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了,黑化了,黑到連點燈都沒有用了(喂!

好吧,雖然發文發這麼快,不過好像沒人來.......671d87afb52ee512873a93c971412d82_w32_h21  


 聖域     ───── 赫莉絲坦


這裡不是哈雷拉嗎?

腳下的城市正和那時沒有兩樣。

繁榮卻寧靜。

圍繞在它四周的海正粼粼的閃爍。

和我有相同疑惑的米塔娜悄悄的面面相覷。

彷彿感受到我們的疑惑,霍克自動開口:「哈雷拉,又稱世界的中心之處;聖域,這世界的一切由它所生,以它為分裂。」他頓了頓,轉身看著我們:「在哈雷拉的正下方,是克雷色莉亞。妳們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

我倆皺眉,心中更疑惑了。

「看妳們的表情,恐怕不知道吧。說的也是,那件事怎麼可能會被記載呢?那可是禁忌啊。」霍克失笑道:「聽好了,所謂的聖域也就是完整的克雷色莉亞。要喚醒神靈狩,就必須要在聖域中舉行儀式。現在的克雷色莉亞少了一部分土地……」

少了一部分,那麼也就是說……

「那一部分是哈雷拉?」我說。

「腦筋轉得真快。」他苦笑。

也就是說,雷吉他們要在這裡喚醒神靈狩,讓克雷色莉亞從海裡升起和哈雷拉合為一體,然後這世界就成了他們的遊戲場所?

「而他們這次要喚醒的神靈狩,叫做伊蘭列斯。」

「我知道這個名字!」米塔娜簡直驚呼出聲:「雖然對牠的文獻少,但是我知道。牠,據說是一切的罪惡根本。」

「原來如此,你們是這麼形容牠的啊。」

霍克認識那個叫伊蘭列斯的神靈狩?

對了,所以,他們到底抓走尤利要他做什麼?

問問看好了。

正當我起唇之際,在霍克面前突然閃現出一道通訊魔法:「少主大人!我們……噗呃!」

那人還沒說完,一道鮮紅的鮮血便從他口中噴出,然後向前倒去,消失在螢幕前。

有個熟悉的身影正緩緩的出現在那人後方,而那人正是…… 

「真麻煩,怎麼會開了通訊魔法呢?是想求救啊。」紫色長髮在那人身後輕輕飄動,俊俏的臉上,有著說不出的濃厚殺氣。

霍克憤怒的咂嘴,眼簾也沉了下來,聲音冷冷道:「你,是什麼人。」

「兩天不見,你就忘了我嗎,霍克。」

「尤利……」在身旁的米塔娜愣愣道出那人的身分。

殺害那一位魔法師的人正是,尤利。

才兩天不見,為什麼,感覺上像是判若兩人。

難不成,他被操控了?

是那時雷吉植入尤利腦中的那顆魔核嗎?

「不可以對我們少主無禮喔,尤利。」一雙戴著白手套的手自然的搭上了尤利的肩膀,語氣輕挑的說著。

「知道了。」他默默的點了頭,語調十分平淡。

「雷吉,你竟然將他……」霍克的話直接被雷吉的咂舌聲打斷:「嘖嘖!不對不對,我親愛的少主大人,我僅是將他『還原』罷了。」

所以植入的那顆魔核,是為了要將他還原,但,是要還原成什麼?

「就像水一樣,有冰,蒸氣,雪,霙等種種狀態,雖然外表不同,但本質是一樣的。所以我做的是也是如此喔,我僅是將他『還原』罷了。從冰的狀態變為水。」

「你這傢伙,竟然做出這種事!」

「那當然,相信您也明白水是什麼比喻了吧。只要為了喚醒伊蘭列斯,犧牲什麼的我都無所謂。」

「想都別想,就算只剩我一人,也會將牠殺掉!」

「但根據我那古老的記憶和情報而言,少主大人,您……不是曾敗給伊蘭列斯嗎,而且是大、敗、喔~」 

霍克的臉暗了下來,臉上布滿懼色與怒氣,更多的是,不甘。

到底怎麼回事,而且他們口中的水是什麼的借喻?

是什麼?

