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起飛     ───── 米塔娜


真安靜呢,明明都快開戰了。

我望著映著月光的海波面。

潮起潮落。

那永不止息的生命能量。

戰爭,其實不關我的事吧。

老師……

當時我們被沖出克雷色莉亞時,他的神情似乎十分震驚,彷彿失去了麼重要之物般。

我們真的是籌碼嗎?

啊啊啊啊!好煩!乾脆全炸掉好了!

「怎麼啦?睡不著覺啊?」尤利身手輕巧的跳上屋頂問道。

搞什麼,原來是他啊。

嚇我一大跳。

「你才是吧,這麼晚了還不睡。」我撇了他一眼後回嘴著。

「看來我們都彼此彼此呢。」他嘿了聲在我身旁坐下。

尤利的臉在月光在的照射下,顯得略微發光,有點像精靈。

「吶!米塔娜,我說妳……怕我嗎?」他突然轉過頭問著。

怕他?

原來如此,他還很在意啊,當時在哈雷拉與瓦德的所作所為。

「嗯……是有被嚇到,但說實在的,我並沒有因此而討厭害怕你。」

「縱使我的雙手沾滿罪過與骯髒?」

他的聲音像在尋找個可靠解答。

「你的事和我無關吧。」「呵,說的也是。這才是妳啊……」對於我的冷冷態度,尤利到是沒什麼反感。

「……我開玩笑的。」「原來妳會開玩笑啊!」「去死。」我用手臂狠狠撞他一下:「很痛啊。」尤利笑笑的捂著腰。

我看著他那透著月光的紫晶色眼瞳,頓了頓,說出我的真實想法。

「但是,你的心卻從未骯髒不是嗎?」

他收起笑容,一臉吃驚的看向我。

我邊順著頭髮邊輕聲告訴他:「我一開始對你的感覺真的不是很好,還以為你是哪來的盜賊混混呢。可是……」

相處幾天後,給我的感覺卻不一樣。

他有一種讓人足以信賴的能力。

有的人說不出哪裡好,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尤利就是這樣子的人。

雖然個性有些痞就是了。

「可是?」

「總、總而言之就是和一開始的感覺不一樣啦!」

難不成要我對他說剛剛我想的那些話嗎?我才不要咧!

他搔搔頭,失笑了聲:「真是奇怪的傢伙。」

這傢伙竟有臉說我啊。

他不再向我搭話,轉回頭,和我一樣望著月光映照的海面。

一波一波。

一次一次。

「尤利,你回國後,要做什麼?」

「幫忙打仗?」他一臉燦笑。

笑屁喔!我很認真耶!

「我是認真的問你。」

「好啦好啦,別生氣啊。」他用力的揉揉我的頭:「先去找莉絲吧,畢竟她現在下落不明呢。然後,我想知道發動這場戰爭的真正原因。」

我撥開的他的手,狠狠的的瞪著他:「別隨便碰我!」

「好啦。」他抽回手,半晌後問:「米塔娜,妳在這趟旅程中快樂嗎?」

他問出的問題害我愣了下:「呵!你竟然和老師問一樣的問題。」

「真假?我和他這麼有默契?所以呢,妳快樂嗎?」面對他的問題,我雖然很想回說「干你屁事。」但是,看著他的眼神,心中小小的鼓動了下:「……還可以。」

「我倒是很高興喔。」「你不是有當過騎士,又不是第一次出城旅行。」「那不一樣,那時是公事,這次不一樣。」

「喔!你想說因為人不一樣。」沒想到他搖頭否定:「因為結局不一樣。」

結局?

「能在最後有這種經歷,我很高興……」「什麼啊……欸!我不是說不要揉我的頭髮嗎!」我用力拍掉他的手。

「知道了。然後,我有件事要請妳幫忙。」風撩起他那長過腰際的紫色髮絲,在風的吹拂擺動下,十分好看。

我等待他那句話的下文,可是卻遲遲沒動靜。

怎麼,耍我啊!

