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化解的危機     ───── 赫莉絲坦 


著急也不是辦法,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只要冷靜想想,就一定會有辦法,一定會有! 

 

等他醒來後,他就是一顆安分並只聽你我的棋子囉~」雷吉笑的甚是狂妄。

 

沒想到……

當初在下町給予我們倆幫助的老爺爺竟是與里奧蘭卡同夥的人。

被米塔娜說中了呢,村長他不僅會使用魔導器,而且還是貴為麼法師一族的人。

人心真的不能相信嗎?

看著尤利,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在這麼下去,我們都會被里奧蘭卡利用的,而且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他們操控尤利到底有什麼樣的好處?

尤利和那計劃到底有什麼關係?

他們的計劃,並非統治稱霸世界。

他們要的僅是一份刺激好玩。

但……

正因為如此,才更令我毛骨悚然。

他們的目的是喚起存於遠古的神靈狩。

讓牠在這世界大鬧一番。 

而他們倆就是坐山觀虎鬥的人。

看著大家、世界被搞得殘破不堪,正是他們的最終目的。

只因為有趣好玩罷了。

因為這目的簡單,所以我一定要阻止!

雖然不知道那所謂的神靈狩到底為何物,不過可以知道的是,一定和在預言中所看見的血色大地有關。

染血的冰之大地,一名長髮飄逸的提劍男子……

 

「咳!咳咳!咳咳咳咳──」突然間的一陣劇烈咳嗽將我拉回現實。

我急忙抬頭,看著原本倒在我前方的尤利。

「尤利!太好了,你醒……」「咳咳咳!咳──」

他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咳個不停?

「尤利!你還好嗎?尤利?」我探出身卻不料被法術困住無法再繼續向前。

他呈現著半跪地狀態,身軀因劇烈咳嗽而跟著上下起伏。

咳嗽聲在房間迴盪著,彷彿某種魔音。

本欲爬起身的他,卻因咳到吐血又倒了回去。

嫣紅的血液滴滴答答落下,不需聚精會神就能聽得清清楚楚。

「拜託別再……別再咳了,別再咳了……尤利……」

尤利的臉因痛苦而大大扭曲變形,好幾次想爬起身,卻又再度虛軟倒下。

「別再咳了,會、會死的啊……尤利。」

誰來救救他,尤利……

我扭過頭閉上眼,不忍心看。

誰都好,救救他!

「是嗎?誰都可以,那我行嗎?」劇烈的咳嗽聲霎然間止住,取代而之的是道鬼魅的嗓音。 

 

誰? 

 

我驚訝抬頭,映上了正輕鬆起身的尤利。

他輕拍身上塵物,態度優閒自得,彷彿剛剛的情況如夢一般。 

怎麼回事?

他笑著朝我走來,幾秒鐘後停在我面前,並抬起我的下顎,他揚起一抹鬼魅的笑。 

做、做什麼!

我的臉唰的聲變得又紅又燙。

「赫莉絲坦,妳的臉好紅喔~」他微笑,我卻不敢對上他那深紫色的眸子。

「尤、尤利,你,你可以別這樣嗎,我……」

「欸~在害羞啊,真可愛。」他靠近我耳根,輕聲道。

嗚……為什麼尤利他會這樣啦! 

「赫莉絲坦,妳……願意嫁給我嗎?」說話時吹出的熱氣令我耳根蘇麻。 

咦咦咦!為什麼突然這麼問啦!

「等等!等一下,尤利,現、現在不是討、討論這種事的時候啦……」

「沒有關係吧,赫莉絲坦~」

「別這樣啊,尤……等等!你叫我什麼?」

「赫莉絲坦啊~」他笑咪咪的回答。

這傢伙……不是尤利。

「你是誰。」我問。

他歪著頭,笑得一臉燦爛:「我是尤利啊,尤利羅威爾。」

「你是誰。」

「……」

他在之前分明說帕卡莉絲太難唸,要改叫我莉絲的。連知道我的本名後也一直這麼叫的。

「你到底是誰!」

「尤利」將手插進頭髮裡搔著,笑著道:「沒想到被識破了,真奇怪,應該完美無缺才對啊。」他看看自己。

「你是誰。」

他無奈的嘆口氣道:「我是誰,妳不記得啊?」語落,便放出強大氣場。一波波螢藍色的力流以祂為中心,在房裡擴散,像漣漪般卻又充滿力量。 

這種感覺,不會吧!