我吞吞口水,不讓自己往那最接近事實的答案去猜想。

 

尤利他不是的……

不是的……

他應該不會是魔法師的……

 

「我們將,不,正確來說,尤利這大功臣啊,將我們這一族全殺光囉~魔法師還真是不堪一擊呢~或者應該說是水晶礦脈的功勞呢?對了對了,你們要看一下現在裡面是怎樣的人間煉獄嗎,等等我喔。」

雷吉將魔法轉向,幾秒後映入眼簾的,就是那裡的,現實。

我驚懼的瞪大雙瞳,胃不停的翻攪。

風的輕彿,甚至令我覺得有些惡寒。

血……布滿地板的血河

被迫分屍的肉塊在各處散落,一雙雙驚恐瞪大的雙瞳,正哭喊憎恨著。

裡面還有位曾經將我們抓住,名為希娜的女孩的人頭。

微張的嘴,似乎正訴說著再也說不出的話語。

這全都是尤利自己一人做的?

「在這裡我先聲明,我沒有操控他喔,記憶感受什麼的,尤利一樣也沒缺。」雷吉悻悻的在一旁補充,彷彿風一般的話語穿過我那被抽空的身軀。

「喂!尤利,你這傢伙不是說要搞清楚戰爭的原因嗎!怎麼會現在做了這種事啊!」

米塔娜尖吼咆嘯的朝尤利大罵。

「妳說我和妳在奇魯德時說的話嗎?那個啊,我現在反悔了。我現在想自由自在,不受任何人的羈絆或約束活著。」尤利甩甩劍上的血花,眼神十分冷酷。

「你的自由自在就是殺人嗎?」

「妳說我殺人,他們根本不是人啊。」尤利側過身指著地上那群身首異處的魔法師:「他們,對我們冷眼相待,甚至,將我們逼到死胡同,而且還不罷休。」

我們?

尤利應該沒有家人才對啊,我記得,弗雷恩是這麼說的。

「對了,我記得他們還將……算了,反正不記得了。」

不記得了?

我看向米塔娜,發現他正悄聲呢喃。

她在說什麼?

「唉呀,時間不早了,我們待會見。在聖域中,您的什麼護城法術是沒有用的喔~因為執行那件事的人,已經啊,你知道的~」雷吉用眼睛示意著地上那群曾是魔法師的人:「對了對了,老了就是容易忘東忘西。里奧蘭卡他也來了,而且也準備好了,嘻嘻嘻~就請你們好好欣賞一下,何謂真正的克雷色莉亞。」

語落,隨著他的呼應,聖域,出現了。

我摀住嘴,實在不敢相信有這種事情。

下方的海面瞬間波濤洶湧,然後露出海面的是克雷色莉亞的尖塔,銀白色的水花不斷翻滾噴濺,正向四處綻開。不稍片刻,驚人的事就發生了。 

哈雷拉瞬間鳥飛獸散,來不及逃走的人們,瞬間被掃落至海,它就像塊拼圖般,完好如初的被拼了進去,拼進我們原以為是湖的地方。

巨大的震動,激起了一坡規模不小的海嘯,他們襲向聖域,卻被擋下。

擋下的人,是施出防禦法術的雷吉。

他架起足以罩住全城的螢綠光芒法術,態度悠閒的站在全城最高處:「嗚哇~看來死傷不少。」

在他的眼下,原是哈雷拉的居民,現在,成了無處可歸的亡靈體。

就在雷吉大笑同時,他身邊的空間稍稍的扭曲了下:「喔!你來啦,本次遊戲的主宰。」

里奧蘭卡面無表情的環顧四周後,慍怒的悄聲開口:「你把魔法師一族的人都殺了,我要怎麼找祭品?而且容器呢?」

「眼前不就有一位嗎?身為最高等的容器與祭品之人。」他抬手暗暗指向霍克。

「不抓小女孩,是為了挑戰刺激嗎?那麼你得贏過他才行。」他的語氣甚是平淡。

「越高等的身分,牠復活的就越完整。所以我改變主意了,說追求刺激也是啦!而且別這麼說啊~好像我一定打不過他是的。這次我會確實幹掉他。」

他們在說什麼?

可惡,聽不到,距離太遠了。

里奧蘭卡沉默了下,看向我並架起擴音法術,口氣轉為狂妄:「話說,沒想到您竟然能從那裡逃出來,真不簡單。不過算了,反正也不重要了,因為棋子已經到齊。」

一種莫名的寒冷湧上心頭,促使著我回過頭。

映入眼簾的是——一艘艘的軍艦正在遠方列隊

是我國的騎士團。

我國的騎士團最大的優勢是海陸兩方都能夠迅速出擊,不論海戰陸戰。

現在出擊的是我國全部的戰力…… 

共二十一大隊的騎士團。

「如何啊,我親愛的公主殿下。」

怎麼會這樣,難不成連弗雷恩也相信了他們這番的謬論嗎?

