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甚長,請小心食用


 臨界點     ────── 弗雷恩


閉上眼,腦中全是幾個禮拜前所發生的事。

該相信嗎?

那些被稱為事實的事。

「在接到命令後,全員就聽令進攻奇魯德。」

語落,面向我的他們,全一致擺出敬禮姿勢,異口同聲道:「是的,隊長!」

壓迫與緊張感正悄悄蔓延。

船像隻小獸般乖巧的順著海波上下起伏。

隨著海波,當時的事也一並湧出……

 

 ***

(數日前)

騎士長坐在長桌的前端,凜然的聲音在鏡廳中迴盪著:「全二十一隊的隊長,就在方才,我國收到了奇魯德的進攻消息。他們全國上下都是可用兵力,雖這對我們來說不以為懼,但也不能坐以待斃,先發制人才是上策。在聽到我的命令後,請各隊隊長積極進攻,別給他們有任何可反擊的機會!」

我們要向奇魯德進攻?

雖然兩國的關係本來就不是很好了,但是為什麼這麼突然。

而且公主殿下也不在,難不成……

里奧蘭卡想稱王?

吞不下疑惑的我,在舉手發言瞬間,想問的話也說出來了:「請問,奇魯德向我們進攻的理由為何?」

「真是問了個好問題啊,西卡隊長。我想想,應該這麼說才對,他們啊,可是欲將古代神靈狩喚醒於世啊。但是他們卻將自己的野心說是我們要喚醒似的,真是不可恥,你們說是不是呢~」

這個不是原因吧。

直覺正輕輕響著。

「而且我國還有一個絕對得發動戰爭的理由,那就是,他們派了間諜將我們的王儲,赫莉絲坦席爾皮耶魯給綁架做為人質。」

什麼?

將殿下綁為人質?

「那人相信在座的各位都認識……」

心臟正劇烈的狂跳…… 

「那人名為尤利羅威爾。」

砰!

「別開玩笑了!」一瞬間,鏡廳內的所有目光全聚集到我身上,騎士長看著因激動,被我撞倒的椅子,揚嘴一笑。

「但事實就是如此啊。還有,在這裡最好說話給我小心點,年輕的第二十一隊隊長。」

呼吸的急促聲掩不過那跳動劇烈的心跳,瞪著他幾秒後,我只能忿忿的將椅子拉回坐好。

我無能為力。

那傢伙到底在做什麼?

為什麼非得將自己捲進這理不清的漩渦中?

離開騎士團就真的不一樣了嗎?

「剛剛話題跑遠了。所以現在呢,我要下令,若在戰場上看到那名罪犯與之同夥時,全部格殺勿論,並將公主殿下救回!並且若親手將尤利‧羅威爾殺死之人,事後,那人的地位、名聲、財富將大幅提升至伯爵階級。」

一直站在騎士長身側的面具男子,突然身子一震,並看向門外。

彷彿感覺到什麼般,他快步走了出去。

發生了什麼事?

然而這其中,騎士長卻完全沒有搭理他那奇怪的反應與舉動。

「至於他是走狗的證據在此。」騎士長手一攤,一團藍光便飛躍而出,並在上方呈現出巨大屏幕。

屏幕中,是幾張令我不相信的影像。

「這些是我國間諜在奇魯德海港用法術拍到的。上面那名男子,可是當地的高官呢。」

在影像中,尤利與一名女孩正和那名男子並肩在海港中行走。

「雖然偽裝了,不過在我方的技術分析下,這就是最終結果。」

那個人我看過!是在酒吧中的公會副會長,他是奇魯德人?

不可能,是哪裡搞錯了,尤利不會做出這種事!

分明這幾個影像不足以證明他是走狗!

但是……難不成預言中,我會手刃他的就是這種荒謬的理由嗎?

因為騎士長那不足稱作鐵證的證據,就下令要我們殺尤利?

別開玩笑了!

「那麼,這次會議到此解散。預祝各位都能在戰場立下卓越功績,尤其是將羅威爾的首級拿下!」騎士長在臨走前,還別有意義的瞧我一眼。

帶全員都離開後,最後離開的騎士長他別有深意的撇我一眼後,砰的聲將鏡廳大門甩上,這裡……只剩下我。

夕陽將影子長長的拉在我身前,看起來十分詭異。

大家都相信這番謬論?

這根本不足以當成的證據與言詞,為何大家都不懷疑?