都已經過了一分鐘了耶!

正當我要發話時,被他搶先說了:「米塔娜……我想當妳憶起現在這段事時,我……」

 

***

睜開眼睛時,陽光正緩緩灑落下來,在我身上照出條條明亮的線。

我記得我在屋頂上發呆,可是,我怎麼不記得我怎麼回來的,我還記得尤利他和我說了些什麼……

所以那個……是夢嗎?不對,應該不是夢。

「喲!妳醒啦,米塔娜。等等要出發回國囉。」他拉開隔在我倆中間的簾子說道。

「等等!尤利!」

被我這麼一叫,原本提步離開的他,回頭看著我:「怎麼?」

「那、那個,你昨天有上去屋頂嗎,跟我一起看夜景?」

他皺眉,語氣略無奈:「妳睡傻啦。我昨天可是倒頭就睡了耶!」

我看著他那深紫色的瞳仁,試圖找出不和諧之處。

但,事實證明這是徒勞無功。

因為他太會隱藏自身情緒了。

「算了算了!我放棄,放棄!」

「妳今天怪怪的說,米塔娜。」

「少囉嗦!」

就當我倆在鬥嘴時,雷賓大叔的聲音緩緩飄進來:「準備好就出來,要出發囉。」

「好!」

 

***

這裡就是奇魯德最大的交易港啊。

果然不同凡響。

大型帆船數之不盡,一批批的裝箱的貨物不停歇的從我眼前穿越而去。

原來,我的世界是這麼狹小。

世界其實很值得我一探究竟。

「別看得那麼入神,那裏面裝的可都是武器火藥。」尤利低下身輕聲對我呢喃。

「你怎麼知道。」有透視眼嗎?

「我可是當了三年半的騎士呢,這種『搬運』又不是沒幹過。」

他竟然當了三年多,太不可思議了。

對了,大叔那傢伙,叫我倆穿上一身深色系的斗篷,而自己卻什麼都不用不怕曝光嗎?

還是其實他想當叛國賊很久了。

「吶!我說,雷賓先生,你真的都不用掩飾一下你的面容?」

聽我這麼一喊,他竟雙眼放光,滿臉紅暈的朝我一笑:「妳很擔心我?」

「我錯了。請你去死一死。」我竟然傻到為這種變態操心。

「啊哈!雷賓,美少女叫你去死喔!」

「小兄弟,請你住嘴,我的玻璃心很容易碎。」大叔一拳揍向尤利的頭:「放心,認識我的人都不在這。」

尤利捂著頭,依舊繼續調侃:「你有玻璃心的話,世界上的人不都心碎而死了。」

「你住嘴!」大叔揪住尤利的衣領滿臉黑線的警告。

唉~

我只想趕快結束這場莫名其妙的旅行,然後回家研究孩子們的事啊。

當初是因為要追蹤水魔核所以才和他們一起旅行的,可是現在都已經找到啦,也就是說,我的責任也已經結束了。

結束了?

只要我現在放下一切疑惑,我就可以回歸到之前那獨自一人的研究生活了。

可是為什麼我心裡這麼不舒服呢?

「米塔娜,船來囉。」尤利出聲提醒。

 

*** 

本來是美好的乘船之旅,可是……唔!好難受!

為什麼沒人告訴我!坐船是這麼……唔!

我的胃在翻騰!

「妳會暈船?」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尤利問著。

「……」堂堂魔導士竟然禁不起船的搖晃,我真是……

唔!我想吐!

「嗚哇!妳去那邊啦!」尤利連連尖叫。

 (半小時後)

好藍喔,天空好美。

喔!那邊的雲好像也不錯。

我大字形的躺在無人的甲板上,觀賞著風景。

那兩個沒良心的!

我咬咬牙,真是想到就氣!

