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逃避的罪孽,刻入骨子中的原罪,在舉手揮下劍的那刻起,友人的性命宣告終結之刻,這份罪名,就再也無法卸下。

每每看著自己那曾染滿鮮紅體液的雙手,在心中升起的罪惡感,總是揮之不去。

郁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