「弗雷恩,你果然很在意,關於騎士長方才的那番言論。」原被關上的鏡廳大門再次的被悄聲打開,走進來的是名和我年紀相仿紮著小馬尾的男子。

我失笑:「是你啊,雷克斯。」

他走向前拍拍我的肩膀,並拉張椅子坐下,背向我柔聲道:「嘛~尤利那傢伙惹事又不是第一次了。從那時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收過多少他的殘局了,不是嗎?」

我笑了笑,不知該如何回答。

雷克斯佛倫狄克,是六年半前我和尤利一同在新兵騎士所認識的摯友兼夥伴。

現在可是聲望極高的十五隊隊長。年紀輕輕的他和我一樣,各率領著一個大隊。

我看著他,滿腹的雜緒無法訴說。

關於預言的一字一句,我無法開口。

預言這種能力,世間不僅稀少,知情者也不超過世界人口的萬分之一。

正當我在思考這些事的當下,肩膀被輕輕一拍,回過頭,映上的是雷克斯那淡灰眼眸:「弗雷恩,有些事就算想再多也是沒用的。」

他怎麼……哼!真不愧是我的好友。

「知道了。總之我們亦如往常的將尤利『逮捕』回來,然後嚴厲的懲罰他吧。」

「沒錯沒錯。就像小時候一樣把他吊起來打,哈哈!」他大聲的狂笑,夕陽也應上那無憂的臉。

可是……關於公主的預言,說什麼也阻止

「然後啊,小弗~我要告訴你……唔!」他調皮的叫著我的綽號,結果被我重重打上一拳:「無聊。」

「好痛!你不手下留情啊?」

「你和尤利都一樣,都很欠打。要說什麼?」

他捂著側腹,依舊笑笑道:「我剛剛要說的是,信眾團,也就是時空之民在王都附近開始大肆傳教並散布一些令我在意的消息。」

我看著他,心中浮上一層不安。

「我也有聽到一些風聲。」

雷克斯點點頭,淡灰的眼眸被夕陽照的發亮:「他們說,主宰與三大種族要参戰。而且騎士長口中的那名為神靈狩的東西,聽說……是禁忌。」

「但關於神靈狩是什麼,我們也一概不知啊。」

「不,你會錯意了,他們可是知道的。」他頓了頓道:「神靈狩名為伊蘭列斯,是千年前差點導致三大族滅亡的主因。」

「你說主因?這件事不是沒被記載嗎?」上次我去皇家御用的藏書館並沒看到這項歷史紀錄。

雷克斯搖搖頭,反駁我的話,並用手指指的嘴巴:「但是,流傳是最好的證明。縱使文書上沒有記錄,那些事,仍會存在於人心中,然後一代代的流傳下去。不過最令我好奇的是,真有主宰這東西啊?」

「或許有吧……我想。」我淡淡道。

赫莉絲坦……

「然後還有一件就是,聽說S級的魔導士正蠢蠢欲動。」

「哪一位?」

「敵方的,名為希特莉亞的女人。我想你應該知道她是誰。」

怎麼會不知道,該死!竟然是那傢伙。

我望向窗外,看著正紛飛的鳥獸。

 

與此同時,在弗雷恩所觸及不到之處,正悄悄發聲著足以撼動未來的事。

(計劃之地)

雷吉蹲下身查看著原綁著公主的地方,如今已空空如也。

他咬咬牙,非常不甘心。公主突然消失,並使用了他所觸及不到的法術,到底怎麼回事!

雷吉氣憤的站起來,回過頭映入眼簾的是抹瘦長的身影。

「呵!不過幸好他沒消失。」他朝尤利招手,要他過來。

尤利靜靜踏著步伐,眼中無一絲反抗波瀾。

為了這計畫,他叫人偷走下町的水魔核,因為他知道,依照尤利的個性一定會出去追,不料,霍克那傢伙竟然間接破壞了。

虧那傢伙是A級的,唉~算了,反正只是A級,他能打過少主才奇怪。

他玩弄著待會要給第一大隊的水晶礦脈,展顏道:「真好用呢,水晶礦脈。吶,告訴我,你知道水晶礦脈是什麼嗎?」

「是魔法師以靈魂一半所製的一種純度最高的魔核。」

「沒錯,一般市面上的魔核根本無法和這種東西相提並論。但是你知道嗎?當礦脈被加工後,可以操控人喔~就像你一樣。」

尤利沒有答話,僅是看著他。

「不過最令我好奇的是,要得到屬於自身的水晶礦脈,必須在五歲時,經過認可儀式後才能拿到。但是,你根本只能算半個魔法師,怎麼會有這個?回答我。」

……不知道。」

「擁有血統,卻為何沒參加認可儀式也不知道嗎?」

「不知道……

雷吉咂咂嘴,心想再問下去可能也沒用後便作罷了。

 