「小、小女孩的臉色差而且有特殊味道!」

「因為這傢伙剛剛大吐特吐啊!」尤利擰住鼻搧搧手道。

在那兩人嫌惡的表情下,我只好默默的轉身離開。

「沒良心的男人!」我對著天空大吼。

在我說出口的當下,原本停在船緣的海鳥突然驚恐的拍翅離開。

怎麼了?

我吃力的坐起身,環顧著這寧靜的海面四周。

好像有什麼東西接近了,是魔獸嗎?

我的身旁緩緩飄下了幾根海鳥因劇烈振翅而落下的羽毛。

這麼恐懼……那麼是?

原本平靜的海浪突然洶湧翻攪起來,將船忽上忽下的翻弄。

這種感覺不是魔獸!

唔!原本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說,唔噁!

「米塔娜!」尤利的聲音正快速的朝我接近。

「沒事吧,嗚哇!妳的臉色跟死人沒兩樣!」他的語氣十分吃驚。

如果現在要不是情況不好,我一定用魔法炸掉你!

「尤利……這個海……」

「我知道,看來要變天了。」他將我扶起,並警戒的看著海面。

「不、不是的,這海其實有人……唔!」

我好暈……

跟在尤利身後的大叔表情緊張的向我們招手:「小兄弟!快從甲板上近來船艙,太危險了!」

「知道了!」

不、不是的,這海其實有人操控。

而能操控天氣的,恐怕是S級的魔導士又或者是── 

魔法師了。 

浪濤不斷變大,捲出的浪花將我倆淋的濕透,船更是像被玩弄於手掌心的玩具般,劇烈晃動。

本在船艙外的某些人,因事發突然,全被甩出船。

「嗚哇!救救我啊!」「老公!」「不要啊──」「救我!」

喊叫求救聲瞬間布滿整個空間。

那些掉進海裡的人恐怕……唔!

「快進來啊!」離我們幾步遠的大叔緊抓住扶手朝我們大喊。

「你是沒看見我們很吃力的想移動腳步嗎!」尤利單膝跪地的吼回去。

「真是的!」大叔嘖了聲,朝我倆伸出手:「快抓住我的手,嗚哇!」

海浪像有著強大的生命力般,不停的衝撞著船。

沒想到這一晃,我就像張紙般被甩出船。

「米塔娜!」「小女孩!」兩人同時向我伸出手。

可是……我也伸長了手要握出他們,可是……我的頭好暈,力不從心……

被甩出的身體,受到了自然定律的法則,重重的被往下吸引。 

我會死! 

「不要啊──」我扯開喉嚨大聲尖叫。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想死啊!才短短十五年的人生會不會太短啊!

咦?

幾秒後我卻發現有點怪怪的。

奇怪?沒有掉到海裡的感覺?

我怯怯的睜開眼後,就發現我被定格在離海面約幾公分的地方。

「米塔娜……你這傢伙!竟還有臉出現在我們眼前!」衝到船緣邊的尤利話說到一半硬生生停住,並對著某處大罵。

怎麼了?

我一抬頭後就愣住了。

是他……

「喲!幾天不見了。」他莞爾一笑。雖然左臂與右眼被奪去了,但他依舊笑的一臉溫柔和善。

真的是他,他沒死!

「霍克安度司!你給我放開米塔娜!」

「好過分,我救了她耶。」他晃晃食指,將我輕放上船。

「小女孩妳沒事吧!」大叔用力抓住肩膀,前後搖晃我問道。

「我覺得……我又快吐了……」

聽我這麼一說,他急忙將手抽回。

我扶著額,轉過身看著老師。

不適感正逐漸消退。

他手掌朝上,並往上抬,受牽引的海浪開始升起,形成條條巨大的水龍捲。

這!