「而且很不妙的是……」霍克頓了頓繼續補充:「不只辛格拉要出戰,連奇魯德也蓄勢待發了,為了保國。」

果然和雷吉所說的一樣嗎?奇魯德要被當成遊戲的白老鼠!

霍克看著我,眼神不再溫和:「里奧蘭卡他們將事實誤導,將喚醒伊蘭列斯一事說是奇魯德的所作所為。當然他也舉出了一定程度的假證據讓部下們相信;然而奇魯德為了保國而發起保衛戰。奇魯德並無做錯,因為這一切的原兇,正是那位自導自演的,里奧蘭卡。」

被點到名的李奧蘭卡依舊笑得輕鬆自在。

「那、那麼我得快點回去阻止他們!」我焦急的說道,心早已不平靜。

「妳有辦法嗎?對他們來說,妳只是個名義。一個掛著公主卻無實權的人。相對的,里奧蘭卡他有軍事權力名聲,而妳,一樣也沒有。」霍克的語氣平靜到令我害怕。

 

 

一樣也……不曾擁有。

為什麼?

一直以來我認為,那些東西,只不過是身外之物罷了。

難不成,我真的得靠這種虛假的東西才能阻止那件事嗎?

 

 

「正如少主所言,您一樣也沒有喔~」

「少附和我的話!」抬手一揮道道光束向雷吉招去,不過卻被罩在聖域外的防護牆給擋下。

「您分明知道著防護咒是用您的血組成的啊,怎麼會做這徒勞無功的事呢~」

「切!」

站在雷吉身旁的里奧蘭卡大大的笑了:「殿下,您要怎麼阻止呢?不是說要毀掉我遊戲嗎?那要阻止誰?羅威爾還是軍隊又或者是,我?哈哈哈哈哈!」

他猖狂的笑聲一擊擊的打上我,笑我多沒用,笑我有多無能為力。

「那麼我先走一步,公主殿下若您要阻止我,就到祭品台上來吧。」他指向遠方某處有個柱型的地方。

是剛剛連同克雷色莉亞一起出現的地方。 

我該怎麼辦,可是,總是得做吧,因為我已經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了…… 

就在我欲提步跟里奧蘭卡前去同時一雙有力的大手拉住:「別輕舉妄動。空讓妳來我身邊,為的可不是和他去。接下來就由我解決,妳和米塔娜去聖域裡面做一件事。」

「等等老師你在說什麼?我們倆進去?」

「我要讓妳們去破壞掉伊蘭列斯的『心臟』和將第一大隊的人消滅。」

「什麼啊?老師,還有心臟是什麼?」米塔娜一臉錯愕,連我也一樣。

「少主大人,您瘋了嗎?還是狗急跳牆了。竟然讓兩位乳臭未乾的黃毛小鬼進城阻止和破壞?」

霍克沉臉一笑:「或許吧。因為,時間到了。」他聚出一股透明力量並打上我倆:「進城後妳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老師等等!」「霍克!」話未說完,眼前的空間就被扭曲,將我倆傳送離開。

 

為什麼?明明架出了護成魔法,為何他還能將人送進誠去?

雖然不認為她們能阻止第一大隊就是。

正當雷吉閃過正種種想法時,位在他對面的人有了動作。

霍克將眼睛閉起,凜然的聲音迴盪著:「看來你似乎看扁我了呢。現在就讓你知道所謂第一把交椅和克雷色莉亞的王之間差別吧。」

「什麼!」一股巨大的法術壓力使他無法輕易動彈,冷汗正涔涔滴下。

雷吉抬起手,吃力道:「銳!到指定之處!」語落,尤利也被轉移離去。

這裡,留下的只剩霍克與雷吉。

「和你認真打這是第一次對吧,雷吉派拉斯特。」

 

 

風不再徐徐吹拂,取代而知的是狂風侵襲。


 

其實我很喜歡水和霙啊雲啊雪的這種比喻耶(掩面

本質雖同但型態卻不一樣

我好喜歡啊>艸<

 

有注意看的人或許會發現這集米塔娜和尤利的對話有些矛盾,這個是伏筆喔~~

 

然後霍克終於要認真了,我好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泠淵
  • 呵呵,真的發超快的,但我還沒看(欸欸)
    唉,我又要開始忙了啦!不要啊!(大叫)

    好不想寫那些履歷自傳喔,討厭啊!(謎:那你就準備死吧!)
    欸,謎之音太直白、太沒良心了啦!
  • 履歷自傳!?
    淵你不是才大二嗎(寄錯請原諒

    我也很討厭寫自傳=.=
    感覺要把自己頗開來檢視一下真討厭

    準備受死吧(和迷之音站同一陣線

    郁子 於 2014/04/26 11:19 回覆

  • 泠淵
  • 呃,郁子絕對記錯了......
    我大四了說=口=

    我是覺得......好麻煩好麻煩好麻煩,為什麼我非得做這種事不可啊?(惱)

    唉,我填了大半履歷之後,就不想寫了(畫圈圈)
  • 果然哪=0=
    我的記憶力(抱頭

    我也覺得填這種東東好煩....