(奇魯德王宮)

雷賓抬起頭,大大的嘆了口氣。

天空的蒼色正映在他那褐色眼眸中。

他搔搔頭想著剛剛陛下所說的事。

「您打算怎麼辦呢?對於辛格拉的戲局?」

對方點點頭:「我不打算參戰,要打讓他們自己去打就好。我們採防守型態。」

「但是陛下,辛格拉已經將我們抹黑了喔~」

「我說雷賓,你應該不會去管抹不抹黑的這件事才對吧!」

「但身為陛下的您要管啊~」雷賓掩嘴一笑。

「哈哈哈!沒做的是就事沒做,說再多也是一樣啊~聰明人就能看破的。不過我們也不能只是挨著打,所以我要叫你去請一位魔導士來。」

雷賓皺皺眉問:「誰?」

「S級的女魔導士,希特莉亞艾爾斯菲魯。」

在國王語畢當下,緊接著的是雷賓的尖叫。

希特莉亞艾爾斯菲魯。

是位個性十分詭異的S級女魔導士,居住在奇魯德的偏遠地區,嗜好收藏各種生物的血。

防禦魔法是現任的四位S級魔導士中最為強大的。

不過,他們怎麼辦呢。雷賓搔著頭,小女孩和小兄弟的是根本還來不及稿清楚,那名魔法師就口頭向他道謝,要他準備好有關戰爭的事後,就帶著小女來離開,一瞬間就無影無蹤。

打仗嗎……雷賓走在寥無人煙的沿海小徑上,一旁的海灘令他想起當初遇見那兩人的情景。已經,無法挽回了嗎。戰爭一旦開始,就會有數之不盡的傷痛發生,年紀輕輕的人,竟得承受那些事。

實在是,太過殘酷。

 

因為與對方不熟,所以不會在意。

真的是這樣嗎……

 

(辛格拉王都外的某城)

身著華麗衣裝的男子以及時空之民正圍著一名老嫗。

她伸出枯瘦的手在空中傻傻地揮著:「道‧格拉斯,你在嗎?」

喚做道的男子快步上前並單膝下跪,畢恭畢敬說道:「婆婆,是我。」輕握住那隻在空中揮舞的手,他抬起眼,望著眼前這名老嫗。

她是整個時空之民的靈魂人物,整柱教團都圍著她而擴展。她是皮耶魯一族的,也是現在這世上,控制預言之力的技巧僅次於赫莉絲坦‧席爾‧皮耶魯人。

雙目以瞎的她,用著獨特的方法「看見」事物,沙啞的音嗓對著握住她手的人說道:「道啊,主宰們正躍躍欲試呢。」

「什麼意思?」

她抽回手,在空中比著:「那裡,將在那裡,牠們,這世界將掀起風波啊!」

東方?道順著手勢略略判斷方向。

「惡,將甦醒過來,而這教團將會多人死去。」

「是誰?」

「是……他們。」正當她比過第一人選時,空氣,震動了。

空氣振動越來越大,像用尖銳物去刮琴弦般的發出高亢之音,令人頭痛欲裂。

「看來……命運真的不能反抗啊……」老嫗懸著手,事實上是被眾人看不見的空氣法術給束縛懸吊著。

「又有皮耶魯要殞落了呢。」空之精不屑的抿嘴一笑。

「是……嗎……」這句話僅有空之精聽得到。

「婆婆!您怎麼了,婆婆!」道慌張地想把她的手給放下,卻遲遲做不到。

「以後……就託給……」話尚未說完,她的咽喉就被空之精給擰斷了。沒了生命的軀體,無力倒地。

 

***

(現在)

「隊長……隊長!我在叫您,弗雷恩隊長!」黎各大聲怒吼。

弗雷恩被吼聲下的狠震了下,才一臉歉容的回頭:「抱歉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有事嗎?」

黎各攤手,一顆菱形狀的魔核正靜靜躺在其中:「第十五大隊的雷克斯隊長要求對話。」

我將其接過並示意他退下後,用魔導器打開了魔核,半透明的對話框立即閃現:「喲!小弗……嗚,好恐怖的臉,是我錯了。」

「有事嗎?」

他看著我,淡灰的眼眸中有些許悲傷:「弗雷恩,我想這次關於尤利的事,可能……

「你聽到了什麼?」

「尤利他,據說將魔法師一族給殺掉了。」

什麼?