「幾日不見了,預言之子。我是空。想起來了嗎?」祂朝我行個禮貌性的禮。

「空?」主宰!

「我來幫妳從這裡解脫吧。」祂抬起手,指間的光便飛越而出,觸碰到了抑制我行動的無形法術。

待光點消散同時,我無力的下墜,然後跪坐於地。 

好痛……

「還行嗎?」披著尤利外表的空朝我伸出手,將我扶起。

我點點頭表示謝意。

「為什麼祢會……對了,祢剛剛竟然戲弄我!」

「啊哈哈,別生氣嘛~開個玩笑。」祂搧搧手,不以為然:「我是瞞著時出來的,所以時間不多。接下來希望妳能安靜聽我的命令。」

祂不惜瞞著時間主宰,也有要向我說的事?

「說是來幫妳,不過我原本是想幫這孩子解脫的。」他朝自身,也就是尤利的身體指了指:「不過因為會影響到一些重大未來,所以不行……而且我想時也會生氣吧。」

祂皺眉苦笑。

幫尤利? 

「祢們,對尤利他……」

「多年前,我們……曾對這靈魂做了一件很過分的事。也因為這件事,未來,也就是現在被大大改變。」

被改變……是那個嗎?

「空!我問祢!我……如果我那時阻止了那件事,未來會怎樣?」 

我想知道,想知道的再多一些。 

「阻止不了吧,我認為。」祂沉下眼,低聲道。

為什麼每個人都這麼說!

為什麼!說阻止不了什麼的!

「總之,未來的妳會知道的,預言之子。現在,妳應該去做妳該做的事。我將妳送到霍克那邊吧。」

霍克?他沒死嗎?

「謎底會解開的,以及霍克對你們的所作所為也一樣,會解開的。」空靜靜道:「還有……很抱歉,關於那件事,我……無能為力,抱歉。」

空看著我,笑了。

用尤利那甚是哀傷的臉。

為什麼要露出這麼悲傷的臉……

「然後,妳頸上的那個印記,叫做克爾司,是我和時將作為受罪之子的妳的咒印。我想妳應該知道它是做什麼的。現在的妳已經沒有辦法使用預言之力了。」

祂告訴我我早已猜到的事。

「我知道。謝謝祢告訴我。」我看向空,笑了:「也謝謝祢們讓我在那時候才死。」

「真心的呢,妳啊,毫無怨言的就接受了我們對妳的命運安排。」

「是啊。現在的我,只希望弗雷恩別失去『心』就好。」聽了我的話,空愣了下,竟走向前將我攬進懷中,用尤利的身軀。

「空、空?」緊緊抱住我的祂毫無鬆手跡象,將頭埋進我的肩膀,輕聲道:「對不起,也謝謝妳了,不論任何方面,赫莉絲坦‧席爾‧皮耶魯。」

什麼意思?

祂鬆手,彎眼悲傷笑著:「永別了。」

一團暖光將我包覆,並在轉瞬後,離開了這裡。

  

空張握著手,思考著。

「菲拉琳,妳在嗎?」空問著空無一人的黑暗房間。

幾秒後,身側的空氣扭轉了下。

在暗幕中,走出了一名身材姣好的女人。

綁在那名菲拉琳頭上的綢緞在身後劃出道道皎潔弧線:「我在。」

「妳……有聽到剛剛那些話吧。」

「是啊,尤其是最後那句『永別了』,用著人家的身體,訴說著事實。您也真是的。」

「沒想到妳也知道啊,霍霍真多嘴……」

「喚我出現,有何吩咐嗎?」

空愣了下,眼睛失焦的望向前方,紫紅色眼瞳正乎閃不明。

「別……別救他,知道了嗎。還有提醒莫里斯在未來時別接『他』的委託。」

菲拉琳頷首領命:「縱使那人是姊姊的骨肉,我也不會插手的。」菲拉琳輕輕附和。 

「那就好。我的時間也到了,該回去了……接下來就麻煩妳了,就和之前說的一樣……」

空的意識逐漸脫離這副軀體,取而代之的是主人的甦醒。

在尤利甦醒同時,原在此處的兩人早已消失的不留痕跡。

 

