬥中突然分心可是會死的!

「我想起來了,我都……想起來了,為什麼要這樣……」她嗚咽著,豆大的淚珠顆顆地下,在晶石地板上劃為水之花。

 


停在這一定很吊胃口吧

猜猜輸贏是誰吧~~~~

 

然後祝大家粽子節快樂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泠淵
  • 嗯,通常來說就是……尤利死掉了啦!
    這是通常的結果(喂
    是說,我好像還沒看上一篇(偏頭
  • 恩……
    通常來說……
    就以通常的結果來說(思考中
    你中間不也斷層沒看嗎?
    這樣淵你看得懂,好厲害!!!

    郁子 於 2014/06/02 07:50 回覆

  • GENESIS☆夾昕
  • 郁子端午節快樂!!!XD
  • 粽子節快樂~~~~~
    今天好熱--------------------

    郁子 於 2014/06/02 11:20 回覆

  • 泠淵
  • 咦?可是我覺得我看得懂耶@@"
    可能有尤利兩字,我就看得懂了!(最好是
  • 你是把其他字都馬賽克掉了是吧
    只要有尤利祢就看得懂XDDDDD

    淵,端午節快樂喔~

    郁子 於 2014/06/02 11:23 回覆

  • 泠淵
  • 哪有XDD
    端午節快樂喔!
    現在要去心之芳庭XDD
  • 心之方庭很漂亮!!!!
    很像童話中的場景

    郁子 於 2014/06/02 16:59 回覆

  • GENESIS☆夾昕
  • 還有更熱的時候呢...(搧風
  • 我要開冷氣(虎虎虎虎虎(冷氣運轉聲

    郁子 於 2014/06/02 16:59 回覆

  • 厄夜
  • 嗯,都追完了(笑
    沒想到真的能在今天之內一次看完呢~......不對,現在已經過12點了,目前夜某的時間顯示.....嗯,12點28分,這樣應該已經算隔天了?(笑
    真是高興都看完了呢~那接下來......夜某就要來想想畫給郁子的點圖要怎麼畫了~
  • 真的超級厲害!!!!!!!!!
    你竟然追我的小說追到12點多(瀑布淚
    那時候郁子都不知道睡到哪裡去了(大笑(遭打
    那我要說早安嗎??
    好,我要期待拿到圖的那天了(興奮興奮

    話說,厄夜,我的小說有哪裡怪怪或需要改進的嗎?
    有的話請別客氣,說出來吧!!!!!!!!!!

    郁子 於 2014/06/30 10:14 回覆

  • GENESIS☆夾昕
  • 嗚...好虐心
    我哭了啦!!!
  • 不哭不哭(慌張
    我不想看到你哭啦(跟著哭

    郁子 於 2014/08/01 17:45 回覆

  • 毀壞境界。銀連
  • 我有聞到血的味道....
    郁子姐的文筆真的好好啊,連實際的感覺都出現了!!
    不過米塔娜那裡有虐到啊(拿手巾
  • 喔!這麼寫實(笑
    謝謝妳,這是練出來的(認真
    這有虐到啊,那下幾篇應該會虐的你死去活來XDDD

    郁子 於 2015/02/10 17:3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