    放棄了嗎,不會吧,快振作!!!

    郁子 於 2014/04/26 12:29 回覆

  • 泠淵
  • 忘了問郁子,郁子的點文是要輕鬆的還是要恐怖一點的?
    覺得好難想啊!大家的點文都好恐怖......(欸)
  • 恐怖一點(ㄟ嘿嘿~~
    沒關係你慢慢來,我會等你的~~

    郁子 於 2014/04/26 12:32 回覆

  • 豆芽菜
  • 放心偶家在此((舉爪
    不是沒有人看的XDDDDDD
  • 我可以說我好感動嗎(抱
    菜菜你好棒耶(鼻涕

    郁子 於 2014/04/26 18:21 回覆

  • 豆芽菜
  • 偶家明白你的感受
    有時放了文但完全沒有人留言真的挺傷心((捂臉
    但最近都被人洗板呢....((望天
  • 有時連人氣都沒有才叫傷心
    大家洗板推文超快的!!!
    我們都淹沒拉XDDDD

    郁子 於 2014/04/26 20:46 回覆

  • 豆芽菜
  • 喔喔有圖了呢0w0!!!!
    是說偶發現自己也很喜歡畫砍頭的那瞬間((捂臉
  • 我也喜歡>/////<
    頭啊血啊什麼的我好喜歡
    不過討厭和怕三次元的血和傷口.....

    郁子 於 2014/05/02 20:43 回覆

  • 泠淵
  • 恩恩,所以郁子怕的點只是噁心而已嗎?XDD
  • 我只怕會蠕動的蟲啊!!!!

    郁子 於 2014/05/03 17:03 回覆

  • GENESIS☆夾昕
  • 蟲很噁心XD
    尤利不要啊...
  • 對吧對吧,蟲真得好噁心啊(雞皮疙瘩
    怎麼辦....我秒想到傑哥不要(掩面

    郁子 於 2014/08/01 17:51 回覆

  • 泠淵
  • 應該是這篇?我怎麼覺得我跳著看啊?
    恩(你恩什麼啦!)
  • 你好像真得是跳著看的(望留言
    恩......嗯?恩.....,算了我不知道(欸欸

    郁子 於 2015/02/08 12:21 回覆

  • 泠淵
  • 哈哈,可是我都看得懂耶(你有問題吧?)
  • 這是神的境界,不是誰都學得起來的!!!!!!!!!

    郁子 於 2015/02/08 12:27 回覆

  • 泠淵
  • 郁子郁子,我要送你一張很酷的截圖(閃亮亮)
  • 好好好,我要看,除了蟲蟲和鬼以外的都好!!!!

    郁子 於 2015/02/08 12:28 回覆

  • 泠淵
  • 我發了啊!哈哈,又不是恐怖的,是郁子的很漂亮的人氣截圖,要不要存下來當紀念啊?XDD
  • 人氣圖?我衝去看看!!!

    郁子 於 2015/02/08 12:31 回覆

  • 泠淵
  • 啊......我要先下樓了(汗)
  • 慢慢下樓.....下樓?淵淵你要下去哪啊!!!!!
    下線才對吧!!!!

    郁子 於 2015/02/08 12:32 回覆

  • 泠淵
  • 書房在二樓,所以我是下去一樓沒錯啊XDD
    去吃午餐啦XD
  • 我驚訝了下....
    原來是去用餐阿,慢慢吃阿(等等,這過很久了#

    郁子 於 2015/02/08 17:36 回覆

  • 泠淵
  • 慢慢吃……我已經連晚餐都吃飽啦XDD
  • 同樣,吃飽拉XDDDD
    趕文(不對,你的作品集呢#

    郁子 於 2015/02/08 20:11 回覆

  • 凌雪
  • 霍克太帥啦!
    上上上上!我在期待打鬥阿
  • 打啊!!!我也喜歡打打殺殺啊!!!
    把壞人幹掉啊(亂後亂叫

    郁子 於 2016/01/22 21:0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