「得去找他……才行。」

深紫眼瞳的主人開口說道。

他望著陌生之處,沒有任何想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泠淵
  • 尤利死了嗎……?
  • 妳是猜結局呢,還是在猜我那句沒戲份的話XDDDD

    你回來了~~
    我會支持你,雖然不知道妳發生了什麼事

    郁子 於 2014/04/04 23:18 回覆

  • 泠淵
  • 看劇情這麼覺得……
    都說永別了……

    嗯……只是覺得我的一切都被否定了……
    如果再來一次,我……
    謝謝郁子
  • 永別了,恩......
    所以淵淵猜尤利掛了是吧
    不行我好想笑......(滾來滾去)


    被否定的感覺真的很不好,但你一要站起來!!!!!
    像一隻打不死的小強般,站起來給否定你的人看!!!!!!

    要加油活下去喔!!

    不客氣~~~

    郁子 於 2014/04/05 09:30 回覆

  • GENESIS☆夾昕
  • 尤利不要死...
    嗚哇!!!(淚奔
    尤利尤利尤利

    發現
    菲拉琳這個名字真好聽
  • 尤利會死嗎(遠望
    恩......

    我不告訴你


    菲拉琳這名字是在腦中一閃而過的說XDDD
    我的人物名字常常都是一閃而過的比較好聽

    那種刻意想的通常都不怎樣......

    郁子 於 2014/04/05 09:32 回覆

  • GENESIS☆夾昕
  • 呵呵
    你也不用告訴我 因為說出來
    就不好玩了(笑

    我的話
    都很好聽耶 自覺:D(講這什麼欠扁話?!
    郁子會做預知夢嗎?
  • 嘿嘿~說的也是
    那麼就請慢慢等囉(笑


    我該吐槽你的自覺嗎(歐

    你想的名字都很好聽>3< 超強的~~
    話說失物你何時要更啦!!!

    我常常做......
    總覺得現在的生活幾乎有三成都曾夢過
    可是通常預知夢醒來後都忘光光了XDDDDD
    除非等到事發,我才會想到說:ㄟ!對耶!這裡我曾夢過!!!

    有一次還夢到過考試題目0.0

    郁子 於 2014/04/05 11:33 回覆

  • GENESIS☆夾昕
  • 啊啊 我的Word裝好了(灑花
    好高興!!!可以開文擋了XDD
    不過 更文的話...(別過頭

    真的 好厲害!!!
    那那 考題一模一樣嗎?(好奇
    我昨天夢到一個夢 夢到我畫漫畫去投稿 結果拿到第五名
    我做的夢一向都在奇怪的地方上很符合現實...
  • 快點更!!!!!
    我拿鞭子喔~~


    一樣的啊~
    而且是數學考題
    但重點是

    娜提必著眼也會算,我看到題目後也算完答案後,才發現其實我早夢過了!!!!!!!

    好厲害,說不定真的會成真喔,快去投!
    但我的預知夢通常起床後都忘光光了XDDDD

    郁子 於 2014/04/05 16:53 回覆

  • GENESIS☆夾昕
  • 呵呵
    我是兔子耶 很會跑的
    一眨眼 你就打不到我啦~(幸災樂禍

    可是 重點是...
    我還不會畫漫畫...(還在練
  • 先捕捉起來,然後邊打(掩嘴笑

    你說得是中市青年那個漫畫比賽嗎??

    郁子 於 2014/04/05 18:11 回覆

  • GENESIS☆夾昕
  • 我不知道什麼漫畫比賽耶(掙脫
    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尖端漫畫新人獎XD
  • GENESIS☆夾昕
  • 看到上面是自己的留言又下了一跳
    我的神經好脆弱(扶額
  • 汝的神經還是脆弱=.=
    老朽幫你喬一喬(亂入中

    郁子 於 2014/08/01 15:20 回覆

  • 凌雪
  • 我覺得…尤利不是會死就是他的身體變成容器,然後裝的不是他的靈魂之類的?
  • 天啊,你是繼淵之後這樣猜的人.......(抖

    郁子 於 2016/01/22 20:5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