不是的……不可能啊,他們隊伍中不就有一名是魔法師?難不成尤利也將他殺掉了?

「你怎麼知道的?」

「你忘了我是率領情報單位的十五大隊嗎?」

所以……

「我只是想和你說這個,先掛了。」雷克斯臉色黯淡將法術撤下,對話框也逐漸淡去。

殺人,我從不敢想像尤利他會做出這件事……明明秉持著不隨便殺生的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尤利?

那傳說中的一族,有被你痛恨到將他們滅族嗎?

「隊長。」聽到呼喊後我偏過頭,就看到我那忠心耿耿的副隊長正神色愀然的盯著我。

「我想問,您真的有辦法對那名通緝犯痛下殺手嗎?」

「黎各你……

「我不這麼認為。雖然依我的立場來說,殺了他就能功成名就,但是對您來說,不行吧就算是騎士長的命令。」

黎各那橄欖色的短髮被風吹的亂糟糟,但眼神卻直直的透了過來,定定的看著我。

正當我要發話之際,身後的守備員們大聲鼓譟:「是他!發現通緝犯了,在海面上!尤利羅威爾出現了!」

我和黎各連忙衝向船緣,探出身體往守備員所說的方向看。

不稍幾秒,一抹若隱若現的熟悉身影出現了。

他騰空在離海面上約幾公分處,不疾不徐的走向我軍,原本散亂於背後的紫色長髮,如今被俐落的紮成馬尾。

散發著熟悉卻又大不相同的氣息。

他舉起劍,對我們說著,雖沒有架起任何擴音法術,但卻聽得一清二楚:

 

 

 

「遊戲……開局了喔。」

 


 

啊.....

這篇好長,我想應該爆字了吧

不過總算把我要交待的講的差不多了,尤利的身世也提了一點點,預言的結局也說了,有種我要功成身退的fu

下一篇就把我所埋的謎題全數揭曉了,請是目以待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嚇!
    那麼快?!
    話說
    郁子!!!我好想你喔(撲
  • 是啊,就在不知不覺時它快結局囉~~

    我也好想你(接住+用力抱
    你都不說一聲就神隱這樣對嗎(瞪
    我好擔心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咧

    突然想殺去找你
    對了,你也讀后中嗎??

    郁子 於 2014/05/18 20:16 回覆

  • 泠淵
  • 怎麼一副快結束的樣子......不要啊!我的靈約都還沒寫完,郁子不可以自己跑那麼快啦!(欸)
  • 是的,大姊,它快完了,再1/4
    我要給你一點刺激,再樣你才會勤更文(不對#
    哪我要說一句

    來追我啊,哈哈~~

    郁子 於 2014/05/18 20:17 回覆

  • 灯心草 ♬ 藺嬛
  • 我考完試了w
    爬上來看大家更的文(笑
  • 謝謝你的爬上來(?

    聽說這次很簡單?
    用作文取勝的樣子?

    郁子 於 2014/05/18 20:18 回覆

  • 泠淵
  • 不,再怎麼刺激我都沒用的,我已經很努力在寫了啊,但光點文就快殺了我了(嘆
    我負債太多了(嘆
  • 那就生快一點啊
    你不知道等靈約更新,等的我都長雲鬢了嗎(你能長嗎
    欠債魔(總結!!!

    郁子 於 2014/05/18 20:32 回覆

  • 灯心草 ♬ 藺嬛
  • 表示我作文寫得超官腔的 

    誰叫他題目要出那樣(擺手
  • 他出什麼題目??
    我那屆出的題目叫:本世紀你認為最偉大的發明
    我寫馬桶XDDDDD

    我好想看你的作文有多官腔

    郁子 於 2014/05/18 20:34 回覆

  • 灯心草 ♬ 藺嬛
  • -面對未來,我應該具備的能力

    馬桶XDD
    不過很中肯(Y)

    嘛嘛 連我自己看完都覺得有夠假正經(翻白眼
    原本想說如果出抒情文我要好好掰一下的說(攤手
  • 看起來很好血,實際上根本難
    具備的能力啊.......