「您在做什麼?」

「咦?不懂嗎?我在操作海浪啊。」他依舊笑得令人心醉。

可是我卻感到一陣心寒。

「剛剛在操作控制海浪的,該不會是您?」

「是我啊,然後呢?」

這個人,不是老師……

和我一樣察覺到異狀的尤利大喊:「你是誰!那傢伙在哪!」

「老師」笑了笑,身邊的水龍捲眼看越來越強:「你說的是,這個嗎?」

他笑彎了眼,手掌一攤,一顆披頭散髮,面容極為熟悉的頭顱就在他掌中赫然出現。

「很吃驚嗎?那這樣如何。」手掌的握力突然加大,承受不住的那個熟悉人頭,啪吱一聲,化為人肉碎渣。

殷紅的血液四處飛濺。

我麻木的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事。

他剛剛……做了……什麼事?

當一滴滴溫熱的東西濺上臉頰,我才略略回神。

伸手一摸,沾上指的正是──

他的血。 

「呀──」我驚恐的放聲尖叫。

「你這混帳!」尤利抽出劍並探出身欲用劍氣砍傷他,但卻在傷到他前一秒,劍氣被他扭轉消去。

「老師」不以為意的笑著說:「我給你裝在劍上的魔核呢?」

「什麼!該不會你……」尤利吃驚的瞪大眼。

不要,不要啊……

老師他……被殺掉了……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死掉了,老師他被這傢伙殺掉了!  

「算了,那也罷。」「老師」握住尤利的劍,反手一扭,將他甩向空中。

「可惡!」紫色的長髮正恣意飛舞。

當尤利他認為自己會掉下去時,一顆透明光球裹住了他:「我可不打算殺掉你喔~」

「妳也是一樣。」一顆光球也將我包在其中。

「喂!你們兩個!」雷賓朝「老師」射出道道弓箭雨,而這次也如同剛剛的攻擊,被他輕鬆化解掉。

「區區弓箭手就妄想與魔法師對抗啊,真自不量力。」他一臉鄙視:「那麼再會囉,外交大臣暨弓箭手。希望里奧蘭卡別生我的氣才好~」 

里奧蘭卡?

「那我們起程……」 

砰!

在他的語音正落下同時,陣陣爆炸光火從他身上炸出。

什麼?

 

「留下他們兩個,雷吉派拉斯特。」


 我...我終於打到這裡了(爬

眼看現在故事進行到了只剩1/3耶!

只剩1/3耶!!!!!!!!

我太感動了,不過意思就是說,我在打完剩下的1/3,它就結局了b6521f53a14131586d40d72b35b3bc9f_w47_h13  

結局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郁子 的頭像
郁子

郁子的部落格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厄夜
  • 唔,本來以為霍克死掉了,正在傷心中,然後看到最後一句......
    嗯......夜某是否應該可以抱持一些期望呢?(笑
  • 霍克啪擦一聲就死了,這點子真棒(笑
    應該......不行,我覺得=V=

    郁子 於 2014/06/30 10:11 回覆

  • GENESIS☆夾昕
  • 咦...?
    好奇怪 我記得我看過這篇文章呢...
    印象很深刻 因為霍克死掉了的關係...
  • 我懂了,只要有人死掉,尤其是主角群,就會很有印象
    那,我要來這種方法來寫小說(不對不對

    可能有看過喔(正色

    郁子 於 2014/08/01 15:23 回覆

  • 最愛櫂樂的遇意
  • 霍克死掉了!(驚恐
    原來尤利的頭髮是紫色的啊....
  • 不然遇意一開始認為尤利的頭髮是什麼顏色?
    我朋友說銀色啊XDDD

    郁子 於 2015/03/08 17:06 回覆

  • 最愛櫂樂的遇意
  • 額...金或是棕吧...(普通一點的顏色吧...
  • 真的好普通XDDD

    郁子 於 2015/03/11 20:56 回覆

  • 凌雪
  • 默默的說一句,霍克是我在萌神之下第二個喜歡的诶…
    該不會死惹…吧?
    如果死惹不就驗證我是貓口中的死神小學生2.0版本惹嗎!!
  • !?我以為是尤利XDDD

    原來貓說過那種話啊.....2.0什麼的(笑滾

    郁子 於 2016/01/22 20:5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