    吃,睡~(這本來就有了!!!
    那,變才無礙的能力??

    作文就是需要亂掰+假正經,這樣評審超愛XDD
    結果出產的是官腔是作文

    郁子 於 2014/05/18 21:10 回覆

  • 灯心草 ♬ 藺嬛
  • 我寫了與人溝通以及體諒他人(#

    真的~明明就是整篇掰出來還給五級分
    我有一次還寫一個朋友出車禍
    天曉得她下課就活蹦亂跳的來找我聊天XDD(妳這樣對嗎?!
  • 撲!!!!!!!!!!!
    我認為評審超愛你的文!!

    嗚哇,很好啊,表示你的假掰能力有一定的水準(這句是稱讚
    她知道的話,會無言的XDDDDD
    竟然將人家的事寫出來(謎:你也會不是嗎

    郁子 於 2014/05/18 21:55 回覆

  • 灯心草 ♬ 藺嬛
  • 我也覺得(X

    這是我自豪的一點(推眼鏡
    還好她不知道 不然大概會把我給殺了XDD
  • 寫小說的通常都很會掰XDDDDD

    我也這麼認為
    她會來追殺你的(汗

    郁子 於 2014/05/19 21:06 回覆

  • 某者
  • 咦,我以為應該還有很多劇情可以舖下去
    怎麼發表結束宣告了!!!!????
  • 我又知道有人支持我了(興奮!!!

    有啊,還有一大堆
    但基本上第一部所埋的伏筆下一集就會全數解開了
    經霍克之口
    第一部差不多要結束囉~~~
    還希望多多支持(笑

    郁子 於 2014/05/19 21:09 回覆

  • GENESIS☆夾昕
  • 那個世界裡有照片喔?
    那為什麼還需要人畫通緝令的肖像?(歪頭
  • 嚇!!!!!
    恩......你這麼說害我差點以為寫錯了...
    依歷史來說,照相技術比洗照片技術先出現(廢話
    所以你就把這世界觀的時間點用在還未有洗照片的技術前吧(總結#

    郁子 於 2014/08/01 17:58 回覆

  • 櫂樂·夜冥
  • 弗雷恩果然愛著尤利(大誤
  • 啊哈哈,這對是真愛(掩面

    郁子 於 2014/08/19 12:30 回覆

  • 泠淵
  • 恩,總覺得好像也看過了?(偏頭)
  • 這篇好像很後面了,所以淵只有一點點沒看過而已嘛~

    郁子 於 2015/02/08 12:22 回覆

  • 凌雪
  • 要開戰惹麼!!
  • 是的!!!!!!!!!!

    對惹,你的營隊怎麼樣了????好玩嗎??

    郁子 於 2016/02/06 20:13 回覆

  • 凌雪
  • 你說營隊嗎哈哈!超讚的啊!super cool !
    不過我覺得我最近應該不能常逛你部落格惹,看看我桌上那疊作業(死目
    老師這種生物就是以為學生一定可以在兩週之內完成一個多月的作業(摳鼻
    是說我根本沒時間啊啊啊(抱頭痛哭
    第一週去帶國中生的一個營隊⋯過惹兩天⋯就開始五天的營隊⋯然後去三天的寒訓⋯回來就過年惹!!然後初一回桃園跟堂弟們打牌,初二去南莊玩(我爸媽說難得假期要全家出遊
    今天去九芎湖⋯
    明天要去台北⋯
    乾!作業呢!(崩潰
    人啊⋯⋯當你不想碰作業時時間總是很多,但當年想碰他時⋯你們總是擦身而過!嗯,所以好孩子不要學喔(不要把你的事蹟當故事來講啊
  • 哈哈哈,作業和老師都是魔鬼啊(大笑
    不能常逛也沒辦法啊~而且妳只剩三篇就看完了的樣子喔~~以後有空再看吧XDDD

    老師是一種很奇筢的生物,他們都說我的攻克沒有很多啊,才一兩項而已,但是.........十幾個老師,每人一項我就也不完了啊!!!!!!
    他們都不會設身處替我們著想(淚
    有假期就是要好好享受啊!功課這麼多要作什麼啊!!!!!!!

    郁子 於 2016/02/11 13:5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